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十二点,海城的繁华还没有完全退去,一辆黑色的阿斯顿·马丁急速行驶在仍旧喧嚣的街头,车后座里,一男一女分坐两侧,互相凝视着彼此。



    此刻,男人浓黑的剑眉紧皱,狭长的凤眸微眯,带着一丝探寻,凝视着对面的女孩。



    女孩一袭婚纱,性感的抹胸款,将她好看的锁骨和娇俏的肩头都展示出来,俏皮中带着一丝娇媚。



    她慵懒地斜靠在椅背上,眼神带着醉意,凝视着男人,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朝男人眨了眨眼睛,慵懒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挑衅,“今晚,敢么?”



    男人扬起嘴角,笑容魅惑又危险,他欺身而去,将女人压在自己身下,俯首狠狠含住她的唇,性感的薄唇才触碰到她莹润香嫩的唇瓣,便一发不可收拾地深深索取起来。



    他的动作有些粗暴,女孩本能地想反抗,却因为酒精地作用,导致动作软绵带着醉意,越发像是欲拒还迎,将男人的兽性彻底激发出来,吻越发深沉激烈,直到他意识到身下的人儿因为呼吸不畅而昏厥!



    祁煜逼迫自己放开她,骨节分明的手指却舍不得从她身上离开,指腹轻轻在她的眉眼上抚过,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失而复得的喜悦:“微儿,我终于找到你了。”



    寻了她五年,跑遍所有她会去的国度,终于在回国的这一晚找到了她,他不得不承认,穿着婚纱的她,真的很美很美。



    祁煜抱紧怀中的人儿,心里感激万分,穿着婚纱跑出来,想必那婚是没结成的吧,如此一来,甚好!



    祁煜嘴角露出一丝危险的笑,敢跟他抢她,那个男人活腻歪了!



    位于海城景致最好的唐宫酒店的顶层是一个私人区域,这里,只属于一个人——祁煜。



    凌烟被抱下车的时候,人已经醒了,她喝的酒虽然多,但是酒劲儿过了,又小睡了一会儿,此刻,人些微有些清醒了,但她依旧浑身无力,只能软软地靠在祁煜宽厚健壮的胸膛里,任由他抱着她,进了只能他一人使用的直达顶层的专属电梯!



    没有监控的电梯里,祁煜还不等电梯门彻底合上就把她放下,高大健硕的身体眨眼间就把她压在了电梯光滑的墙壁上,准确无误地吻上她的唇。



    如孩子终于吃到了渴望已久的美味,肆意疯狂地啃噬,坚硬的牙齿,力道极大的舌,动作粗暴又经验丰富地肆虐她的唇舌,性感又可爱的下巴,以及优雅如白天鹅般莹白的雪颈。



    凌烟本能地想要推开他,却又想到自己下午经历的背叛以及今晚的目的,遂放弃了挣扎,任由男人抱着她出电梯,急切地开门又关上,他硕壮地身体重重把她压在门板上,凌烟清楚地听到婚纱被撕裂的声音……



    这一夜是疯狂的,凌烟不记得他要了她多少次,只知道她几乎是一整夜都在求他轻一点慢一点,直到昏厥。



    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醒来的这一刻,面对的,却是男人的滔天怒火。



    他显然早就醒了,一身纯手工制作的西装整齐挺括地穿在他的身上,越发显得他身材颀长挺拔,察觉到她醒了,他转过身来,表情怒不可遏。



    凌烟忍着身上被火车碾过的疼痛,企图从床上做起来,岂知男人动作更快,两三步来到她面前,有力地大手狠狠捏着她的双颊,直捏得她牙根发疼。



    “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接近我?是谁给你整的容?是谁派你来的?”他怒瞪着她,仿佛她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错事。



    凌烟表情惊愕地看着他,不明白他究竟是发了什么神经,但是他周身散发出来的怒意,还是让她清楚地知道,她得回答他的问题,并且必须如实回答,遂颤抖着声音开口:



    “我……我叫凌烟,是凌盛集团的大小姐,我昨天结婚,但是我妹妹怀了我老公的孩子,他又不肯离婚,所以我才找了你,希望这样能让钟家同意离婚……还有,我没有整过容,也没有人安排我接近你!”



    祁煜表情阴狠地盯着凌烟写满惊惧地俏脸,他研究过心理学,自然看得出来她并没有撒谎。



    祁煜缓缓松开捏着她双颊的手,站在床边盯着她那张记忆中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你现在所看的《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 第1章 是谁派你到我身边来?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抢婚厚爱:生猛老公我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