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萧云卿此时眉头紧皱,“敏儿年幼不懂事……”

    楼解语冷冷地打断她,“王妃,您一个不懂事便能把事情都抹去吗?钱妹妹的一事,可以说她孩子心性,无心之失。妾身落水,只能说妾身在不适当的时候出现在不适当的地方,自己不小心摔了下去。难道说年幼不懂事,便能无视尊长,动手打人吗?她是王爷义妹,自幼在王府长大,规矩可是都有学的。王妃若是再要偏袒,妾身只能去找王爷主持公道了。”

    高敏有恃无恐,大声道:“楼解语,你自己摔下去,硬要说是我推的你,我也认了。还有这位钱大小姐,不就是个痒痒粉,你至于要死要活的吗?说起这痒痒粉,还不是……”

    楼解语起身,反手煽了她一记耳光,“高敏,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这个王府还没有你说话的份!没错,我楼家不是什么好出身,闵妹妹和王妃的家世也是一般,都配不起王爷英雄盖世。可你以为王爷看得上你吗?他不过是可怜你无家可归收留了你,就像他收留战争的遗孤,而你是沾了你哥哥的光,才能留在王府。不要把自己当成王府的主人,一天到晚耀武扬威。王妃容得了你,我可受不了你这份气。”

    钱若水冷眼旁观,如同置身事外,淡定地端起阿晴送来的梅子水,兀自饮了起来。这王府果然是暗藏汹涌,一块小小的石头便能激起千堆雪。

    萧云卿对高敏一再袒护,可高敏却不领情,当众顶撞嘲讽。

    她犯了错,萧云卿也不敢责罚,任由她骄纵惹事,不加约束,各种疼爱有加,生怕别人瞧不见。

    而楼解语则相反,并不买高敏的帐,没有因为她是杜恪辰的义妹而对她百般忍让,千方百计地想要挤走她。

    高敏怒目而视,“你敢打我?”

    楼解语嘴角噙笑,“谁看见了?钱姐姐你看见了吗?闵妹妹呢?”

    钱若水捧着梅子水喝得正欢畅,抬眼望去,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闵雅兰揉了揉脸蛋,吃着她手边的点心,仿佛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比得上盘中的桂花糖酥。

    高敏犯了众怒,萧云卿想保她也是不能够了,可她仍是没有责罚于她,“让柳嬷嬷把敏儿带回去,好生管教。”

    柳嬷嬷是太妃的家生奴婢,高敏是她一手带大的。现下她年事已高,太妃准她在王府养老,独僻了一个小院让她住着,平日没什么事情,她甚少出现。把高敏交给她调教,萧云卿也是想通过太妃的威仪,让高敏收敛一些。

    即便如此,楼解语并不满足,称病不出,连晨昏定省都不曾到场,让萧云卿下不来台不说,杜恪辰几次宣召,她都以身体抱恙为由拒绝了。

    同样不满意的还有钱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