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手天医

沙漠雪莲90 作品

    904 解答

    904解答

    这一天,提点刑狱司向晓来到了正阳宫,说是要求见路妃娘娘。

    路曼声已经答应过宫旬不再过问这件案子,但案子每次有进展,宫旬都会选择跟她说实话。

    如今向大人找上门来,肯定是为了木哈哈儿小王爷的案子。

    主动来找,与路曼声介入不一样,想必是太子殿下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

    “请向大人进来。”路曼声对香儿道。

    “臣向晓见过路妃娘娘。”

    “向大人快请起,不必多礼。”

    路曼声在得知向晓到来时,已在门前等候。请他入座后,香儿看茶。见向提刑似乎有话要说,路曼声便让香儿先下去了。

    “路妃娘娘想是已经猜到臣今日为何而来了?”

    “向大人可是为了慕殊那件案子而来?”

    “正是。”

    于是,向晓便向路曼声道明他此次的来意。

    经他反复验尸,确认木哈哈儿小王爷的死因是被人灌注内力点中死穴而亡。但据金慕殊交代,他不过是点中了木哈哈儿小王爷的耳门穴,使其耳鸣头晕倒地。他还担心这小王爷体虚,控制了几分力道,绝不能让他出事。而耳门穴和胸前檀中穴,距离不是一点半点,他就算是再糊涂,也不会犯这种错误。

    何况练武之人,稍微有点常识,都知道哪些地方能点、哪些地方不能点。

    “向大人相信慕殊说的是真话?”路曼声观向晓之色,似乎并不怀疑金慕殊就是这件案子的凶手。

    “路妃娘娘,向某奉皇上之命调查这件案子,一切当以证据而论。在真相未明之前,不敢断言这金慕殊是真凶还是遭人陷害。不过,这件案子确实有不少疑点。有些事情,还需要身为御医的路妃娘娘给解答。”

    “我虽未涉案,慕殊却是我好友之子,向大人为什么要来询问我呢?”这样得出来的结论就不会遭人非议?

    “事情我已经有了结论,只是这个中过程还有一些疑难之处,想让路御医为我解答。而且臣也相信,路御医……”

    …………

    (剩下来的稍后替换)

    想要融化这样一个女人的心,你在做男人之余,先得在她们面前做一个孩子。这听起来有些像谬论,却是攻破她们心防的好办法。因为打动这类女人的心,孩子永远比男人更有优势,也更能让她们卸下心防。

    这当然不是让他们做个幼稚单纯的孩子,这种事情宫旬也做不来,而是让他在和路曼声相处的时候尽可能的简单、做一些看似很幼稚实际上却很温暖、能拉近两个人之间距离的事。

    他们有经验,这样的效果是最好的。

    宫旬磨搓着下巴,孩子,金慕殊就是个孩子,显然路御医对他是特别的。还有白念,虽然很成熟,其实也是个小家伙,路曼声对他也不错。

    或许他们说得对,要突破女人坚硬的心防,还是孩子更有希望。

    路曼声发现最近的宫旬有些奇怪,总是拉着她做一些奇怪的事。

    譬如用膳的时候,宫旬忽然张着嘴,看着桌上的某道菜,示意她给他夹。

    路曼声起初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平时夹菜多半都是宫旬为她做的,居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张着嘴,夹到他碗里还不行,要直接夹到他嘴里。

    “这点小事,非要我做吗?”在宫旬第三次张开嘴时,路曼声有些无奈的问。

    “嗯,因为白天奔波得太辛苦了,和人交涉也是口干舌燥,累得我这会儿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

    路曼声懂了,也不多说,摇摇头,提起筷子耐心地给宫旬喂食。

    “我想吃这个。”宫旬的手飞快地指了一下面前的祥龙双飞,路曼声便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塞进他嘴里。

    他嚼得是心满意足。

    “这是我品尝过的最有味道的一次御膳。”

    路曼声停下筷子,“太子殿下,是出什么事了吗?”

    变化这么大,很难让她不产生遐想。

    “就只是想看路御医做这些事。”路曼声有一天当母亲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如同天下万千母亲一样呵护着她的孩子,百般珍爱地抱着他,睡前为他哼着歌谣?

    只要想到那个样子,宫旬都有些迫不及待。

    路曼声动作愣了一下,低下头,自己慢慢用起膳来。

    用完晚膳后,宫旬去书房处理白天剩下来的公务。自从木哈哈儿小王爷被杀之后,宫旬就把公文都搬进书房了。

    常常要和大臣以及属下商量事,晚上也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辰,另一方面宫旬也不想给路曼声过大的压力,干脆就在书房办公了。

    “只要太子殿下想,我很乐意为你做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比起宫旬的辛苦,这么一点小事确实算不了什么。

    “真的?”宫旬伸出手,抚摸着路曼声的脸庞。他的眼睛凝视着路曼声的脸,一动不动。

    路曼声恍了恍,明白了宫旬的暗示。

    “……是的,殿下。”

    宫旬笑了,收回了自己的手,“吓唬你的,路御医还真的信了。”

    “……”

    “待会儿早点睡,我还有些事要办。”

    路曼声点头。

    这些年来,她已经养成了亥时正入寝的习惯。宫旬可能会晚一点,有些时候子时都已经过了才会回来。也因为不想打扰路曼声休息,就宿在书房。

    亥时末,路曼声还未见宫旬回来。

    又看书房那个方向仍然亮着灯,便让香儿让厨房给太子殿下准备一点夜宵,别忘了嘱咐殿下吃。

    香儿本想向之前一样建议路曼声亲自送去,但想到路御医可能有的考量,便闭紧了嘴巴。

    夜宵刚送去,宫旬便回来了。

    “我是吃完夜宵回来的,听说是路御医吩咐人送去的,就想着不能浪费。”

    宫旬回来之后的第一句话便是如此。

    路曼声则接过他脱下的大氅,挂在了衣架上。

    “大杨那边有回复了。”宫旬喝了口茶,让路曼声靠在床上,自己则枕着她的腿。

    就在前两天,宫旬忽然迷上了这样的聊天方式。路曼声一开始有些不奇怪,但据宫旬说他之所以喜欢这样纯粹是因为靠在路曼声腿上更加的暖和和安心。

    现在的路曼声,是不会因为这点事就拒绝宫旬的,那完全没有必要。

    虽然她也敏锐地意识到最近的宫旬,试图通过许多的小举动来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让两个人更加密不可分。

    说来也奇怪,这种方式,她的内心并不抗拒。

    想要取暖的并不只有宫旬一个,当宫旬像个普通人一样靠在她的腿上,让她为他夹菜喂食,路曼声会觉得自己面前的不是大尧太子,而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丈夫。

    “怎么说?”

    路曼声已经说过要将这件事交给宫旬,便没有让阿草传书给温三小姐。但算算时间,现在的他们应该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而且脚程快的话,已经赶了快一半的路程了。

    “大杨皇帝派金家四公子全权处理这件事,就在两日前,金名楼已经自临阳城出发了,带着大杨皇帝的印信正赶往璐华城。”

    “前来的人是金四哥。”路曼声在听到这个消息时,心中安定了不少。“大杨皇帝既然派金四哥来,显然是顾及慕殊安危的。”

     你现在所看的《妙手天医》 904 解答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妙手天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