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铃铃”



    正当瞿萌准备跟龙哲瀚打嘴皮子战争的时候,手机的短信提示突兀响起。



    谁?



    瞿萌从包里拿出手机,刚解开锁便一把被龙哲瀚抢走。



    有钱人就这么唯我独尊吗!



    瞿萌心中不悦,她并不喜欢自己的隐私暴露于人前,就像是被迫光着身子站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一般。



    “把手机还给我!”



    龙哲瀚深邃的眸子盯着目光清澈微怒的瞿萌,脸上的怒意也逐渐显露出来。



    啪!



    清晰的摔击声响彻了寂静的大厅,原本还等着看好戏的管家以及佣人们瞬间大气都不敢出,不知道自家少爷又因为什么而大动肝火。



    “你干什么!”



    瞿萌也因为龙哲瀚不由分明的将自己的手机砸碎而火冒三丈,分贝不由提高了两分。



    “呵,我的女人当着我的面和小情人短信互动,难道我就不应该配合一下动动怒吗?”



    龙哲瀚嘲讽道,眸子里满满的轻蔑。



    果然女人都是一样。



    瞿萌脑子嗡了一声,毫无疑问,那短信一定是凌辛恒发给自己的,没想到竟然被龙哲瀚看到。



    “短信说什么了?”



    “怎么,你就这么关心你的妹夫小情人?”



    龙哲瀚冷嘲热讽,突然觉得自己这么精心布置这场生日有点可笑。



    瞿萌看着龙哲瀚阴沉的脸,也懒得解释什么,既然他觉得是自己勾引凌辛恒,觉得是自己当小三背着妹妹跟妹夫牵扯不清的话,那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相信的人自然相信,不信的人自然会有各种理由怀疑,与其浪费口舌不讨好,不如选择沉默。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瞿萌坚毅地看着龙哲瀚的眼睛,清澈的眼眸中不掺杂一丝虚假。



    言毕,瞿萌直直进来卧室,留下一脸阴沉的龙哲瀚。



    龙哲瀚好看的五官透着危险的气息,瞥了眼地上被自己摔烂的手机,眉头紧皱。



    她自然不知道龙哲瀚看到的了什么内容,而龙哲瀚亦是不会告诉她,凌辛恒说的那些话。



    他说,九点老地方见,我会跟你说清一切,我的心只属于你,等我。



    真是够不要脸的。



    龙哲瀚深邃的眼眸像是无底洞,漆黑让人无法看透,丝丝的寒意浸透出来,整个大厅都弥漫着冰冷。



    “少爷,那个裙子还送给瞿小姐吗?”



    “烧了。”



    龙哲瀚瞥了眼管家,后者立刻识相地不再言语,此刻多说一句就多一分的危险。



    这一边,冰冷气氛充斥着整个大厅,另一边,凌辛恒则推脱借口出了门,为了摆脱瞿司芷可没少找借口。



    此刻已经八点半了,先前短信和瞿萌说好了九点老地方见面,自己自然不能耽误,最近瞿司芷对自己看得很紧,这样的日子让他觉得每时每刻都是煎熬,他爱的人从始至终就只有瞿萌。



    十分钟的飙车,凌辛恒便到了曲月湖边的长亭。



    曾经,瞿萌最喜欢拉着凌辛恒坐在这里看湖面上的鲤鱼游来游去,每次都会特意买一个面包坐在亭子里,将手中的面包撕成一小块一小块地丢进水里,往往这时,瞿萌都会开心地像个孩子。



    凌辛恒看着曾经两人依偎着坐过的地方,而当下却是如此境况,心中不由哭笑。



    小萌,我好想你。



    凌辛恒坐在旧时的位子上,时不时地抬手看看指针的走向,还有五分钟就到了九点。



    她会不会来?



    凌辛恒心中突然没了定数,想起先前自己这么伤害她,而今夜突兀的一条短信,着实不确定她会原谅自己坦然赴约。



    夜色更深,夜晚的曲月湖亦是有着一番别样的美。



    花月无情人有情,可是世故却总爱捉弄有情人。



    凌辛恒心中泛起苦涩,想到分手时瞿萌撕心裂肺的模样以及先前相遇时的失落,他的心就像是针扎般难受。



    只要再给自己一点时间,只要拿到那个东西就可以回到原来的生活……



    凌辛恒温柔地眺望着漆黑的湖面,仿佛瞿萌就站在湖中看着自己。



    只要能保护好瞿萌,自己忍受的痛苦又算的了什么?



    只是他心疼,心疼瞿萌 你现在所看的《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 第十五章 九点之约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