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记得了。”洛美状似很努力回想了一下,无奈地朝祁煜笑了笑,“到底我刚才说了些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祁煜会来问,就说明了凌烟并没有把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告诉他。



    洛美心中暗自庆幸,她现在也还没做好准备跟祁煜表白,她和凌烟正是新婚情浓之时,不是她表白的时候,所以,她假装来个什么都不记得,蒙混过去好了。



    “那你早点休息吧!”祁煜心里有些不舒服的感觉,总觉得面前这位好朋友,似乎对他隐瞒了些什么。



    “晚安!”洛美笑得跟平常一般自然,看着祁煜迈步朝自己走来,她知道,他要下去了,去见他的妻子,她的情敌。



    “晚安!”祁煜一边朝楼梯口走,一边跟洛美道晚安。



    “祁煜!”就在祁煜路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洛美突然叫住了他。



    祁煜止步,侧头看她,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凌烟真的是她吗?”洛美只想知道这个问题,她要知道,自己对手在他心中的地位。



    “对。”点头。



    “她是凌家的私生女啊,母亲也不姓方!”这是洛美疑惑的地方。



    祁煜知道,她肯定也跟乌宝联系过了,心里更是不高兴,对洛美说,“这不重要,我知道她是谁就行了。”



    其他人的意见,他并不感兴趣。



    “恭喜你!”洛美太了解祁煜,他有些生气了,她感受得出来,遂朝他一笑,笑容真诚,“祁煜,我为你感到高兴,帮我跟小烟说声对不起,希望她能原谅我今晚的酒后乱语!”



    “谢谢!”祁煜点头,瞥一眼她身后的房门,“晚安!”



    “晚安!”洛美脸上的表情很坦然,在祁煜的注视下,转身推开身后的客房门,走进去!



    祁煜站在门口,直到房门关上,传来门锁扣上的声音,他才皱了皱眉,转头看着对面的客房,他记得很清楚,他抱洛美上来的时候,进的客房明明是左边的这间。



    祁煜疑惑地走过去,打开之前洛美住的第一间客房,一眼就看到了地板上被踢翻的水盆,整个盆倒扣在羊绒地毯上。



    他记得,他抱凌烟离开的时候,水盆还是好好的。



    是洛美下床时不小心碰到的,还是……



    碰到的水盆,会倒扣吗?



    祁煜心里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又不愿意相信,皱眉把房门拉上,想到在主卧等待自己的小妻子,祁煜决定水盆的问题,可以先忽略。



    而右边的客房里,洛美靠在门板上,听着走到上细微的声音,她知道,他刚才开了对面的门,那么,他看到了她刚才踢翻的水盆了?



    洛美心里一阵愤怒,不由得咒骂:“该死!”



    三楼客房的洛美,又气又恨,根本就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会浮现出今晚祁煜对凌烟做的那些宠溺的小动作,简直是嫉妒死她了。



    而二楼的主卧里,祁煜回来的时候,凌烟已经洗了澡从浴室里出来,才推开门,正看到同样推开主卧房门的祁煜,见他穿的衣服不是之前的,她笑了笑,“你换衣服了!”



    “嗯,去客房洗了个澡。”祁煜回答,挑眉走向她。



    客房?



    凌烟不由得皱眉,他的这栋别墅二楼是主人房和孩子的房间,客房只在三楼,而洛美就住在客房里。



    不知为何,凌烟的心里生出一丝不悦,撅着嘴走到床上坐着,也不脱鞋躺上去,一看背影就知道在生气。



    祁煜一愣,伸手摸了摸鼻子,这小妻子是怎么了?



    但很快祁煜就明白了,她是因为他去三楼不高兴,因为洛美在三楼。



    那个漂亮地洛美,今晚是被她介意上了。



    会介意,就说明她在乎自己。



    祁煜瞬间心情大好,走到她对面,弯腰,看着撅着嘴, 你现在所看的《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 第64章 今晚听我的,不准反抗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