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烟,你妹妹有了钟家的孩子,爸爸谢谢你的成全。你是好孩子,爸爸都知道。”凌奇胜说罢又看向祁煜,“祁煜,我把烟儿交给你了,这孩子命苦,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待她。”



    凌烟转身,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没有说,身旁的祁煜已经打开了凌家的门。



    凌奇胜看了凌烟,总有一种,这孩子今天从这扇门里走出去之后,今后再也不会回这个家,他心里觉得很愧疚,在祁煜把凌烟带走之前,再度开口:“既然回来了,就去看看你nainai吧,中午吃了午饭再走!”



    提到nainai,凌烟瞬间打消了离开的心。



    这个家,她可以放下所有人,唯一放不下的,只有nainai,遂抬头看向祁煜,“nainai很疼我,我们跟她说说话吧。”



    祁煜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nainai是她在这个家唯一放不下的。



    看来,她的nainai对她应该不错,祁煜遂朝她点点头,“我们去看nainai。”



    凌烟朝他露出一个微笑,转身对凌奇胜说,“爸,我先上楼去看nainai了!”



    凌奇胜点头,看着他们两人上楼去。



    凌烟的nainai杨舒惠女士曾经是一名军医,凌烟一面带祁煜上楼,一面跟祁煜介绍她,“我刚回家的时候,nainai非常疼我,卫姨悄悄苛扣我生活费的时候,她还说了卫姨……只可惜,后来nainai中风,从楼梯上摔下去,人就瘫了,脑子也不清不楚的,一会儿认识我,一会儿又不认识,一直模模糊糊地喊着一个人的名字,但是我没听出来是谁!”



    她说得小声,除了齐彧,也没有人听到,祁煜一路听着,直到她停在一间房间的门口。



    “***房间在这里。”凌烟推开房间,门后传来一阵鲜花的清香,并没有犯病老人的房间会有的腐臭味道。



    祁煜皱眉,不相信卫思容会对凌烟nainai这么好。



    “张姨。”凌烟推开门走进去,看到正在给杨舒惠喂饭的佣人之后,亲热地叫了一声,“辛苦你了,这是我丈夫,姓祁。”



    “祁先生你好!”张妈恭敬地朝祁煜点点头,“凌小姐,既然你回来了,就陪老夫人说说话,我先出去了。”



    “谢谢你。”凌烟跟她道谢,在张妈离开之后,凌烟才解释,“张姨是我雇来照顾***。”



    “难怪!”祁煜这才解开心中的疑惑,心中也心疼她,拉着她,坐到杨舒惠的床头边,对老人家说,“nainai,我叫祁煜,是您的孙女婿。”



    杨舒惠才吃过东西,正要睡一下,还没睡着,就听到一个很好听的声音在跟自己说话,她睁开眼睛,双目浑浊,看着面前的俊逸年轻人,很肯定自己不认识他,只转头看向他旁边坐着的女孩,立即笑起来。



    “翠翠,你终于回来了?”杨舒惠激动地做起来,满是褶子的脸上写满喜悦,树皮一般的手,朝凌烟伸来。



    凌烟伸手握住nainai苍老的手,表情疑惑地看着老人问:“nainai,翠翠是谁?”



    “翠翠可不就是你嘛。”杨舒惠笑起来,“你这孩子,就是调皮,以前总是喜欢拿我的注射器去玩,呵呵呵……”



    凌烟这才想起昨天晚上,祁承安曾经问过她,是否知道她姑姑的下落,今天nainai有又然对她说了这么一段莫名其妙的话,可见,nainai是把她当成姑姑了。



    遂很配合地对杨舒惠说:“是啊,那都是我小时候的顽皮事情了,妈你都还记得啊!”



    “当然记得,你是妈***小宝贝,妈妈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小时候做过的事情,你这些年都过得好吗?这位是你的丈夫吧?”杨舒惠说罢朝祁煜看去,“这小伙子不错,你看,缘分天定,那个人不要你,自有更好的等着你。”



    “对,缘分天定,自有更好的属于我。”凌烟转头看向祁煜,这一刻突然觉得,凌澜当初不是抢走钟晋,而是给她一个认清钟晋的机会,要不是凌澜,她还遇不到祁煜呢。



    “妈说得对,缘分天定。”祁煜很配合凌烟,在老人面前演起戏来,心里却有了另外一番算计。



    虽说侄女像家姑,但再像也不可能一模一样,杨舒惠就算脑子不清楚,也应该听得出来凌烟一开始是叫她***,她却错把凌烟认做自己的女儿,一定是凌烟跟她姑 你现在所看的《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 第52章 烟儿有我就够了2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