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凌烟回到钟家时,凌澜正在和钟家所有人一起吃晚餐,看到凌烟进门来,钟晋的父亲钟浩祥重重放下筷子,语气不善地看着她说:“知道回来了啊?昨晚去哪里了?”



    “我……”凌烟正要上前说自己要跟钟晋离婚的事情,钟母吕艳打断了她。



    “凌烟,虽然你和阿晋昨天没办成婚礼,可你们上午已经领了结婚证,你就是我们钟家的媳妇,作为人家的媳妇,才过门就夜不归宿,这就是你们凌家女儿的教养?”



    吕艳说罢,还不忘记一脸嫌弃地朝凌烟翻了个白眼。



    凌烟差点没被气笑了,钟家两老这话里话外没有半点指责钟晋和凌澜的意思,反而来挑她夜不归宿地错?



    这样的家庭,她还真无法消受,遂看向钟晋:“钟晋,我上楼去收拾东西,明天早上十点,我在民政局等你领离婚证!”



    说罢,转身就朝楼梯走去。



    “哼!”钟浩祥和吕艳闻言都不屑地冷哼一声,随后吕艳又补充了一句,“离婚可以,但我们家的钱,你一分也别想分到!”



    闻言,凌烟地脚步顿了顿,以为她真稀罕他们钟家的钱似的!凌烟不由得冷笑,继续迈步上楼去了钟家为她和钟晋准备的婚房,她的东西应该是放在婚房里的。



    推开婚房的门,显然里面的东西已经被人动过,原本铺满了红玫瑰的婚床也被整理得整整齐齐的,凌烟甚至眼尖地发现床头柜上还摆放着昨天凌澜戴在腕上的手表。



    显然,钟家两老昨夜安排钟晋和凌澜睡在这里了。



    这是她和钟晋的婚房,他们却让钟晋和凌澜睡在她的婚床上?



    把她当什么了?



    凌烟越发坚定了自己要跟钟晋离婚的心,遂去衣帽间,找到自己昨天结婚时用的大红色包包,确定她的手机证件钱包都在里面,凌烟才放了心,又换了一身衣服,这才出门去。



    “你要去哪里?”衣帽间外,钟晋站在门口等着她。



    “我刚才说得很清楚,我要跟你离婚!”凌烟毫不畏惧地走过去,语气非常坚定,她就是要跟这个渣男离婚。



    钟家这样的家庭,她也不想呆。



    “我不同意!”钟晋挡在衣帽间门外,就是不让步,凌烟是他追了四年呵护了四年的女孩,他还一口没吃,怎么能就这么让她走了。



    “钟晋,你背叛了我,还让凌澜登堂入室,你以为我还会跟你在一起吗?”凌烟声音里难掩怒意,想到昨天的委屈,她就忍不住扬手甩了钟晋一巴掌。



    “总之,我不会跟你离婚!”钟晋显然也很生气,却忍住了对凌烟动手的冲动,丢下一句话,转身出了房间。



    凌烟直到房间的门自动关上,才朝门口迈步,同时伸手擦掉从眼眶里留下来的泪水。



    不离婚又能如何?她有精神上的洁癖,她不在乎一个男人在她之前有多少个女人,但是跟她交往之后,就只能有她这一个。



    钟晋已经彻底触犯了她的底线,尤其是昨天他还在凌澜的苦肉计教唆下站在凌澜那边指责她,她就更不可能会继续跟他生活。



    但是凌烟没想到的是,她打开婚房的门时,凌澜竟等在外面。



    “啪!”凌澜看到凌烟开门,触不及防地就是一巴掌甩在凌烟脸上,“你敢打我晋哥哥。”



    刚才的房门是虚掩的,因此一直等在外面的凌澜听到了凌烟打钟晋的巴掌声,晋哥哥是她的男神,凌烟一个私生女怎么有资格打他。



    “啪!”凌烟也缓了过来,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凌澜的脸上,“我不仅要打他,我还要打你!”



    “阿晋,这是凌烟打的,她打你了?”这时,楼下传来吕艳的声音,显然钟晋脸上被凌烟打过的痕迹被吕艳看到了。



    “家门不幸,竟出了这样的悍媳。”钟浩祥的语气也是怒不可遏。



    “不行,我要上去问问她,她夜不归宿还有理了,竟然敢对你动手?”吕艳说话间,人已经上楼来了,凌烟甚至能清楚地听到她因为着急愤怒而把扑着地毯的木质楼梯也踩出咚咚咚的声音。



    凌澜非常会把握机会,转身拿起一旁置物架上的端盘,咬着牙齿对凌烟说:“姐姐,这是我给你拿的饭菜,你吃一口吧!”



    只是她吐出来的声音,却是那么的贤良淑德,隐隐还带着一丝讨好,与她此刻恨不得把凌烟生吞活剥的表情,形成极大的反差。



    “凌澜,我没空看你演戏!”凌烟侧身从房间里出来,就要朝楼梯口走去 你现在所看的《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 第2章 你这个毒妇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