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姐姐也不能一直关在屋子里,越闷会越难受。”楼解语去碰钱若水的手,被她尴尬地躲开,“等太阳下山了,我带你出去散步可好?”

    钱若水断然拒绝,“不去。”

    萧云卿忙打圆场,“楼妹妹喜欢热闹,可钱妹妹身子还未大好,不能到人多的地方去。”

    “我以前在京城时,常见钱姐姐的马车招摇过市,只要是热闹的地方总能看到姐姐的身影。”楼解语年长,可位分比钱若水低,这声姐姐叫得并不轻松,可她却叫得极是顺口,并无半点不悦。

    钱若水垂了眸,“那是在京城,很安全。”

    楼解语脸色微变,“王妃,你看看,都怪敏儿,把人吓成这样。”

    萧云卿挥着团扇,把目光转向窗外,依旧是甲士往来巡查,在院门外叶迁面容肃穆,从事发那日,他便不曾离开。谁都知道,在这厉王府中,能代表的杜恪辰的有二人,一是管易,一是叶迁。杜恪辰能把叶迁从他身边调离,专职镇守钱若水所在的东院,其目的不言自明——这个女人不能死,至少现阶段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闹了这么大的一场,自然是容不得再生枝节。萧云卿明白杜恪辰的暗示,可府中的乱局,也该是时候有一个结论。

    萧云卿挥退侍婢,“妹妹预备如何处置敏儿呢?”

    钱若水的手下意识地轻颤,故作镇定地说:“我与敏儿妹妹不过初识,她为何要如何待我呢?”

    “其实敏儿不过是孩子心性,与你开个玩笑罢了,没想到妹妹……”萧云卿顿了一下,面色尴尬,继续又道:“敏儿也是无心的,不曾想过要加害妹妹。妹妹大人有大量,不要与小孩子一般见识。”

    钱若水听明白了,“王妃的意思是,不与敏儿妹妹计较?”

    萧云卿点头称是,“敏儿的兄长为救王爷身亡,王爷待她如亲妹,她在王府多年,已是厉王府的一份子,且太妃向来宠她……”

    楼解语拍桌,“不能因为太妃宠她,她便能无法无天。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王妃若是再放任不管,日后闯下大祸,谁来善后?”

    “没有你说的这般严重。”萧云卿轻拍她的手,“这次是痒痒粉罢了,她也没有害人之心的。”

    楼解语指着钱若水的胳膊,“姐姐身上的伤怎么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