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让我的女人哭?!



    龙哲瀚阴沉着脸,锋锐如他,自然是捕捉得到瞿萌脸上的所有变化。



    “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龙哲瀚一把搂过她的腰,将这个楚楚可怜的小猫搂进怀里,可谁知瞿萌并不领情,奋力要挣脱开龙哲瀚强制性的搂抱,此刻,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距显得易见,霍萌的挣扎看上去反倒成了欲拒还迎。



    “放开我!”



    龙哲瀚看着瞿萌脸上的怒意,冷峻的脸上像是覆盖了一层冰霜,硬生生将盛怒中的瞿萌给威慑住了。



    “同一个问题,我不想问第二遍,现在,回答。”



    瞿萌看着龙哲瀚的眼睛,她看到他眼中的自己。



    其实,这家伙是在关心自己吧。



    “好,你不说,那就回家慢慢跟我说。”



    龙哲瀚言毕,直接将瞿萌扛了起来!



    什么情况?!



    瞿萌整个人瞬间懵了,小说里的霸道总裁爱上我不应该都是公主抱吗?!为什么这个混蛋居然把我当猪一样扛了起来!这不科学!



    龙哲瀚粗暴地将瞿萌整个人丢进了法拉利的副驾驶,顺便还结实地给她把安全带给扣上,自己则转身上了驾驶座,瞬间的驱动,如风一般的漂移,如果不是先前龙哲瀚结实地给瞿萌绑上的安全带,此刻她觉得自己几乎快飞出去了。



    她居然会以为他会关心她?



    见过这么粗暴疼人的吗?!



    混蛋居然开得这么快!你不要命我还要呢!



    瞿萌一个劲在心里诽谤着龙哲瀚,但她没有发现,因为他的出现,自己先前的丢弃感早已消失不见。



    龙哲瀚的车快,极快的时间就抵达了别墅。



    管家出门迎接,本来老远看着两人的车还蛮高兴,谁知龙哲瀚下车时竟是一脸的阴寒,生生将管家堵得不敢说话,干巴巴站在门口迎接,时不时瞄向瞿萌,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让少爷动怒。



    龙哲瀚依旧是一副冰山脸,二话不说又把瞿萌扛猪似的扛了起来!



    “任何人别来我房间打扰我。”



    管家看着龙哲瀚扛着一脸崩溃的瞿萌,心里暗暗发笑,还是瞿小姐有本事啊!



    瞿萌已经放弃挣扎了,反正自己再怎么挣扎也没有用,此刻她的内心是崩溃的,为什么自己的遭遇这么奇葩?为什么这个总裁大人的兴趣是把别人扛猪一样扛?!



    龙哲瀚关上门,把瞿萌丢到床上,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是谁?说!”



    “什么是谁?”



    瞿萌当然知道龙哲瀚说的那个人是谁,他想知道是谁把自己弄哭了。



    真是,难道这就是总裁独有的温柔吗?见鬼!



    龙哲瀚浅笑,脸上的寒意却更加深刻了,连着周围的空气都不由降低了好几个度数。



    一步,两步,三步,俯身靠近。



    龙哲瀚霸道地撑着瞿萌的上身,男人的气息顿时无比清晰的涌进瞿萌的呼吸系统。



    其实,这家伙还是蛮好闻的。



    瞿萌觉得脸上有点火烧的热,使劲想推开他,可是越推越近。



    “没有因为谁,是我看见别人家的父母给自己小孩过生日,然后想到些往事,心里难过而已。”



    瞿萌扯着谎,她知道如果说出真相免不了会闹出点事,龙哲瀚并不是好惹的。



    “真的?”



    真的是因为过生日难过吗?



    龙哲瀚眸子里有一丝的疑虑,语气低沉,不怒自威。



    “嗯!”



    龙哲瀚看着瞿萌清澈的眸子,最后的一点疑虑也消失不见了。



    真是拿这个女人没办法。



    “这有什么好难过的,明天不就是你生日吗,我陪你过。”



    说者淡然,听者有心。



    瞿萌的心突然咯噔一声,像是漏了一个节拍,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好像要蹦出来似得,而龙哲瀚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冷峻面容,但是那舒展的眉目已经说明此刻的他心情不错。



    这混蛋,有时候也蛮顺眼的。



    “谢谢你。”



    瞿萌由衷说道,心坎也是一阵温暖,恐怕这是近来听过最好的一句话了。



    她想到了曾经,想起那个宠着自己的凌辛恒,所有的疼爱就像棉花糖一样柔软,可是现在,物是人非,他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夫了。



    恒,为什么这么对我?



    瞿萌念及往事,又想起前不久凌辛恒拉着瞿司芷决绝离去的画面,悲伤像潮水般汹涌,漆黑的眸子又一次泛起了点点晶亮。



    心细如龙哲瀚,自然是察觉到了瞿萌的所有变化 你现在所看的《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 第十一章 强吻!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