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请问。”凌烟止住脚步,对于这位不苟言笑的严肃公公,凌烟的态度非常恭敬。



    “我们这边坐。”祁承安见她并不拒绝,转身走到一旁的会客区,选了一张单人沙发坐下。



    凌烟见状,也选了一张沙发坐下,就在祁承安地对面,她乖乖地做好,安安静静地样子,等着祁承安问话。



    “刚才吃饭的时候,我听到你说你父亲是凌盛的董事长,他是不是叫凌奇胜。”祁承安甚至自己说话比较刻板,因此尽量把语气放得柔和,希望不要吓到这个新进门的儿媳妇。



    “是,我爸爸叫凌奇胜,只是我不是他妻子的女儿。”凌烟如实回答,关于自己是凌家私生女的身份,她并不想隐瞒。



    “你有听过他提起你的姑姑吗?”这才是祁承安想问的事情,因为凌烟跟凌奇胜的妹妹凌翠翠,长得实在是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并且,她还跟凌翠翠一样,一张脸天生带着婴儿肥,可爱娇憨,一点也不显老,当年二十出头的时候,依旧给人十六七岁的样子。



    “没有,我从没听我爸爸提及这件事。”凌烟摇摇头,疑惑地看着祁承安,“我有个姑姑吗?爸爸认识她?”



    “你有一个姑姑,只是很多年前她……罢了,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提也罢。”祁承安原本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及时止住了,心里觉得,有些事情,晚辈还是不要知道的好,遂转移话题问凌烟,“祁煜那孩子是个犟xing子,你多包容点,他要是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帮你教训他!”



    说罢从一旁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一本便签本和一只笔,写下自己的电话,递给凌烟,“这是爸爸的电话,你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打这个号码找我!”



    “谢谢爸爸!”凌烟连忙双手接过,跟凌父道谢,心里受宠若惊,这位公公,对她似乎特别的好!



    凌烟心里一阵满足。



    “嗯,那我下去了,你好好休息!”祁承安站起身,因为至今还留在部队,因此身姿挺拔如松,行走的时候,更是自带一种军人特有的魅力,非常博人眼球。



    凌烟直到祁承安消失在楼梯转角,才起身去祁煜的房间!



    二楼有很多房间,都很宽敞,祁煜的房间在东南边,凌烟直接推开门走进去,知道他只是支开自己,因此她并没有去找他的手机,而是朝一旁的圆柱形实木暑假走去,想找一本书打发打发时间。



    但他看的书,不是军事类,就是经管类,或者是哲学,凌烟找了许久,才发现有一本崭新的《德伯家的苔丝》,并且是英文版的。



    凌烟的英语非常好,这本书也是她很喜欢的小说,所以决定看一看,便拿下来,走到落地窗前的吊篮里坐下,翻开封面,却看到一行清秀的中文:



    她有她的苦衷,他有他的怀疑!



    再见,我的爱人!



    方希微。



    xxxx年xx月xx日。



    这个时间,是五年多前。



    凌烟觉得这个字迹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再哪里见过。



    但她并没有多想,只当这是祁煜哪个朋友放在他这里的,遂翻过这一页看起来。



    楼下,祁煜最终答应了祁老夫人的要求,不再针对钟家,一家人再简单聊了一下之后,便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休息去。



    祁煜回到自己的房间时,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吊篮里睡着的的小妻子,身上什么也不盖,手上还拿着一本书。



    祁煜无奈摇头,表情宠溺地走过去,却在看清她手中拿的那本书之后,瞬间僵在原地,再无法迈出步子。



    她手中拿着的,竟是当年他和微儿在英国逛书店时,微儿选中的一本英国小说。



    那天他们才开始交往,他决定送她礼物,看到她那么喜欢那本书,遂帮她付了款,后来她真的很喜欢那本书,一直放在枕头边,祁煜后来知道,那是因为这本书是他给她买的。



    后来他们出了事,他回去找她的时候,她的房东交给了他这本书,他翻开时,看到了她留下的一段话,时间是他粗暴地夺走她童真的十个月后,她就此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n 你现在所看的《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 第36章 老婆乖乖,把门开开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