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韩从安是死囚,不能探视,但是韩芸汐的身份特殊,如今又是太子的救命恩人,虽然事情没有公开,但是大理寺卿还是有门路知道的,早就交待下来韩芸汐来就必须放行。上一回对她动私刑的狱卒,全都吓躲起来,生怕被认出。

    带路的狱卒低声禀告,“王妃娘娘,韩从安昨夜就喊到今日了,说想见你。”

    “嗯,你先下去吧,有事会叫你。”韩芸汐淡淡道。

    韩从安要见她并不奇怪,无非是要求她救他一命。韩芸汐特不理解这样的人,明知道是敌对,何必要求呢?求又无所得,就不能有点骨气吗?

    韩从安一见韩芸汐过来,惊喜得扑过来,幸好有铁栏挡着,才一晚上又半天,韩从安已经不成人样了,披头散发,囚衣凌乱,分明是动刑过的。

    进天牢者,能不上刑的吗?韩芸汐自己都经历过。

    “女儿,你终于来了……”

    “爹爹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爹爹知道你一定不会弃爹爹于不顾的。”

    韩从安的声音如哽在喉头,眼眶深凹,双眸红彤彤的,像个可怜兮兮的糟老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韩芸汐这个不孝女抛弃了他。

    韩芸汐却冷冷看着,靠在墙边,盘腿坐下来,见状,韩从安的眼眶又红了一圈,抱着铁栏,缓缓滑落跌坐下来。

    “女儿,现在就只有你能救爹爹了!”

    “爹爹全都指望你了呀……你说句话吧?”

    ……

    韩从安的目光充满了深切的盼望,声音是那样苍老哀伤,然而韩芸汐却无动于衷。

    她冷冷的审视他,韩从安见她这种冷漠,微微一僵,突然就沉默了,哀眸深深地看着她,凄惨极了。

    “韩从安,你总算想起来,我是你的女儿了呀。”韩芸汐这才开口,一脸嘲讽。

    记忆中,这位爹爹何曾唤过他一声“女儿”了?

    韩从安抿了抿嘴,摸了一把老脸,连连摇头,喃喃自语,似乎很后悔,只是韩芸汐并没听清楚他在说些什么。

    很快,韩从安就又抬起头来,抱着铁栅栏很激动,“女儿,爹爹知错了,爹爹都这把年纪了,你就原谅爹爹吧?算爹爹求你了!”

    “凭什么?”韩芸汐冷声,孩子都长大了才来求原谅,未免太可笑了点。

    “芸汐,好歹我也是你爹呀,难道你舍得眼睁睁看得爹爹被游街示众吗?爹爹丢不起这个老脸呀!”

    “如今就只有你能救爹爹了,就当爹爹求了你,求你……求你看在你死去娘亲的份上,救爹爹这一回吧!”

    韩从安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韩芸汐的火气就上来,她不耐烦打断,“韩神医,你太抬举我了,你的死罪都定了,我一个没那么大的面子。”

    “不!你救了太子殿下的命呀,皇上一定会听的你的!女儿,你连韩氏三族都救下来了,你就救救爹爹吧。皇上一定会听你的!你现在是大功臣呀!”

    “要不,你去求秦王,秦王的话皇上会听的!”

    韩从安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使劲地说,使劲的求,“芸汐,只要你救了爹爹,爹爹什么事都答应你。”

    然而,他越是这样,韩芸汐便越是心生厌恶。

    “什么事情都答应是,是吗?”她冷笑着问道。

    韩从安连忙点头,可怜极了。

    “很好,那你告诉我,我娘是怎么死的。”韩芸汐冷冷质问,这也是她此行的唯一目的。

    谁知,这话一出,韩从安的哀求就戛然而止了。韩芸汐没有错过他眼底隐过的那一抹复杂们,追问道,“我娘难产而亡,可有证人?可有实施抢救?”

    韩芸汐这个单刀直入,犀利无比的问题让韩从安那双浑浊哀伤的老眸,一下子清明了许多。

    他本以为韩芸汐和他娘亲一定,心肠软,好商量,只要他好好哀求一番,这个丫头还是会心软,会救他的。却没想到,她竟是为这件事来的。

    看着韩从安脸色的变化,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冷笑,她知道,她的怀疑是对的。

    “怎么,很奇怪我会这么问吗?”

    韩芸汐的声音里压抑着怒意,她想,如果真相和她猜测的一样,是韩从安嫉妒娘亲的医学天赋而见死不救,害死娘亲,那么,在这个男人死之前,她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只是,情况竟然完全出乎韩芸汐的预料。

    韩从安看着韩芸汐,突然笑了起来,“没想到啊,没想到我韩从安会有这么一天,啊哈哈哈!”

    韩芸汐蹙眉看着他,无法理解为什么前一刻还苦苦哀求她的男人,这一刻会笑得那么苍凉?

    面对她的质问,他不是应该心虚,应该害怕吗?

    难道,真相不是她想的那样?

    “你说,还是不说?”韩芸汐可没那么好的耐性。

    “韩芸汐,你确定不救为父吗?”韩从安突然认真起来,语气里透着丝丝威胁的意味。

    这下,韩芸汐才发现,这个老东西刚刚一直都在演戏,苦情戏博同情。

    韩芸汐立马站了起来,冷声警告,“你休想!你可以不说,但是,我告诉你,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

    “如果,我告诉你,你保我一命,我就告诉你真相,你可愿意?”韩从安也站了起来,一改苍老慌张的样子,变得从容,底气十足。

    “你已经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了!”韩芸汐怒声。

    “有,我所知晓的真相,你一定会非常感兴趣的,那是我和天心夫人的约定。”韩从安刻意压低了声音,充满了神秘感。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惊了,韩从安居然也称她娘亲为“天心夫人”,怎么听这语气,都不像是在说自己的妻子呀!

    看着韩芸汐脸色,韩从安眼底闪过了一抹嫉妒,为什么韩芸汐会那么聪明,而韩家的那帮废物们会那么愚蠢呢?为什么他没有一个这样的女儿?

    “到底怎么回事?”韩芸汐越发的不安了。

    韩从安却气定神闲起来,“只要你答应保我一命,我一定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韩芸汐的双眸都眯成了一条直线,浑身上下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可是,韩从安手里的筹码分量太重了,他并不畏惧,再说了,他是一家之主,多大的场面没见过,多大的事没经历过,岂能轻易妥协?

    “尽管来,横竖老夫也是将死之人,生不如死也不过三日。”韩从安冷笑道。

    “你!”韩芸汐上前逼近。

    韩从安没有后退,神态泰然,“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这个老东西!

    韩芸汐退了回来,双手藏在袖中紧紧握成了拳头,“好,我答应你,你等着!”

    她说罢,看都不多看韩从安一眼,转身就走。

    为了知道当年的真相,她只能答应韩从安,她不敢冒险,万一韩从安不说,她就永远不知道真相了。

    但是,她只答应保他一命,可没有答应把他从牢房里捞出来。

    一离开天牢,韩芸汐立马进宫了,见的不是天徽皇帝,而是太子。

    天徽皇帝上一回的让步,已是非常不情愿的,再去求,未必能求到什么,反倒会让天徽皇帝反感,至于龙非夜,韩芸汐压根就没敢想。

    她只能去找太子。

    以检查伤口为由来见太子,通报都不用,太监一路恭恭敬敬地将她带到东宫。

    顾北月刚刚离开,两人没碰上面。

    一见韩芸汐来,龙天墨十分意外,那天韩芸汐将后续换药的工作交给顾北月,并详细交待了不少事宜,龙天墨以为她不会来的。

    龙天墨之前对韩芸汐这个非常丑女特别不屑,即便是皇奶奶指婚,他都觉得娶韩芸汐,秦皇叔太委屈了,然而,此时他对她却是打心底感激和欣赏。

    他不像太后和皇后与宜太妃和韩芸汐有过恩怨,虽然知晓父皇对秦王是有所戒备的,但是,他也知道,父皇希望他得到秦王的支持,所以,对于秦王妃,他是很乐意交好的。

    “皇婶,还劳你亲自来了,辛苦了。”龙天墨很客气,虽然年纪相差不多,还是有份尊敬在。

    韩芸汐没检查伤口,只把了脉象,“恢复得不错,看样子两三日真就可以下榻了。”

    “这全仗皇婶厉害。”龙天墨很客气。

    虽然韩芸汐不知道龙天墨的心到底是黑的还是白的,但是,面上的礼数摆着,这就比长平公主强多了,如此修养,不愧是储君。

    客气了一番,韩芸汐试探地问,“太子,你大病终愈,皇上可有想大赦天下?”

    龙天墨也是聪明人,一听韩芸汐这话,眼底立马闪过一抹复杂,迟疑了片刻,才回答,“还未曾听父皇提起。”

    “那太子可有此打算?”韩芸汐再试探。 -~%%无弹窗[email protected]++

    话到这里,龙天墨基本是确定韩芸汐有事来求了,他笑了笑,很干脆,“难不成,皇婶有想赦罪之人?”

    没想到龙天墨会这么直接,韩芸汐反倒不好意思了,她也笑了,“太子真是聪明人呀。”

    “皇婶谬赞。有什么事,皇婶不妨直说。”龙天墨认真道。

    “我父亲韩从安,如今被定了死罪,三日后游街示众,午门斩首。”韩芸汐说着,轻叹一声,“虽他是死有余辜,可是再怎么样终究是我父亲,当女儿的我总不能真眼睁睁看他死吧,终生囚禁也比死来得好。”

    韩芸汐特意强调了后面这句话,话到这份上,龙天墨立马就明白什么意思了。

    其实,韩芸汐不说,他也猜得到,韩芸汐想大赦天下,无非是想救她父亲。

    只是,这件事,只要她跟秦皇叔开口,秦皇叔跟父皇提议,父皇必定是会答应的,没想到她没去找秦皇叔,倒是来找他了,这倒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