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钱若水一听,不免多留了个心眼。

    杜恪辰很惆怅,楼解语病了一直不见人,他这边有重要的客商即将到访,这几日他几番宣召她商议,都让她给拒绝了。这次的客商是大魏近几年声名雀起的商贾,拥有大魏陆上及海上的运输,他家的货物临时停放处比大魏的官驿还要多。他此次前来,是为了与西域各国通商,利用凉州的互市,把西域诸国的珍稀物什以最低的成本运到中原腹地。同时,他也是为了购置拉车的牲口而来,想与厉王府打好交道。

    杜恪辰打仗在行,可经商却不拿手。本来还有一个管易可以帮他打理,可是世家出身的人,总是看不起商贩,认为贩夫走卒,不足以相交。且士农工商,商为最下等,更是远远地躲着。楼解语的兄长楼解言曾出使西域诸国,那时楼解语女扮男装随他同行,认识了不少的胡商。她到凉州后,各国胡商闻讯而来,要求开设互市,以利各国友好通商。西北荒凉,民生并不富裕,杜恪辰便把这事交给楼解语操办,帮助改善西北民生,缓解朝堂日渐苛刻的赋税。

    可自从楼解语被高敏推下池塘,高敏没有受到应有的惩罚,她便生气不理他了。

    眼瞅着过几日那大商便要到了,楼解语还是足不出户,杜恪辰只好亲自去请。

    楼解语偏爱各种香药,往常还未踏进她的兰草苑,已是阵阵香气扑鼻,烦躁的心绪渐渐平复。可杜恪辰大老远的闻到的不是水沉馥郁、兰草清冽,却是极浓的药味扑面而来,气味并不好闻。

    午后本该是偷懒贪睡的时辰,侍婢们都在忙碌,没人看到杜恪辰轻袍缓带,在院中转了数圈。

    “咳咳。”无人相迎,杜恪辰只能抬阶而上,清咳两声,以示自己到访。

    锦衣下跪请安,起身时眼眶红了一圈。

    “解语呢?”

    “回王爷,夫人从石阶上摔了下来。”锦衣指着门外那一排石阶。

    兰草苑地势较低,湿气较重,在兴建时避免冬日寒凉,特地加高了基底,屋前台阶也比别处多出几层,一共是二十一级台阶。

    杜恪辰抽了一口气,眉头紧蹙,“怎么会摔下去的?”

    “是……是……是自己摔的。”

    杜恪辰自然是不信的,把脸一拉,沉声道:“还不给本王从实招来。”

    锦衣扑通跪地,“回王爷,王妃不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