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杜恪辰洗去一身的臭汗,挥着团扇坐在窗边吃西瓜,领口肆无忌弹地敞着,露出结实的胸膛。

    “老管,你说说,皇上把钱忠英的女儿送过来算怎么回事?”

    管易与杜恪辰穿着开裆裤便认识,杜恪辰年幼时,管易是他的伴读。杜恪辰上阵杀敌时,管易是他帐下谋士。杜恪辰避居西北,守卫边疆,不问朝政,管易便当了王府的管事和帐房先生。

    管易正与自己下棋,听他如此一问,落子的手顿了顿,“不,说是侧妃吗?皇上是想整治钱忠英这老匹夫,把他女儿送来咱们这,正好可以让他把这些年吞的银子都吐出来。”

    杜恪辰迅速啃完一盆西瓜,抬袖擦嘴,“他女儿都在咱们手上了,他会把银子吐出来才怪呢!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还想改嫁不成?”

    管易又落下一子,“我听说这位钱大小姐可厉害着呢!”

    杜恪辰摇扇的手停了下来,目光微沉,下颌收紧,沉默半晌才道:“你……应该找机会见见她,就会明白了。”

    管易终于停下,“老杜,你方才问了那么多,都是废话啊?你都见过人了,知道原因了,还来问我?”

    杜恪辰把瓜皮一甩,闷声道:“你不觉得这事透着诡异吗?”

    “等我见过这位钱侧妃再说。”

    二人正聊着,叶迁火急火燎地跑了进来,“王爷,不好了,钱侧妃昏倒了,没人敢去扶她。”

    杜恪辰和管易同时看向他,心道这沉稳内敛的孩子怎么变得如此急躁,与他平日从容不迫的性子判若两人。

    “昏倒便昏倒了,她的侍婢婆子自会去处理。”杜恪辰不以为然,他听说太妃发落了钱若水,罚她在日头下跪着,昏倒是在所难免的。

    叶迁皱起眉头,“她的侍婢被高敏的人拘着,不让出东院。”

    “放心吧,不会闹出人命的。”杜恪辰安慰道:“不就是给她来个下马威吗?既是太妃的命令,本王是不会插手的。”

    叶迁知道王爷孝顺,“管先生,您给出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