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疼……”他没睁眼,但口里却说出模糊的话,“药……”



    “这里,药在这里!”凌烟连忙拧开瓶盖,将上面封瓶口的铝纸撕开,看说明倒出两片药放到他的口中,然后拿起放在一旁的水杯,“这是水,我温过了,你放心喝!”



    祁煜是听到他的声音的,但是他不能香下那么大一片药片,只得忍着药片难吃的味道咀嚼了几下,再喝水咽下。



    吃了药,祁煜脸上的表情缓和了很多,但依旧紧闭着眼睛,凌烟怕他躺地上不舒服,遂一直扶着他,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



    但祁煜怎么说也是一米八八的大高个,看着不胖,可身上哪一处不是结实的肌肉,这样的人重量可不轻,加上又是没意识的状态,更是重重地压在凌烟身上,她差点就支持不住,只能靠在墙上,让他依靠着。



    周围一片静谧,凌烟背靠在冰冷的墙壁,低头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祁煜。



    吃了药,他的胃痛似乎缓解了些,脸上的五官也放松下来,只是皱着眉头。



    看着他不怎么安稳的睡颜,凌烟伸手在他的皱成结的眉心上揉了揉,脑子不由地想起他今晚的样子。



    脑子里回想着他今晚说过的每一个字,凌烟这才发现,他很介意她跟钟晋有交集,但是他还是能听进她的话的,虽然她感受得出来他很生气,但是他还是很理智,在她挣扎要逃开的时候,他放开了她。



    凌烟很清楚,他要是不放开,她那点力气,根本就逃不掉。



    看着他此刻皱眉沉睡的模样,凌烟再也气不起来,也不再怕他。



    因为他很肯定,他不会伤害她,他很理智地在控制自己的怒意。



    一个能控制住自己脾气的人,不会差到哪里去。



    至少比起钟晋那样的渣男,他很不错。



    窗外,夜风吹着树叶摇晃,她觉得有些饿,也有些困,最后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睡着了。



    祁煜睁开眼睛的时候,还以为他睡在自己那张专门定制的大床上,那么柔软,那么舒服,可他才稍微一动,就发现不对劲儿了,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坐在地板上的,他的后背,正靠在一具柔软的身体上。



    是凌烟,祁煜脑子里瞬间想起自己失去意识之前发生的事情。



    他因为看到她和钟晋在小花园里搂搂抱抱,所以生气地把她带回来,质问她,把心里因为背叛而腾升出来的怒意,都发泄在她身上,被她反唇相讥。



    看她那副不服气却又害怕至极的样子,祁煜很理智地知道,自己不能再像五年前那样不分青红皂白把怒气撒她身上。



    五年的悔恨,已经够了,所以他松手,让她逃走,他自己为了冷静,不得不喝些烈酒,企图让自己忘掉那股因为觉得她背叛了他而腾升出来的怒意。



    却没想到,他因为空腹喝酒而突发胃痛,这一次疼得太凶猛,让他疼晕过去了,好在她还在他身边。



    祁煜动作缓慢地从她身上起来,转身看着背靠在墙上睡着的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饿了,所以她睡着的时候,还砸吧了几下嘴巴,饥饿的睡相看上去很可怜。



    祁煜微扬嘴角,笑容里带着心疼,他伸手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入怀中,站起来,动作轻柔谨慎,深怕自己会弄醒她。



    他一路将她抱回主卧,放在柔软的大圆床里,盖上薄被,看着她睡得无知无觉的样子,祁煜忍不住,俯身在她额前亲了亲,最后又忍不住轻啄了下她的唇,这才起身离开!



    祁煜来到厨房,打开冰箱,里面各种食材都有。



    他今天送她去学校之后,就想过晚上要把她接到这里来,因此让秘书派人把这里整理了一下,该添置的东西,也都添置完毕。



    只是,看着厨房里的这些食材,祁煜头疼了,他根本就不会做菜,看着厨房的大冰箱里塞着的各种荤素食材,他脑子里突然想起微儿五年前曾经说过的一段话:



    “什么时候我能吃上你做的饭,哪怕是一碗白水煮面,我也欣慰了。”



    “白水煮面,应该不难吧!”祁煜从冰箱身前离开,打开一旁的储物柜,拿出面条,脑子里,仔细回想了一下平时他吃的面里有什么。



    嗯,西红柿似乎是有的,鸡蛋也是有的,还有葱,蔬菜,火腿之类的,应该都有吧,他一一把记忆中面碗里应该出现的东西拿了出来,洗干净,放到锅里开是煮。



    凌烟是被饿醒了,实在是太饿了,她原本很累,觉得自己躺在一张跟云朵一般柔软的大床上,实在是不愿意醒过来,可她实在太饿了,口水呛得她睡不着,只得不情不愿地醒过来了。



    一睁开眼就是陌生的环境,吓得她连忙从床上坐起来,借着窗外的路灯光,他能清楚看到房间里的摆设,脑子里也很快想起来,自己被祁煜带到了一栋别墅里,而他……



    凌烟连忙跳下床 你现在所看的《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 第12章 大醋缸3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