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地上不见积水,不免让人怀疑昨夜的雨是否真的下过,恍如梦境。

    云开散雾,东方吐白,又是一个艳阳天。雨后的晴天总是炎热难耐,日头才刚冒出来,刺眼的光线已经灼得人眯了双眸。

    管易却在东院门口顶着热浪阵阵来回踱步,汗湿了衣衫,猛一见杜恪辰出来,急忙上前询问:“听说钱侧妃回来了,她还好吗?”

    杜恪辰正在想调兵信符的事,抬头看到管易,管易是最常进出他书房的人,有时与他聊晚了,还会宿在书房,应该说除了叶迁之外,管易是杜恪辰最不设防的第二人。

    “迷路罢了。”杜恪辰轻描淡写。

    管易瞪圆双眼,倏地大笑出声,“这你也信?”

    杜恪辰反问:“为何不信?”

    “我听叶迁说,钱侧妃驾车甚是熟练,怎地还会迷路呢?就算她不识途,夏辞西走南闯北,总认得吧?”管易自然是不接受迷路这样的解释,“我查看过了,马车不见了。我想,他二人是丢了马车,跑不了吧?”

    “为何你会一口咬定钱若水与夏辞西是私奔呢?这不合常理。”杜恪辰迈步朝南院走去,“老管,你想想,钱若水与夏辞西若是有私,从京城到西北这一路上,她有的是机会逃,为何要等到了凉州。”

    管易快步跟上去,耸肩回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兴许夏辞西有事耽搁了。”

    “倘若这一次他们是铁了心要私奔,说明夏辞西对她用情很深,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带她走,又有什么事情能绊住他,非要等她入府之后。这近二个月的时间,钱若水很有可能已是本王的人了。做为一个男人,他如何能接受他深爱的女子与他人有了肌肤之亲。”这个若是杜恪辰,他怕是会把那男人杀了,怎还会与他喝花酒。

    管易沉默半晌,直到额头撞上杜恪辰的背,他才抱头抬起,“好吧,我姑且相信她是迷路。”

    杜恪辰拍拍他的肩,“本王记得你说过,你觉得夏辞西和钱若水在客栈时是第一次见,又是什么让你认为他们之间有私呢?”

    管易瞳仁一滞,“不是府中都在传吗?”

    “你可是名士风流,怎会信这些无稽传言呢?”杜恪辰故意轻叹一声,“本王知道你忘不了狼口关一役,可钱忠英是钱忠英,钱若水是钱若水。”

    以管易和杜恪辰的默契,他怎会听不出杜恪辰话中的意思,他也不掩饰,换了一副轻佻的语气道:“因为小生不相信,钱若水是真的来给王爷您当侧妃的。皇上怎么无端浪费了她天生的好容貌,王爷您说是吗?”

    杜恪辰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一言不发地拂袖而去。

    萧云卿也是一夜未眠,听说杜恪辰把钱若水接了回来,她匆匆前去探视,被叶迁给挡了回来。她回来后,立刻把夏菊、银翘和两个婆子都放了。杜恪辰现下过来,正好遇到两个侍婢脸色焦急地从南院出来。

    “参见王爷。”夏菊和银翘站定行礼,秦嬷嬷和许嬷嬷退到一侧,倒是神色如常。

    杜恪辰虚扶一把,“尔等先回东院,照顾好侧妃,有什么需要让叶迁来找本王。”

    “谢王爷。”夏菊和银翘心急如焚,行过礼,便急匆匆地走开。

    被关了一夜,钱若水的这两个婆子稳步前行,神情肃穆,完全没有中年妇人该有的疲态。钱若水初到王府中毒时,杜恪辰便已发现,这两个婆子竟能抬动那沐浴用的木桶,桶中装着满满的热水,且从水房到东院足有四五百米的距离,竟是一点水都没有泼出来。

    看来钱忠英已经意识到钱若水此去凉州,吉凶难测,甚至是凶大于吉。可他还是让钱若水来了,没有求皇上收回成命,保住他最疼爱的女儿。莫不是钱忠英也老了,老得没有力气拼死抗旨,还是另有所图?不不不,应该说,钱忠英到底是哪条尾巴被皇上给踩住了,让他不得不割舍他引以为傲的嫡长女。

    杜恪辰现下倒是不急着知道钱若水到底为何而来,毕竟他们有很长的时间可以慢慢相处,他相信钱若水始终会有露出狐狸尾巴的那一天。横竖他有的是时间,不介意陪她虚耗光阴。

    同样没有入眠的还有石清嫣,她一早就到南院给萧云卿请安,无非也是想知道钱若水的情况。钱若水被杜恪辰抱回王府,已经被极致渲染。自古英雄配美人,王爷天纵英才,英雄盖世,怎能没有钱若水这般绝色女子相伴。先前是钱若水缠绵病榻,杜恪辰只能退而求其次,可还是逃不过美人关,一听说钱若水和夏辞西单独出行,醋意顿生,把夏公子给打了一顿,接回钱若水。而钱若水被雨一淋,染了风寒,又一病不起。

    石清嫣听到这番话焉能不怒。她成了王爷的退而求其次,被王府的仆从暗地嘲讽,连看她的眼神都带着一抹不加掩饰的不屑之色。她从晨起推开门的那一刻起,遇到的每一个仆从,都对她抱以这般暧昧不清的笑意,有的甚至还有同情怜悯之意,让她都不敢直起身,把她这张并不出众的脸示人。

    进了南院,遇到忙了一夜的杜恪辰,她急切地追上去,“王爷,妾身听说你一夜未睡,可别伤了自己的身子。”

    “看你的样子也没有睡好。”杜恪辰见她容颜憔悴,微微一笑,这一夜王府中想来没有几人入眠,“你回去歇着,本王跟王妃说,今日的请安便免了吧。”

    “妾身不累,妾身还要伺候王爷的。昨夜下了一夜的雨,王爷的腿……”

    杜恪辰打断她,“无碍的。小茶,带夫人回去,本王与王妃还有事要议。”

    石清嫣怎肯离开,“王爷,妾身不困,妾身还能为王爷研墨铺纸,锤腿推背。”

    “小茶……”杜恪辰做事向来干脆利落,说一不二,似这般纠缠不清者,他没有精力应付,使了个眼色,让小茶把石清嫣带走,求个耳根清静。有时候,他的这般作派会让人觉得薄情寡义,可他若是对每个人都哄着宠着,有求必应,他委实做不到。既然做不到,一开始便不要给她们希望。

    萧云卿深知府中发生如此大事,杜恪辰必会前来与她相议。她也不着急,备好早食,只等他姗姗来迟。院前的一幕,阿晴早已口述与她,她冷冷一笑,“真是够蠢的,人不漂亮也便罢了,脑子也不灵光。偏要巴巴地跟着,以为一朝侍寝,便能长侍王爷跟前。”

    “要不要给她点警告?”阿晴问。

    萧云卿理了理裙裾,“那倒是不必,由着她去,横竖翻不了天去。”

    说话间,杜恪辰已经进来,往太师椅上一歪,重重地吐了一口气,“王妃,本王看这东院的风水不太好,钱侧妃久病难愈,昨夜又染了风寒,病上加病。”

    萧云卿慌忙起身,连声赔罪,“妾身管理内宅不力,还请王府责罚。”

    杜恪辰摆摆手,“说什么责罚,这一人一命一风水,非你我能预知,只是钱侧妃这般病下去也不是办法。这样吧,本王那边还有空余的屋子,让她先搬过去住些时日。”

    萧云卿眼皮微跳,“府中还有几处院落无人居住。”

    “这久未住人的地方阴气太重了,不适宜给病中之人居住。”杜恪辰答应钱若水要帮她守着东院的门,可让他搬过来似乎有些困难,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让她搬过去较为妥当,且他还有另一件事需要弄清楚。

    “可钱侧妃还在病中,恐会打扰王爷。”

    这回杜恪辰倒没有反对,“王妃所言甚是。”

    萧云卿暗自松了口气,“不如让她与妾身同住……”

    杜恪辰抬手阻止她,“你让人把本王的书房收拾出来,免得本王被她打扰。”

    “王爷要住书房?”萧云卿心中暗惊,面色却并不波澜。

    “本王也觉得会被她打扰,可是她不在跟前,本王又怕照顾不到。”杜恪辰故意又叹气,“不瞒王妃,钱侧妃这趟出去,遭了不测……”

    “出了何事?”萧云卿追问,“莫不是真的与那夏公子……”

    “那倒不是,只是迷了路,把自己给摔了,人给吓着了。见到本王一直扒着不放手,要本王在她才平复下来。本王这也是不得已才与她同住。这事王妃你知晓便是,与旁人只道是东院风水不佳,搬与本王同住。”杜恪辰略带神秘地压低声音,“对了,之前给本王打扫书房的人,还让他们来,别叫不熟悉的人来,打乱了本王的书目。”

    萧云卿心中虽恨,却也不敢有违,只得说:“妾身这便去办。”

    “还有……”杜恪辰叫住她,“这段时间无须探视,这钱侧妃啊见人便咬。”

    “啊?竟有这等奇事?”

    杜恪辰撩开衣襟,露出肩上的牙印,委屈地说:“这便是她方才咬的。”

    一圈牙印甚是显眼,红肿的痕迹说明是新咬上去的,可这个位置的牙印,只有近身才能,且须是贴身。这便是说,这圈牙印是杜恪辰抱着她咬的。

    倘若如他所言,钱若水受了惊吓人便咬,牙印应是落在他的胳膊或其他位置。以钱若水的身量,只及杜恪辰的胸口,怎么咬到需要踮起脚尖才能下嘴的部位。

    萧云卿低垂的眼眸沉得吓人,这如何是惊吓所致,分明是欢爱才会有的……

    ,无弹窗,更新快,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