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烟心里一片温馨柔软,这个男人说爱她,并非口头说说那么简单。



    他是真的爱她!



    凌烟握着她的手,眼里泪光闪烁,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说什么,似乎说什么都不足以回应他对自己做的一切!



    “帮我戴上吧?好吗?”凌烟脸上是幸福的微笑,异常迷人。



    “当然好!”祁煜被她的笑容感染,同样笑得很幸福,漆黑的手指,轻轻拿起她的手,将那枚经过他的手才新鲜出炉的铂金指环,缓缓套在她左手的无名指上!



    凌烟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动作,那么的小心翼翼,他的手很张,给她戴戒指的时候,还把上面的污渍沾染到她白嫩的手上,看在她的眼中,却是最好看的花纹。



    “你在里面刻了什么?”当他为她把戒指戴好,她伸手轻轻抚摸着戒指光滑的表面,好奇地抬头问他,“我看到你刻了很久的样子,到底刻了什么?”



    “你猜!”祁煜嘴角朝她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不知道她会不会猜出来他在戒指里刻了什么。



    她真的思索了片刻,但是她对他的了解太少,她无法猜到他究竟在戒指里面刻了什么,表情气馁地看着他:“我想不出来,你告诉我好不好?”



    真的是好奇心杀死猫,这一刻,她疯狂地想知道戒指里被他刻上的内容。



    “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祁煜朝她挑挑眉,脸上的笑容很是狡猾。



    “我……”凌烟瞬间无语,要她亲他?她真的做不来。



    可她很想知道他到底在戒指里刻了什么,遂鼓起勇气,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随即迫不及待地问:“快告诉我,到底刻了什么!”



    看着她如此期待的眼神,祁煜越发想要逗她,朝他摇摇头,伸手在自己的唇上点了下,对她说:“亲脸可不算,得亲这里。”



    “哼,你骗人,大骗子!”凌烟恼得伸手在他胸前拍打,像极了一只被主人逗得生气的小猫,正挥舞着她那双没有任何杀伤力的爪子跟他抗议。



    “哈哈哈……”祁煜开心地大笑,伸手抓住她的小手,“好了,你不亲我,换我亲你好了!”



    说罢就俯首稳住她的唇,抓着她的手,情不自禁地与她拿只才戴上戒指的左手五指紧扣。



    最后,祁煜亲也亲够了,却很坏的,还是没有告诉凌烟他到底在戒指里刻了什么。



    凌烟被他气得要把戒指摘下自己看,还不忘记抱怨:“早知道就不让你那么早帮人家把戒指戴上了,好奇心害死猫,好奇心害死猫!”



    小丫头一边撅着嘴抗议,一边伸手转动着无名指上的指环,想要把她摘下来。



    可,不管她怎么旋转,怎么用力,硬是没能摘下来,反而弄得她嫩白的小手被折腾得红肿一片。



    祁煜心疼地握住她的手,“乖,别摘,我做了特别的设计,这枚戒指戴上去之后,是摘不下来的,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都不会允许你再把她摘下来!”



    “那你告诉我,到底在戒指里刻了什么?”凌烟此刻被好奇心驱使得就快疯掉了,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乖乖的,等你愿意说‘我爱你’的时候,你就会猜到了!”祁煜握紧她的手,低头看一眼他那双仍旧脏兮兮的打大手,笑了笑,“走吧,我们洗手去,外面肯定天黑了,洗完手出去吃晚饭!”



    凌烟心里纵然有不甘,却也没有用办法,这个男人显然不会现在就告诉她他在戒指里刻了什么字!



    既然如此,那就顺其自然吧,总有一天,她会知道的,哼!



    两人离开工作台,正好遇到不放心他们而下来看看的魏玉泽,祁煜把没用到的铂金递给他:“麻烦魏叔帮我收好!”



    “好好,没问题!”魏玉泽接过来,见祁煜的手还没洗,立即朝盥洗室的方向做了个请的手势,“三少快去洗手吧!”



    “那我们先走 你现在所看的《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 第26章 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