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独宠妖娆妃

丁汀汀 作品

    日头当空,钱若水被晒得昏昏欲睡,她带来的两个丫鬟和两个婆子正极其艰难地挪动她的嫁妆。钱若水撑着油纸伞坐在门前的青石台阶上,眼巴巴地望着她摆满一整条街的嫁妆,似乎有些过于隆重。

    “你们别忙活了,还是等人来吧,不差这一会儿的功夫。”钱若水也是无奈,可丫鬟婆子已经吃力的把箱子挪进去了,不想半道就松手了。

    一阵风吹来,油纸伞在风中凌乱。钱若水没料想这风势来得又急又猛,勉强抓着伞,身子被带得摇摇晃晃,最后只得松了手,让伞随风而去。

    西北黄沙漫天,钱若水迷茫了眼睛,双手无意识地寻找最近的倚仗,想要稳住身子。

    “哟,小美人,你这是投怀送抱吗?”

    一个戏谑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发间。她努力睁眼,首先闯入眸中的竟是一具未着寸缕的男性身体,健硕的胸膛,小麦色的肌肤,每一道线条都散发着雄性的刚毅。

    而在她的手下,原以为是抓住侍婢的衣裳,却是这个男人的腰带。他仅着的裤子,因为她的拉攥而岌岌可危。

    “这青天白日的,你可够心急的,总得让爷先把活儿干完再说旁的,你以为如何呀?”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人说话间,呼吸之中的微微热气轻拂过她的耳边,带起阵阵战栗。

    钱若水羞得脸色扉红,映得眉间一点朱砂更加艳丽。

    那人看得心思荡漾,“还不想松手呐,是想把爷怎么着啊?”

    钱若水被烫到一般松开手,慌乱中往后退了几步,没想到突然踩空,整个人失去平衡,向后倒去。

    她惊呼一声,却发现想像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腰间被一股力道紧紧地搂住,手下的触感是温热的、紧绷的、光滑的——肌肉。

    “哎哟,小美人,可别摔着了,怪招人心疼的。”那人还故意把在她腰间的手收了收,一脸的坏笑,“杨柳细腰,爷喜欢!”

    钱若水微恼,站稳之后,狠狠地推开他,朝一脸欲言又止的叶迁发问:“叶迁,这是怎么回事?”

    叶迁快步上前,朝杜恪辰使了个眼色,“回钱侧妃,属下刚从马场处调了人手,此人是王府的马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