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萌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对上凌幸恒满怀抱歉的眸子,她的心顿时五味杂陈,每当他有难言之隐的时候就是这幅为难的模样,一夕之间仿佛又看到了自己爱的那个他。



    “恒,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我好吗?”瞿萌看得出来凌幸恒有事情瞒着自己,不出预料的话与她有关。



    凌幸恒欲言又止,叹了口气,深情的望着瞿萌说道:“你相信我吗?”



    瞿萌愣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摆在一个月前,她绝对是相信他的。



    而现在。



    她不知道。



    最近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见瞿萌不说话凌幸恒的心凉了一截,不敢相信他们十几年的感情抵不过这么短暂的分离。



    她迟疑了。



    是因为龙哲瀚吗?



    “我应该……是相信你的。”这个世上她唯一的依靠,唯一的支柱,唯一能够相信的人只有他。



    可惜,他们已经分手了。



    “这就够了。”凌幸恒不怪瞿萌的迟疑,他知道这段日子她过的很辛苦,他又何尝不是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瞿萌一头雾水,不明白凌幸恒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小萌,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凌幸恒内心的煎熬不必瞿萌少,为了以后能够好好的在一起,这些忍耐与痛苦都是必须的。



    瞿萌将自己的手从凌幸恒的手中抽回,苦笑道:“别把我对你信任当做玩弄我的资本。”



    “我从来都不会伤害你。”凌幸恒目光伤感,情绪低落。



    “你还伤我不够深吗?”瞿萌反问道。



    不愿意想起分手那天他的话语有多冷漠,每一句都形成一把锋利的刀子捅进她的心窝,她的心被他撕裂成一块块的,当他看到与瞿司芷站在订婚典礼上的那刻又再次碎一地。



    直到现在都无法复原。



    没见他一次就痛一次,呼吸困难,那窒息的感觉像有双手掐住脖子将她带入死亡那般。



    “对不起,小萌,原谅我,我这么做是逼不得已。”凌幸恒宁愿伤心难过的是自己,也不愿意看到瞿萌受到丁点的伤害。



    “呵呵,是啊,你有苦衷,你有理由,你都是为了为好,所以要和我分手,这些我都能理解,我唯一不明白的是,你凭什么认为,这样一个一无所知的我会等你?”瞿萌加大了声调,情绪激动。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凌幸恒。



    为什么要来调拨她好不容易平复的心?



    “你爱我不是吗?”凌幸恒可以确信瞿萌仍然还是他。



    “我爱你所以活该被你伤害吗?”瞿萌歇斯里地的吼道。



    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将多日的委屈,凌幸恒连同龙哲瀚,亲情加上爱情一起哭诉出来。



    “小萌,别哭了。”看着瞿萌晶莹的泪珠一颗颗落下,凌幸恒的心如刀绞般疼痛。



    将瞿萌带入怀中想要安抚她,谁知,却引起瞿萌激烈的反应,带着哭腔说道:“别碰我,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你相信我好吗?”凌幸恒搬过瞿萌的身体让她面对着自己,几乎带着祈求的语气说道。



    瞿萌哭得暴雨梨花,在其他人的面前她可以做到无坚不摧,带着刀枪不入的面具唯独对他不行。



    “我真的……”瞿萌的心好乱,不知该相信凌幸恒什么。



    “小萌,我和瞿司芷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段关系很快就会结束。”这是凌幸恒唯一能透露给她的消息。



    说曹操,曹操就到。



    瞿司芷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潜入在两人的身旁,她们沉浸在彼此的悲伤中,居然没发现有人靠近。



    “恒,你来姐姐这里做什么?”瞿司芷的手勾住凌幸恒的胳膊,宣誓着自己的主导权。



    两人同时朝她看了过来,脸上的表情大不相同。



    瞿萌连忙抹去泪痕,恢复那一贯高冷的模样,像对待陌生人一样看着瞿司芷 你现在所看的《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 第十章 结婚请帖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一宠成婚:亿万老公轻轻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