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好的。”大夫立马附和道。

    这时,安麟带着几个人过来了。

    安麟走到贺梓楷身边,低语道,“贺总,医院已经封锁了,院长一会就过来。”

    贺梓楷没有说话。

    “叔叔。”贺天宇突然上前一步,走近贺梓楷,说,“我想和你谈谈。”

    自己送诺诺来医院的路上,还有站在急救室门口等候,这段时间,自己想了很多。

    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是没有办法改变,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可以转变的。

    大夫已经离开去安排病房了,急救室门口,只有贺梓楷和贺天宇,还有安麟和几个刚带过来的人。

    贺梓楷抬眸,看向贺天宇,用眼神示意他说。

    “你当初说,你对诺诺是强取豪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认识诺诺的,但是叔叔,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我和诺诺以前的关系。”贺天宇说着,停顿了一下,“所以我想请你,和诺诺离婚,我不在乎她结过婚,和你的过去,我只想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照顾她,守护她,爱她。”

    贺梓楷说着自己内心最真诚的话,昨晚自己就想了很多,诺诺嫁给叔叔,对于自己来说这样滑稽的事情,就算不想去相信,但是还得接受,更得面对现实,因为这么多年来,自己爱诺诺,已经爱得无法自拔。

    今天看到诺诺这个样子,自己更加肯定,只有自己可以照顾好,也只有自己,可以让她活在快乐无忧中,就算她和叔叔结婚了,那又怎样?结婚了还可以离婚,就算她的第一次没有给自己,甚至她和叔叔……但那又如何?自己爱她,自己会接受她的一切。

    当初她哭着不让自己走,是自己执意要离开,这四年之中的变化,自己从不怪诺诺,反而更怪自己,如果自己当初坚定的心再动摇一下下,自己就不会离开她,时时刻刻守护在她身上,说不定此刻她脸上,是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贺天宇……”贺梓楷连名带姓叫出贺天宇的名字,语气里早已没有以前的温和,“她是你婶婶,少打她的主意。”

    自己和诺儿离婚?这辈子,都不可能。

    “她不是,她是我的诺诺,不是我婶婶。”贺天宇反抗着说道,语气也逐渐硬起来,指着急救室的门口说,“你这样对她,明显就是不爱她,而且我敢肯定,诺诺爱的人是我,不可能是你。”

    自己和诺诺的感情,自己心里永远不会变,自己也相信诺诺,相信她的心也不会变。

    贺梓楷的手逐渐握成拳,贺天宇的最后一句话,刺激到他了。

    不可能是自己?为什么不可能?除过母亲和姐姐,她是自己第一个在乎的女人,自己对她的好,甚至超过了颖子,她为什么不能爱自己?

    贺天宇看到叔叔没有说话,继续说,“叔叔,诺诺在你身边,是不会幸福的,她……”

    贺天宇的话还没有说完,迎面就挨了贺梓楷一拳。

    一个没站稳,贺天宇往后退了好几步。

    贺梓楷怒视着面前的侄子,诺儿在自己身边幸不幸福,还不需要他来评价。

    “安麟……”贺梓楷喊道。

    “是。”安麟听着,知道接下来贺梓楷要发布命令了。

    “轰他出去,这家医院,不许他踏进。”贺梓楷说。

    自己的女人,身边不允许有别的男人出现。

    “是……”安麟回答,随后转过头,一个眼色,身后的几个高大的男人,就走到贺天宇身边,两个男人架着贺天宇,向医院出口走去。

    贺梓楷看着贺天宇的背影,直到他的背影消失,贺梓楷才回过头,看向急救室门口。

    随后拿出手机,贺梓楷拨通了别墅里的电话。

    “喂,先生……”柳妈接通电话。

    “准备些饭菜,她喜欢吃的,清淡点。”贺梓楷对着电话说,末了补充一句,“送医院来。”

    “好的,我这就准备……”

    ……

    医院的vip病房里,程诺躺在床上,打着点滴,贺梓楷就坐在床边的凳子上,陪着她,一只手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看着她虚弱的样子,贺梓楷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昨天,自己的冲动,终究是伤害了她。

    深情的目光望着她瘦弱的小脸,心里喃喃道,诺儿,对不起。

 &n 你现在所看的《兽性盛宠:帝少疼入骨》 第75章 因为对他有爱吧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兽性盛宠:帝少疼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