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凌澜是个行事谨慎的人,她先给自己的所有朋友打了个电话,找到了所有跟邵月伶有关的资料,分析了她的xing格,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什么事什么人是她的逆鳞,凌澜都了解得清清楚楚,这才出发去钟晋的大哥钟睿家!



    钟睿是钟浩祥亡妻遗留的儿子,吕艳进门之后,两人的关系也不错,只是结婚后,钟睿慢慢看清了吕艳的本质,在五年前就搬出了钟家老宅,在海城一处新别墅区买了一套别墅与邵月伶居住,这些年夫妻两人经营着钟浩祥当年给的小公司,生活过得也很不错。



    凌澜是在下午三点到的钟睿家,还没进门,就看到两个强壮的菲佣正把吕艳和钟浩祥推出们,夫妻两人都已经一把年纪,根本就不是两个强壮的菲佣的对手,被两人推到在地。



    “拿着你们的东西滚蛋!”菲佣将钟浩祥和吕艳拿来的礼物尽数丢在两人身上,用一股西方味儿的中文斥骂两人,“以前不当我们夫人是一回事,现在出问题了,就想到我们夫人了,滚蛋滚蛋!”



    “这两个非洲女人还真是可恶!”吕艳扶着自己腰站起来,气急败坏地咒骂,“神马玩意儿,黑得跟快煤炭似的,这月伶也真是的,用什么菲佣,力气大得吓人,装什么西方贵族,还不是一个不下蛋的母鸡!”



    “以前就让你跟她好好相处,现在医学那么发达,她的病肯定能治好,你偏不听,妇人之见,现在求到她头上被扫地出门了吧,我就没见过你这样没眼色的女人。”



    钟浩祥这辈子都没收过这样的羞辱,更别说被自己的儿媳妇羞辱了,但现在的情势正是他求邵月伶的时候,他自然不会说邵月伶什么,只能把气都撒在妻子身上了。



    “我想跟她处好,也得看她看不看得起我!”吕艳撇撇嘴,一副死不认账的模样,又想到自己家的情况,瞬间又低迷起来,拉着丈夫的手问,“老钟,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阿睿要等后天才回来,我们只能等他回来劝劝月伶,唉……”钟浩祥最后害怕地叹口气,照今天的速度,只怕公司撑不到明天中午,更别说等后天大儿子回来了。



    早知道会有今天,当初他就不要被妻子的枕头风吹得跟大儿子决裂了。



    说来说去,都是这个继妻的错。



    钟浩祥对吕艳,越发的没好脸色了。



    夫妻两人灰头土脸地离开,凌澜躲到暗处,直到钟浩祥的车子消失在拐角处,才放心地走出来。



    原本她还想好好求求邵月伶的,可照现在的情况看,低声下气地求,显然已经没有用了,凌澜抓紧了自己的包包,那么她只能豁出去,赌一把了。



    做了决定,凌澜按下了钟睿家别墅的门铃,没一会儿,门口的小喇叭里就传来了菲佣带着西方口音的中文问话:“你好,你是谁?你找谁?”



    “你好,我是凌盛集团的二小姐凌澜,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钟太太商量,我保证这件事对她非常有利。”凌澜对着喇叭上的一个小孔说道。



    “请你稍等一下!”菲佣说完离开了,没一会儿,别墅的雕花大铁门就打开了。



    凌澜心中一喜,推开铁门走进去,进门之后的第一感觉,就是自己是不是踏入了欧洲中世纪的皇宫里,而坐在宫廷沙发里的邵月伶更是一袭白色真丝家居服,袖口挂着蕾丝,宛若刚刚睡醒的王后,正在优雅的吃着惬意地下午茶,心情看上去很不错,根本没有半点被钟浩祥和吕艳影响的样子。



    “你是凌澜,那个破坏了钟晋和你姐姐婚礼的女人。”邵月伶喝完咖啡,瞥了一眼凌澜,轻蔑地眨了下眼皮,将咖啡杯交给一旁恭敬站着的佣人。



    “是的!”凌澜点点头,“大嫂你好!”



    “别!”邵月伶伸出一根手指,拒绝xing地摇了摇,“如果我听说的没错,你姐姐和钟晋还没离婚,能叫我大嫂的人是她,而你,不过是一个死皮赖脸住在钟家的人罢了,说罢,你有什么对我有利的事情要说给我听。”



    “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钟晋的!”凌澜犹豫再三,终于鼓起勇气说出这个事实,她很清楚,低三下四的求邵月伶,她是不会帮忙的,所以现在她只能剑走偏锋了。



    “哈哈哈……”邵月伶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你是在耍我呢,还是在耍钟家那一群白痴呢?”



    “我是在耍那一群白痴!”凌澜 你现在所看的《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 第33章 惹了不该惹的人2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