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梓楷没有再说话,等了一会儿,低沉的声音才说道,“出去吧。”

    安麟点头,微鞠躬,转身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

    下午,贺梓楷忙完工作后,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六点多了,空闲下的脑子里立马浮现出程诺的身影。

    她这会,应该已经在家了吧?

    想到家里有自己牵挂的人,贺梓楷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

    关闭电脑,将文件合起来,贺梓楷起身拿起外套和车钥匙、手机,就向门口走去。

    半小时后,贺梓楷回到家里,看见正从楼上走下来的程诺,整个急迫的心都舒服下来了。

    程诺穿着家居服,下楼,看见贺梓楷走过来,也没有主动问题。

    贺梓楷在程诺面前站定,长臂一探,就将程诺揽进了怀里。

    “回来多久了?”贺梓楷问,深邃的眸光看着她。

    “一个多小时。”程诺淡然回答,用轻微的动作挣脱开贺梓楷的手,冷漠地说道,“我去厨房看看。”

    说完,程诺转身离开,留给贺梓楷一记冷漠的背影。

    贺梓楷望着她的背影,整个人像被浇了一身凉水一样,心都冷了起来。

    因为中午的事情,她这会还带着情绪。

    吃过晚饭后,程诺坐在阳台上,一边看着夜景,一边给安晓琪打电话聊天。

    贺梓楷站在客厅里,看着她坐在阳台上,手里拿着手机讲电话,最终还是没有过去打扰她,上楼去了书房。

    阳台上,程诺和安晓琪聊了许久,才挂断电话。

    看着夜晚的星空,安静的夜,让程诺整个脑子里又清晰起来。

    那些清楚的人,清楚的事。

    程诺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不认识自己了一样,连自己的心都看不清了。

    爱着贺天宇,那颗心,从来没有动摇过,可是今天因为贺梓楷和苏小蔓的事情,自己心情怎么也舒畅不起来,尤其是看到贺梓楷的脸,自己心里有莫名的生气。

    为什么要去在乎他?

    自己也不知道,想不通。

    ……

    程诺回到卧室,洗完澡出来后,贺梓楷刚从书房回到卧室。

    两人对视了一眼后,程诺最先移开视线。

    “我今晚睡客房。”程诺的语气很平静,说完,走到床边拿起自己的枕头,就向门口走去。

    贺梓楷看着她,没有说一句话。

    就在程诺快要走到门口时,贺梓楷快步移动了两步,挡住了她出门的路。

    程诺停住脚步,抬头,对视上贺梓楷的目光。

    “睡这里。”简单的三个字,从贺梓楷嘴里说出来,虽然不似平时对外人那么冷漠,可是听在程诺耳里,依然是不容反抗的命令。

    看着他的俊颜,程诺没有思考他的话,而是在想。

    这张好看的脸,是不是每个女人,都爱?

    他的身份,地位,金钱,是不是每个女人,都想成为他的女人,待在他身边?

    想了许久,程诺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笑,转身,又回到了床边,将枕头放在床上,随后躺下来休息。

    他的命令,自己怎敢违抗?

    贺梓楷看见程诺躺在床上了,这才去浴室洗澡。

    二十分钟后,贺梓楷洗完澡出来,刚躺在床上,就将身边的女人拉进怀里,像平时一样抱着。

    程诺睁着眼睛,乖巧地躺在贺梓楷的怀里,不动,一句话也不说,心里是说不出的难过。

    “程诺……”贺梓楷低沉着声音叫了一声,说道,“我答应过,会给你一个家,就不会食言,永远……”

    程诺听着他的话,很清楚。

    “还有……”贺梓楷停顿了下,继续说,“程氏的事情,不要管,嗯?”

    这些话,对于贺梓楷来说,已经是最大的解释,最大的耐心了。

    程诺紧紧地咬着唇,几乎要将唇咬破了一样,一滴泪,还是没有忍住,顺着眼眶流了出来。

    以前,躺在他的怀里,只是懵懂地慢慢习惯他的怀抱,享受那份温暖,而此刻,自己觉得很冷。

    心里这一刻也才发现,短短的一段时间,自己竟然贪恋上了这个男人的怀抱。

   &n 你现在所看的《兽性盛宠:帝少疼入骨》 第50章 你是我的合法老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兽性盛宠:帝少疼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