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凌烟挣扎不得,只好放弃,任由他抱着,慢慢感受到他的怀抱所带来的安全感,终于放声大哭起来,压抑了多年的委屈与长久以来的隐忍,终于找到了宣泄口,凌烟埋首在祁煜宽厚结实的胸膛前,哭了个畅快淋漓。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当别人的私生女,如果可以,我也想有一个完整的家,让爸爸和妈妈只属于我,而不是与另外一个家庭,共享一个爸爸。”



    “妈妈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我从没想过要去破坏别人的感情,从没想过要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呜呜呜……”



    凌烟边哭边说着,声音哽咽,抽抽搭搭的,听得祁煜心里心疼的不行。



    “从五年前有记忆以来,我一直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爸爸的妻子不喜欢我,我就躲到学校宿舍里,呜呜呜……凌澜不喜欢我,她进了圣安之后,我就尽量不出现在有她的地方……”



    “为什么我越是避着他们,他们就越来找我,钟晋口口声声说爱我,为什么会跟凌澜有孩子……我们的婚礼半年前就定了,他为什么就不能等一等,男人就非得有xing才算爱一个女人吗?”



    “还有你,你为什么总是逼我,你讨厌,你最坏,我又没有喝酒,我那么清醒那么害怕,你为什么要撩拨我,我很害怕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个坏蛋……”



    凌烟说着,赌气一般地伸手捶打她,边打边埋怨。



    祁煜也不阻止她,双手紧紧抱着她不盈一握地纤腰,任由她捶打在自己身上,于他而言,不过挠痒痒一般。



    许久之后,她终于打累了,扑在他怀中断断续续地呜咽着,毫不客气地把眼泪鼻涕都蹭在他胸前。



    他的手紧紧搂着她,她心里突然生出一丝暖意,觉得这天地间,自己总算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了,终于有一个男人,会张开他的臂弯,将她庇护了。



    “难不难受?”许久之后,祁煜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充满心疼。



    “嗯!”凌烟点点头,他的外套上都是她蹭上去的眼泪和鼻涕,她都不愿意靠上去。



    祁煜小心地将她推开,脱掉自己的外套,只穿着里面的短袖t恤,将外套柔软的衣袖部分拿在掌心,擦在她的鼻子上:“来,擤擤鼻涕!”



    凌烟垂眼看着他抱在自己鼻尖的外套,独家定制的衣服,料子柔软舒服,似上好的手帕,他竟然用来给她擤鼻涕!



    他敢用这么昂贵的衣服帮她擤鼻涕,她还不敢擤了吗?



    “噗噗噗……”凌烟已经在她面前发泄过,埋怨过,这一刻,更不会忸怩,直接用力擤鼻子,把鼻腔里的所有鼻涕,都擤到他的袖子上!



    祁煜见她擤完了,用衣服干净的部分给她擦了擦鼻子,等弄干净了,直接把衣服丢在一旁,猝不及防地,再次拥她入怀!



    凌烟也不挣扎,任由他紧紧抱着,晨风吹过,垂下来的紫藤花在两人身边轻轻摇曳,清香萦绕,祁煜闭上眼睛,紧紧抱着怀中的人儿,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



    “老婆,***话,你不要往心里去,我们家也不是什么高门府第,你不用自卑,上一辈的错,不应该让你来承担,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但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良心,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无须再自卑,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你可以坦坦荡荡地活在阳光下,因为我会一直站在你的身边,任何人都无法指责你,我选择了你,就说明,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我能证明你有多好!”



    凌烟鼻头再一次泛酸,眼眶里再次盈满热泪,让她本能地吸了吸鼻子!



    “乖,别哭!”祁煜抬起她的下巴,俯首吻在她的眼睛上,凌烟顺从的闭上眼,盈满眼眶的热泪拥挤得从眼缝里流下来,沾上他 你现在所看的《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 第40章 乖,别哭2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