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阿斯顿·马丁的副驾里出来一个男人,一身得体的黑色手工西装,气场干练,眼神无波,表情平静,这种人,向来是执行命令的。



    他先走到车子后座,打开车门,再来到凌烟身边,弯腰捡起她掉在一旁的红色包包,递给她,态度恭敬至极,“凌小姐,请!”



    凌烟接过包包,看向阿斯顿·马丁的后座,昨夜那个男人坐在里面,坐姿随意,姿态慵懒,只是盯着他的那双凤眸里,隐隐透着一丝疑惑,仿佛他一直在查询着什么,却没查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因此想在凌烟身上找答案。



    “谢谢,我还有事!”凌烟抓紧自己的包包转身就走,昨夜之后,他们已经各取所需,再无必要交集。



    “凌小姐!”捡包男人见状,连忙追过去,伸手拦在她的身前,见凌烟止步,他立即放下手,朝车子的方向做了个请的手势,“祁少有请!”



    凌烟皱了皱眉,转身看一眼那敞开的车门,能在唐宫酒店的顶层拥有一片专属于自己的私人区域,可见这位被称作祁少的男人,身份肯定也不一般,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凌家私生女惹得起的,毕竟唐宫酒店的背后,是整个海唐国际。



    若昨晚的那个人真的姓祁,她能做的,只有顺从。



    “祁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以您那样高的身份,我们不应该再有交集才是!”凌烟大大方方地上了车,看向坐在身旁的祁煜,表情很明显是在说:你唐唐海唐国际的人,犯不着找一个小集团私生女的麻烦。



    “凌小姐,我只想问一句,钟先生同意跟你离婚了吗?”祁煜修长好看的右手习惯性地轻抚左手无名指上戴着的指环,轻轻转动着,换上平静的眼神地看向凌烟。



    “难道祁先生没看到,我是被他丢出来的吗?”凌烟自嘲一笑,“明天我们就会领离婚证。”



    “不知道凌小姐想不想现在就把离婚证办下来?”祁煜好看的剑眉微微挑了挑。



    凌烟皱眉,她相信,以祁少的本事,让她和钟晋立即离婚也不是难事,只是,这关他什么事?



    “难道凌小姐不觉得跟那样一个下贱的男人绑在一本结婚证上,很恶心么?”祁煜收回视线瞥一眼钟家的别墅,右手依旧漫不经心地转动着手中左手无名指上的指环。



    “确实恶心,但我不觉得祁先生肯帮我跟他立即离婚会没有目的?”凌烟嘴角扬起一丝嘲讽,“祁少想从我身上要什么?身体?昨晚不是给你了么?”



    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胆,与他记忆中的微儿相差甚远,可他不相信她跟微儿会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自然是有条件的!”祁煜突然欺身过来,伸手捏住凌烟的双颊,吐出来的每个字,都极具威慑力,“凌烟,我要你的名字写在我的结婚证上!”



    凌烟瞬间被气笑了,伸手拍掉他的手,脸上都是自嘲,“哈哈哈……堂堂海唐国际的祁三少,求婚的方式确实标新立异。可我不是小姑娘,这样的好事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我身上,你要不是骗子,就是祁三少脑子里进水银了!”



    祁煜顿时脸色一黑,这个女人竟敢说他脑子进水银,当下气得一把将她抓过来,却察觉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惊惧,他突然腾升而起的怒火,猛地就熄灭了,想到她可能的身份,他极其严肃地开口:“我没有再开玩笑!”



    说罢看向前方副驾驶上的捡包男,声音冷冷地开口:“小韩。”



    “是!”副驾上的韩东将一个厚厚的文件袋递过来,祁煜接过,递给凌烟。



    “这是……”凌烟一愣,抬头看着祁煜,并没有接他递来的文件袋。



    祁煜索性把文件袋打开,将里面的资料都取出来,红色棕色黑色的证件无数,他一一丢给她,并解释:



    “准生证,出生证,小学毕业证……身份证,护照,赛车证……五年前海唐国际ceo的任职书,今年年初才做的全身体检报告,和往年的体检报告……还有这个,我们家的户口本!”



    凌烟差点惊掉下巴,这……这……



 & 你现在所看的《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 第3章 贱人,你竟敢给我带绿帽子?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