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诺,不要走。”贺天宇挽留,在没见到她之前,自己心里还无比地担忧她的生活,担心会找不到她,永远也见不到她了,可是这样的相遇,自己怎能放手?

    程诺一只胳膊被贺梓楷拽着,一只胳膊被贺天宇拉着,感觉到两人的手,都没有放开的意思。

    程诺看了眼贺天宇,之后又将目光转移到贺梓楷身上。

    程诺很清晰地看到了贺梓楷眼里隐忍的怒意,和他相处这么久,他的脾气自己是知道的,此时此刻,他的脸上虽然依旧平静,可是心里,应该早就激起层层愤怒了。

    程诺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像是给自己一些信心后,随后,看向贺天宇。

    “天宇……”程诺开口,语气很淡,胳膊动了动,渐渐挣脱开贺天宇的手,“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

    程诺的声音里有颤抖,却还是逞强地说着,“我现在,已经和梓楷结婚了,我过得……很幸福。”

    “不,诺诺……”贺天宇使劲地摇头,根本不愿意去相信程诺的话。

    程诺吸了吸鼻子,控制住眼泪,更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勉强着笑意,对贺天宇说,“天宇,欢迎你回来,今天,我和梓楷有事先走了,改天再回来吃饭。”

    说完,程诺怕贺天宇再说什么话,急忙看向老爷子,说道,“爸,那我们先走了。”

    贺沛旭自然知道什么结果最好,点点头,允许了小儿子和小儿媳离开。

    程诺得到老爷子的回答,转过头,看向贺梓楷。

    贺梓楷拉着程诺,走向门口去。

    “诺诺……”贺天宇在身后叫着,想要追上去,却被母亲拦住了。

    “天宇,你清醒点。”李方琼厉声喝道,要是能让儿子头脑清醒,自己真会对儿子凶起来。

    贺天宇根本不在乎母亲的话,目光还看着那抹背影。

    直到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贺天宇还不肯收回视线。

    ……

    贺梓楷一路的车速很快,疯狂地飙回丽水湾畔,一路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程诺知道贺梓楷的心情不好,也不打算招惹他,有些事情是需要给他解释下,但是不是现在,还是等他心情好些了,自己再开口说。

    走进客厅里,程诺正打算去沙发上坐着,胳膊就被贺梓楷拉住,随后,被贺梓楷拉上了楼。

    来到卧室,程诺以为贺梓楷想要自己的解释,正打算开口解释时,就被贺梓楷甩到床上去。

    随后,贺梓楷整个人压了上去。

    “梓楷,我和天……”程诺想要说的话还没说得出口,唇就被封住。

    而这次,贺梓楷对她不似以前那样轻柔的吻,而是疯狂的侵略和撕咬。

    程诺痛得倒吸口气,心里清楚贺梓楷的怒意,可是他这会,太兽性了。

    “梓……楷……”程诺找到说话的机会,艰难地说出两个字,想让贺梓楷停下来,自己明显感觉到嘴里有血腥味。

    然而,贺梓楷没有丝毫松开的念头。

    贺梓楷胳膊动了动,突然“撕拉”一声,程诺身上的衣服,被扯开。

    不一会儿,程诺身上的束缚全部被贺梓楷扯去,而贺梓楷也褪去了自己身上的束缚。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度过,程诺紧紧地咬着牙,唇早已经破了,空洞的眼神盯着天花板,眼里没有任何情绪。

    而身上的人,还在疯狂地索取着。

    看着她那没有丝毫情绪的眼,贺梓楷心里全是愤怒。

    她应该早就知道自己的侄子是贺天宇,可是她,从未告诉过自己她的过去,她和贺天宇的那些事。

    今天的自己,特别的傻,居然还期待着她和贺天宇见面,把她介绍给自己的侄子,然而,自己却帮他们圆了几年未见的梦,让贺天宇当着自己,当着全家人的面,给她表白。

    该死的,这个女人一直在欺骗自己。

    她一示好,自己就心软,她一撒娇,自己就由着她,从她待在自己身边,自己像宝一样把她捧在手心上,时时刻刻在意着她,可是她呢?心里一直装着贺天宇,和贺天宇曾经刻骨铭心的爱情,恐怕,她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忘记吧?

    程诺,我真想干死你,让你一辈子都 你现在所看的《兽性盛宠:帝少疼入骨》 第72章 你是我贺梓楷的女人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兽性盛宠:帝少疼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