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烟把锅里的面条倒掉,找了围裙穿上,把面锅洗干净,放水到灶上煮,再选出食材,葱蒜辣椒,西红柿蔬菜鸡蛋等等,一边处理一边对他说:



    “蔬菜要洗,尤其是青菜,有虫子的,洗的时候不注意,吃的时候会让你恶心得吃不下饭……洗好之后,要切的,蒜和辣椒,都要切,怎么没来辣酱之类的呢,算了……”



    祁煜站在一旁,看着她动作熟练地用新鲜的食材做出酱料,找了个炒菜锅,倒油烧热,放入剁碎的西红柿,炒一炒,放盐让西红柿融化,慢火熬,最后加入一些酱油耗油之类的调料这才出锅。



    同时,另外一个煤气灶上的水也烧开了,凌烟一边洗炒菜锅一边对站在一旁傻看着的他说,“下面会么?”



    “会!”祁煜点头,乖乖地找来面条过来要放进去。



    “停!”凌烟连忙打断他,“放一半,一半够我们吃了,放太多吃不完。”



    “听老婆的。”祁煜心情指数直线上升,将一半面条拿出来,放到沸水中,原本还很硬的面条,落入热水里,立刻就软化了,他笑得傻傻的,转头对她说,“难怪我刚才把面条放进去的时候,他们都没软下去,原来要等水开了才行。”



    “当然啦,没常识。”凌烟很不客气地批评他,“嫁了这么笨的老公,真的是够了,早晚会被你饿死!”



    凌烟浑然忘记了,她一觉醒来,已经慢慢接受他们领证的事实,甚至,连他之前莫名其妙朝她发火,都可以原谅了。



    祁煜的心情指数瞬间又爆升,看着锅里随着沸水翻滚的面条,之前的怒意烟消云散,心里对今晚的面条,相当期待。



    凌烟做好了酱料,又将之前的被他水煮的鸭蛋拿过来,敲开蛋壳,将每个鸡蛋对半切,又把火腿切成薄片,放好,看面条煮得差不多了,才把蔬菜放到面锅里,再煮一会儿捞出来,淋上西红柿酱,添上鸡蛋和火腿,洒了葱,两碗凌氏西红柿鸡蛋面就做好了。



    “真香!”祁煜说罢就要来端面碗,被凌烟着急地把手给拍掉了,“戴上手套,小心烫着了。”



    祁煜一愣,“手套!”



    他可不知道厨房手套是什么东西。



    凌烟无奈地摇头,去储物柜里翻了翻,找了一套隔热手套出来,戴上,分两回将面条端出去。



    祁煜笑着跟前跟后,等两人上桌时,彼此的肚子里,都传来了咕噜噜的声音。



    “饿死了,吃面吧!”凌烟拿起筷子,饿惨了,也就不跟他客气了。



    “真好吃!”祁煜学着她的样子把面条和酱料搅匀,加了一口送入口中,瞬间,五年前熟悉的味道瞬间袭上心头,他笑了笑,心里很是激动!



    这感觉,他寻了五年!



    “当然好吃!”凌烟一点也不客气,更不怕他自尊心受挫,边吃边批评,“不是像你那样把整个西红柿整个鸡蛋整块火腿丢进去一锅捞的煮,那不是煮面,那是煮猪食呢,青菜都不洗一下,嫌肉少啊要吃点虫子!”



    “是,老婆大人的话我记住了!”祁煜开心地吃着,那吃相,就跟这辈子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似的。



    凌烟看了他一眼,想到他刚才莫名其妙的怒意,又想到他被微疼折磨的可怜样儿,笑了笑,继续吃面。



    吃好面,他站起来抢着要洗碗,凌烟吃饱了懒劲儿犯了,索xing就把面碗往他面前推,坐在椅子上看着他动作笨拙地打开洗碗池的水龙头要洗碗。



    “哐嘡,哐嘡……”



    让祁少洗碗的结局是,两只面碗,两只汤勺最终都阵亡了。



    凌烟伸手扶额,起身去厨房,找了扫把和簸箕,叫住要弯腰来捡碎片的他:“放着我来,你毛手毛脚的,割伤手了怎么办!闪一边!”



    听着她充满关心的话,祁煜收回自己的手,规矩地站在一旁,看着她动作熟练地用扫把将碎瓷片扫入簸箕,倒到垃圾桶里。



    清扫了厨房,凌烟去洗手池洗手,边洗边对他说:“我 你现在所看的《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 第13章 大醋缸4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