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祁煜抓着她胡乱挥舞的手喊了她很久,却不得她的回应,她依旧躺在他的身边,闭着眼睛流着泪,哭喊着:“不要这样,祁煜,求你……不要让我恨你……”



    祁煜这才意识到,她是在做梦,可怕的梦魇让她说了梦话。



    说梦话的人,并不能听到别人叫她,更别说回答他的问题了。



    凌烟依旧深陷在梦魇当中,双手在用力地推拒着他,不让他靠近,祁煜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她从梦魇中醒过来,情急之下,只得压在她身上将她抱住,唇含住她呓语不停的唇,封住那些她恐慌之下出口的话语。



    这个吻不似昨晚充满欲望的吻,更不是刚才他对她的惩罚之吻,这个吻充满安抚,吻她的祁煜,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又刺激了她。



    凌烟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中的她,被祁煜压在身下,他表情凶狠,看着他的眼神充满失望,他动手撕扯她身上的衣服,吻落在她的唇上,雪颈上,还有身上的其他地方,让她恐惧不已,只得死死的挣扎,直到他的唇变得温柔,慢慢驱走了她心中的恐惧。



    这时候,凌烟才明白,她害怕的,不是祁煜渴望她身体的冲动,而是他看她的失望眼神,和他脸上可怕的表情……



    不过,梦中的他,终究没有对她怎么样,他只是吻了她,安抚了她,她也就慢慢放下心来,被倦意侵袭,缓缓睡去。



    祁煜感觉到身下的人儿不再挣扎抗拒,这才缓缓放开她,看着她眼睛上都是泪水,心疼地吻上她的眼睛,将泪水吻干,这才抱紧他,这一夜,他怎么都睡不着,脑子不停地回放五年前的那一晚,心里悔恨交加。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她查不到任何她就是微儿的资料,但是她今晚有这样的反应,还能在梦中叫出他的名字,他就不会再放开她。



    如果她就是微儿,不管她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他都要查明真相,呵护好她。



    经过刚才的闹腾,凌烟渐渐转入沉睡,祁煜搂着她,抱紧,静静等候黎明的到来。



    而这一夜,钟家却不得安宁。



    吕艳带凌澜去医院检查之后,确定孩子没事,让医生给凌澜处理了伤口,两人就回来了。



    回到家的时候,钟晋也才进门,正拿着酒瓶再狂饮,吕艳见到他这么早回来,张口就问:“你之前急匆匆拿着证件出去,是跟她办离婚吗?”



    “哼。”钟晋放下手中的酒瓶,嘴角扬起一丝不服输的冷笑,“离婚?她想得美?当了我四年的女朋友,两天的老婆,我还没睡过她,她就想离婚?做梦,凌烟,我死都不会放弃她,哈哈哈……”



    “哼,为了她,阿晋好好一个未婚好男人,今后离婚再结婚,就是个二婚了,最主要的是,咱们阿晋还没睡过她呢,这也太亏了!”



    吕艳在一旁很不服气地来了这么一句,好像在凌烟和钟晋的这场婚姻里,最吃亏的是钟晋一样。



    一旁的凌澜心里却很高兴,她爱钟晋,心里非常不希望钟晋跟她的死对头凌烟睡过,凌烟那样一个私生女,根本就不配,所以这再凌澜看来,根本就不是什么吃亏不吃亏的问题。



    只是她免不了有些失望,她以为钟晋去唐宫酒店找祁煜,以祁煜的能力,能让钟晋和凌烟今晚就离婚!



    却没想到,钟晋回来告诉他们的结果却是他不会离婚!



    这么说,婚是没离成了?



    凌澜心里又高兴又不高兴,高兴的是,凌烟没能跟钟晋结婚,自然就不能光明正大地跟比钟晋优秀百倍千倍的祁煜在一起,不高兴的是,凌烟不跟钟晋离婚,她就一天不能成为钟晋法律上的妻子。



    凌澜瞬间烦透了!



    “吕阿姨,晋哥哥,我有些不舒服,就先上楼休息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凌澜露出一个乖巧地笑容,声音柔柔软软,听着就让人讨厌不起来!



    “好,你去睡吧,今晚先别洗澡了,擦擦就行,伤口可不能碰水啊!”吕艳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上楼去,毕竟她肚子里怀着的,可是他们钟家的孙子,那一摔,可真把她吓坏了!



    可她哪里知道,凌澜可不蠢,她肚子也四个月了,跌倒的时候她非常有分 你现在所看的《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 第7章 再跑不还是在他的床上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