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错了什么?”祁煜走到她面前,“凌烟,别忘了,我们已经领证了,在你跟前夫搂搂抱抱的时候,我请你好好想想你的身份。”



    “我没有跟他搂搂抱抱。”凌烟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之前还因为他来就她而对他感激万分,谁知道这个男人是因为她被钟晋强抱而动怒,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凌烟懒得搭理他,转身就走!



    岂知她才转身,手臂就被人抓住,他力道大得惊人,抓住她的同时将她往回拉,瞬间导致她跌入他的怀中,他结实的胸膛撞得她鼻子生疼。



    但是不等她伸手揉揉鼻子,他的大掌已经用力地捏上她的双颊,声音充满警告:



    “凌烟,我只警告你一次,你是我的妻子,你能做的,只能是忠于我们的婚姻,再让我看到你跟钟晋或者其他男人搂搂抱抱……”



    “你眼瞎是不是?”凌烟伸手重重拍在他的手臂上,“你没看到是他在强抱我吗?那种恶心的男人,我见一次恶心一次,更何况是被他抱了,你要是真当自己是我老公,就有点做老公的样子,别只给他不痛不痒的一脚之后就把气撒在我身上!”



    凌烟的话,让祁煜愣住,他捏着她双颊的手,力道也少了许多。



    凌烟向来是个见机行事的,这个男人今天晚上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她还是少惹为妙,趁着现在他控制她的力道少了些,赶紧推开他的手开溜!



    祁煜哪里会不知道她的目的,他真要钳制住她,她那点挠痒痒的力气,哪里能挣脱得了他?



    但是他真的怕自己在盛怒之下伤了她,和当年一样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便顺着她的动作放了手,看着她咚咚咚地逃向楼梯。



    凌烟对这栋别墅并不了解,但是能猜测第一个房间肯定是主卧,这是他家,主卧肯定是他的,凌烟脑子被驴踢了才去第一间,所以她非常有见底地跑到最后一间房间,打开门躲了进去,甚至还把房门反锁,这才放下心来。



    别墅一楼,祁煜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看着楼梯旋转处凌烟消失的方向,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悔意袭来,五年前痛心疾首地情绪排山倒海而来。



    他伸手在自己头上狠狠捶了几下,最后落寞地伸手解开外套的扣子,把西装丢在地毯上,扯掉领带,也丢在地毯上,解开了衬衫上的两颗扣子,迈步去了一楼的吧台处,从酒柜里拿出一瓶威士忌,伸手在头顶悬挂杯子的地方拿下一个酒杯,拧盖,倒酒,仰头就喝。



    脑子里回忆着五年前的一幕幕,初遇微儿,爱上微儿,误解微儿,伤害微儿,找微儿……



    现在终于可能找到她了,他又要再伤害她一次吗?



    祁煜把口中的酒咽下去,甩甩头!



    不能了,再不能冲动地没听她解释,就误会她了!



    五年前的大错,已经让他后悔愧疚了这么多年,现在失而复得,怎么可以还这样?



    祁煜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将手中的杯子往吧台上一推,就转身朝楼梯走去,只留下那个被他推到的高脚杯,在吧台上慢慢滚下去,却因为地板上的地毯非常柔软而并没有摔坏!



    二楼有四个房间,最大的是主卧,最小的是他办公的书房,对面两个是为孩子准备的儿童房,祁煜率先打开主卧大门,里面乌漆嘛黑的,根本就没开灯。



    祁煜按下门口的开关,里面空荡荡的,一片冷清,根本就没有人来过的样子。



    他瞬间慌了,胃里原本隐隐作疼的痛感瞬间增强了不少,祁煜快速退出主卧,走到旁边的书房,打开门,依旧是空荡荡的,只得打开对面最里面的那间儿童房。



    但,门把不能扭开,显然是被反锁了。



    这别墅里除了他就是她,显然那丫头是怕他会对她怎么样,所以躲了进去!



    祁煜心里后悔万分,可以想象自己刚才的样子有多可怕。



    “小烟!”祁煜伸手在门板上拍了拍,“你开门,是我,祁煜!”



    屋内的凌烟正蜷缩在玩具熊形状的单人沙发里睡觉,她今天中午不敢去食堂,只在办公室里吃了点饼干充饥,这会儿人早就饿惨了,饿得难受了,她就只能一面揉着肚子,一面要求自己快点睡着,睡着了就 你现在所看的《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 第11章 大醋缸2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