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在院子树上的一个装饰物掉了下来,正好砸在树下的瞿司芷身上。



    光洁的左肩顿时起了一个红印,疼痛感也随之而来。



    韩语看着自己女儿受伤,就好像是自己被砸了一样,心中抽动了一下,心疼极了。



    “司芷,你没事吧?”



    凌辛恒走上前去,将瞿司芷楼进怀里,温柔地帮她吹着被砸红的地方。



    演戏就要演得真实。



    在所有人看不见的角度,凌辛恒的目光冰冷,只要拿了东西,他就可以摆脱眼前这个女儿,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和小萌在一起了!



    自己一定要忍耐。



    “是哪个人挂的这个装饰,给我站出来!”



    韩语眼神冰冷,将心中所有的不痛苦全都倾泻在这个装饰身上,恐怕这个挂装饰的佣人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瞿谦知道自己的女人在龙哲瀚这里吃了闷亏,况且自己的宝贝女儿确实是因为装饰问题被砸上,也就放任韩语在派对上发火。



    瞿萌愣神地看着那个点燃火苗的罪魁祸首,心顿时咯噔一声,那不就是自己爬上树挂的装饰吗?



    “爸,妈……那个,那个装饰是我挂的……”



    瞿萌走上前去,心中一阵忐忑。



    “你是怎么挂东西的?现在是砸到自家的人,要是砸到客人,出了事那可怎么办?”



    韩语就像一个严厉母亲教训粗心女儿。



    瞿萌低着头,没说话。



    当时,她准备把梯子搬来上树,可是梯子已经被其他佣人拿去用了。



    一时半会也搞不完,而另一边的韩语又像个催命鬼一样紧紧督促着她,一时情急,她便爬上了树,为此,手上还被刮伤了好几个小口子。



    装饰本来就不算轻,可是韩语却非要她把装饰挂在枝末端,现在树枝支撑不住,装饰掉落下来也在情理之中,可是没想到居然那么巧,正好砸在瞿司芷的身上。



    龙哲瀚冷冷地看着掉落在地的装饰物,又看了看原本挂着装饰物的枝末,眸子阴沉。



    瞿司芷,是故意站在那里的吧。



    故意站在那个眼看着就快掉下装饰的树下,等到自己被砸中的时候在夸张地喊出来,让凌辛恒上去关心她,演绎一场动人的情感戏,也好刺激刺激站在酒桌旁的瞿萌。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巧合的是,这个装饰还是瞿萌亲自挂上去的,她觉得看不见的上帝还是偏爱着她的。



    “是啊,瞿萌!不就是一个装饰吗?我看你是故意挂不好的吧。”



    瞿司芷冷不防道,顿时整个派对的气氛变得诡异,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从龙哲瀚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冷。



    居然,当着他的面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诬陷。



    难道,他没说清楚这是她的女人吗?



    龙哲瀚端上一杯酒淡淡地抿了一口,突然猛地将酒杯砸在地上,清脆的玻璃声震惊了所有在场的人。



    “家里佣人这么多的瞿家,还要自己的女儿亲自上树挂装饰?而你明明看到这是个枝末挂着超出承受范围内装饰的树,不但没有快步离开,也没有叫人把那个装饰取下来,而是平静地站在那里,那么请问,你又是什么用心?”



    龙哲瀚咄咄逼人,寒意凛然。



    “龙总,话可不能乱说,我这样做又为了什么?”



    瞿司芷被龙哲瀚的话刺激地心脏一阵乱跳,她没想到自己的想法居然被龙哲瀚了如指掌。



    龙哲瀚冷笑,将瞿萌搂进怀里。



    “那你说,瞿萌又是为了什么要故意这么做?是嫉妒你有一个好男人吗?那我告诉你,她的男人是我,龙哲瀚!她,不用羡慕任何人。”



    霸气的声音响彻整个派对,所有人都被这个年轻男人的气魄震得身心一颤,果然不愧是z市商业帝王,王者风范霸气显露!



    瞿司芷顿时被堵得没话说,的确,瞿萌拥有龙哲瀚。



    她心中的恨意逐渐涌上,脑中一直搜索着词来反驳,正准备再次开口,眸子正好对上瞿谦的眸子,他 你现在所看的《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 第二十四章 她的男人是我!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