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底,又开始升起了怒意。

    贺梓楷迈出脚步,向浴室走去。

    程诺刚打开水,想要洗澡,还没走到花洒下,就被贺梓楷拽了出去。

    昨晚只喝了一碗粥,早上吃了两片面包,直到现在一口食一口水未进,程诺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任由贺梓楷拉着自己往出走。

    被贺梓楷狠狠地仍在床上,程诺还没对视上他的眼,他就霸道地欺身而上。

    又是疯狂地折腾,掠夺。

    贺梓楷的眸光一直散发着凶狠的怒意,不曾散去。

    程诺的眉头紧皱着,全身几乎要散架了一般,双手用尽所有的力气,拉住贺梓楷的胳膊,哀求道,“阿……楷……求你……不要……我疼……”

    程诺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死在他身下的。

    然而贺梓楷连看她都不看一眼,只是疯狂地发泄着内心的愤怒。

    刚才安麟发给自己的资料,原来,她和贺天宇的感情,是那么的好,那么的真,自己甚至很嫉妒贺天宇,嫉妒贺天宇在青春年华的时光里,陪伴在她身边。

    程诺最终,再一次昏睡在这个男人身下,苍白的小脸没有一点血丝。

    贺梓楷这次没有立即离去,趴在她身上,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即使这样拥有着,自己心里也不踏实。

    她的心是属于贺天宇的,不是自己的。

    手,轻轻抚弄着她的秀发,贺梓楷心里有种从未有过的恐怕。

    诺儿,我很怕失去你,真的很怕。

    ……

    翌日,阳光顺着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床上的程诺依旧熟睡着。

    熟睡中的她,眉头一直紧皱,脸色苍白。

    楼下,贺梓楷吃完早餐,离开别墅前,交代蓝姨,“准备好早餐,晚点她会下楼。”

    “好的,先生。”蓝姨回答,本想问要不要上楼叫下太太,太太昨天一天只吃了两片面包,可是看到先生的表情,知道他心情不好,所以不敢多问。

    贺梓楷朝楼上看了一眼,随后收回目光,离开了别墅。

    卧室里,程诺睁开眼睛,全身已经没有知觉了,想动,却动不了,一点力气都没有。

    足足在床上睁着眼睛躺了半个小时,程诺才艰难地抬起胳膊,用一只胳膊支撑着身体,坐起来。

    慢慢下床,拖着身体去浴室,洗漱完出来换了一身简单的家居服。

    程诺走出衣帽间,脑子里感觉一片眩晕,闭上眼睛努力安静了一会,才睁开眼睛,缓慢的脚步向门口走去。

    蓝姨在客厅里擦桌子,看见程诺扶着楼梯的栏杆下楼了,蓝姨像平时一样,放下手中的活,礼貌地迎上去。

    “太……”蓝姨另一个“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看到了程诺苍白如纸的脸,瞬间被吓到。

    “蓝姨。”程诺脸上挤出一个笑容,那笑容比哭还难看,而说出的两个字,声音轻的只有自己能听见。

    “太太,您……您身体不舒服吗?”蓝姨看着摇摇欲坠的程诺,担心她会从楼梯上摔下来,立马走上去扶她。

    “没……”程诺回答一个字,确实无力再多说话了。

    身体不舒服吗?是,很不舒服,贺梓楷那样对自己,怎么会舒服?可是这些事情,怎么向蓝姨开口?

    “您应该是饿了,昨天一天都没有吃饭,我扶您去餐厅,早餐我已经准备好了。”蓝姨说,心里猜测着,程诺可能是饿得没有力气,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程诺轻轻点了下头,没有说话。

    蓝姨扶着程诺走下楼,正准备去餐厅时,门铃突然响了。

    程诺和蓝姨的脚步都停了下来。

    “去开门吧。”程诺轻声说道,不知道这会谁会来家里,但是毕竟来者是客,不能怠慢。

    “太太,那您先站这,我开完门就扶您去餐厅。”蓝姨早就感觉到了程诺的无力,可是这会,确实应该先看看门外来者何人。

    “嗯……”

    蓝姨松开程诺,走到门口去,打开门,当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时,蓝姨也是一惊。

    “天宇少爷?”蓝姨诧异地叫了一声,前几天听先生说他回 你现在所看的《兽性盛宠:帝少疼入骨》 第73章 我送她去医院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兽性盛宠:帝少疼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