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太阳明媚,阳光正好,微风吹拂,柳叶轻扬。



    这一天和曾经千千万万的日子并没有什么特别,太阳还是照常升起,光芒还是及时照亮大地,早起的老人依旧聚集在公园打拳亦或晨跑,鸟儿仍在书上叽叽喳喳,早点摊的生意还是和往常一样人满为患,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时间还是依照着原有的速度,不急不慢地流动着。



    然而只有心怀事情的人才会深刻的觉得,这一天的意义重大,比如瞿萌还在纠结怎么面对晚上八点来自己拜访的凌辛恒,又该怎么把自己和龙哲瀚发生关系的事情告诉他,这种事情的确让她难以启齿……



    瞿萌想了半天,最终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她决定像小学生那样把话写在纸上,毕竟她害怕自己太紧张说不清楚来龙去脉,到时候事情还没说清说不定就到了一发不收拾的地步了。



    想着,瞿萌便拿来了一支笔和一张白纸,深思熟虑片刻后,认真地写道:



    恒,请你相信我是爱你的,但是人生总会发生那么多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虽然这不是我愿意的,但是事已至此,我真的没有脸面再见你。那天去龙哲瀚家本来想跟他说清楚,但没想到却跟他发生了关系,对不起,恒,我知道你看到这里一定会很生气,或许会认为我是个轻浮的人,但请你相信我这真的不是我想看到的结局,我是真的爱你……



    写完后的瞿萌端详了好几遍才放了下来,决定就这样给凌辛恒就可以了。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瞿萌下意思地看了眼闹钟,才下午五点,凌辛恒应该没有这么快来吧,难道是龙哲瀚?



    “谁啊?”



    “送快递的。”



    门口传来声响。



    快递?



    瞿萌心中疑惑重重,她记得自己并没有在网上买过什么东西。



    可是,她还是开门了。



    门口的男人的确是快递员的装扮,身边还有一个大箱子。



    “什么快递?怎么这么大?都可以装得下一个人了。”



    瞿萌疑惑地说道,还形象生动地做了个比喻。



    “是别人的快递,你,就是快递里的物件!”



    快递员打扮的男人突然冲瞿萌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拿出手上浸有乙醚的棉布,直接捂住瞿萌的口鼻,事情转变得太突然,让瞿萌措手不及,被男人捂住口鼻强制性推进房间,瞬间觉得脑袋一阵眩晕,意识逐渐变得模糊,最后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



    王靖拍了下昏迷的瞿萌,见她的确是晕了过去,立即将门口的大箱子拿了进来,关上了门。



    这可是两亿的货物啊!



    王靖看着昏迷的女人,脸上露出猥琐的笑意,身上强健的肌肉即使不使劲也十分清晰,力气自然不用说,轻轻松松就将深度昏迷的瞿萌,轻而易举地搬进了箱子里。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王靖担心半路会有人来找瞿萌,自然是早点将她带去自己看好的郊区废弃工厂最好。



    进来是手上端的是一个空箱子,对于王靖来说自然很轻松,但是里面装了一个人后,那就完全不一样了,若不是王靖身强体壮,还真不一定能把这个箱子给端起来。



    而在瞿萌家附近晃荡的胡晓见戴着口罩,快递员打扮的王靖则是一脸狐疑,他明明记得这个快递员进去时手上的箱子看上去还是很轻松的,怎么下来后就像是装满了石头?



    疑惑逐渐涌上胡晓的心头,猛地,他想起了瞿萌。



    胡晓立马跑上瞿萌的那个楼层,由于那个楼层只有瞿萌这一户,所以胡晓绝不会弄错,然而,上了六楼的他却发现,门是开的,而里面的人却不见了……



    一击棒槌无形敲至头上,心脏就像是漏了一拍,急促的不像话。



    胡晓立即从六楼窗户往外看,那个快递男人的面包车已经成了一个拇指盖大小 你现在所看的《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 第四十九章 神秘的快递员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