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也进不了自己的心。

    自己的心一直在为贺天宇守候,就算现在守候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自己也不愿意让心底那个人移开,能做到的,只有封存住对他的爱。

    贺梓楷看着这个女人认真看自己的样子,突然,脑子里蹦出一个想法。

    很想将这个女人铭记在心。

    她是自己名副其实的女人,唯一有过关系的女人,而且,还是自己的合法妻子。

    “怪我吗?”贺梓楷突然开口问。

    让她受了这些苦,都是因为自己。

    程诺扇动眼帘,看着贺梓楷,抿了抿唇,没有回答他的话,却说道,“以后,可以注意点吗?”

    “嗯……”贺梓楷第一次这么听话,立马答应程诺。

    这次的事情,让自己也明白了,女人是用来疼爱的。

    贺梓楷将程诺娇小的身子抱进怀里,下颚贴着她的发顶,声音低沉中带着温柔,“睡吧!”

    程诺没有应声,轻轻闭上眼睛,在这个男人温暖的怀抱里睡去。

    ……

    早晨,周日的闲暇时光,依旧是上班族的休息日。

    程诺睡到自然醒才睁开眼睛,看向身边,已经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了。

    程诺拖着还有些疼的身体下床,去浴室里洗完澡,然后抹上药,才走出浴室。

    换了一身简单的居家服,程诺将头发扎了一个马尾,走出卧室,下楼,看见贺梓楷坐在客厅里看报纸。

    “太太,早。”蓝姨看到程诺下楼,礼貌地问候道。

    “嗯,早。”程诺回应蓝姨。

    “我去准备早餐,马上就可以吃了。”蓝姨说,自己早上八点多就做好了早餐,等他们下楼吃,刚才先生下楼,说是等太太下来一起吃,所以这会可以吃早餐了。

    “嗯……”程诺点了下头,看见蓝姨去了厨房,自己才向贺梓楷身边走去。

    刚在贺梓楷身边坐下来,程诺的手就被某人握住,拉了过去。

    “好点了吗?”贺梓楷问,自己醒来时,这个女人还在熟睡,所以没有叫醒她,让她睡到自然醒起床。

    “嗯。”程诺说,“比昨天好多了。”

    昨晚起初还有些疼,可是睡着后,也感觉不到了,估计是药效的作用,今天早上起来,明显感觉疼痛减少了很多。

    贺梓楷微微点头,心里的担忧这才少了些。

    两人坐在餐厅里吃饭,贺梓楷吃得很慢,目光时不时地看着对面的女人。

    “今天乖乖在家。”贺梓楷突然开口说道,末了又补充一句,“我一会有事。”

    “嗯,你忙你的吧,我在家休息。”程诺回答。

    “不准乱跑。”贺梓楷淡漠的样子,看着程诺,“中午按时吃饭。”

    “知道了。”程诺说,抬头对视上贺梓楷,心里有那么一点不耐烦,他还不准自己乱跑,自己这个样子能跑到哪里去?

    吃过饭后,贺梓楷就出门了,程诺一个人无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一向喜欢偶像剧的程诺,选了一个播放偶像剧的电视台看起来,可是刚刚看了不到十分钟,程诺的眼眶就红了。

    偶像剧里的女一号和男一号是大学时期的恋人,分别六年后再次相见,当女一号看着男一号拉着他女朋友的手向自己介绍时,女一号表面上强忍着不在乎,可是心底那抹痛,怎么也压不下去。

    此刻,程诺的脑子里,全是贺天宇的身影,他那阳光帅气的脸,灿烂的笑容,还有他每次爱“欺负”自己,却一直把自己视如宝的样子,仿佛曾经的一幕幕,又清晰地出现在眼前。

    一滴泪,从程诺眼底溢出,心里对贺天宇的思念再也挡不住了,大串的眼泪直往下掉。

    贺天宇,会不会有一天,我见到你,你也会拉着别的女孩的手,向我炫耀她是你的女朋友?

    贺天宇,说好 你现在所看的《兽性盛宠:帝少疼入骨》 第42章 天宇,我很想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兽性盛宠:帝少疼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