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皇上,芸汐不敢邀功,只求皇上饶了韩氏三族!”

    韩芸汐说着,立马跪下来,非常认真,“皇上,韩从安诊断出的怪病,一直都是保密的,芸汐相信除了韩从安之外,韩氏三族都无人知晓具体情况,也无人敢非议太子。芸汐愿意将功补过,求皇上饶了无辜之人,求皇上开恩。”

    一听这话,慌张的韩从安总算冷静了一下,也连忙跟着求,“皇上,草民以性命担保的,太子的病情草民绝无向任何人透露,求皇上看在内人和芸汐的面上,饶了草民这一回吧。”

    天徽皇帝脸色臭臭的,迟迟没开口,太后静默地看着,也不出声,心下却冷笑不已,韩从安和天心夫人比起来果断是差了一大截,如今和女儿比起来,更是差了一大截。

    韩芸汐为韩氏三族求情,韩从安却一直在为自己求情。

    “母后,不能饶了他们,要不墨儿太委屈了!”皇后低声道,恨不得马上杀了韩从安。

    在皇族里,一个人可以改变整个局势,一如当年天心夫人救了太后。如果没有耽误这几年,太子早就在朝中完全站稳了脚跟,也不会让几个皇子发展出势力来。

    然而,太后看了韩芸汐一眼,眼底闪过了一抹算计,道,“皇上,芸汐这心肠就跟天心夫人一样啊,菩萨心肠,你就依了她吧。”

    韩芸汐没想到太后没有落井下石,反倒开口帮忙,好生奇怪的说,就算她救了太子,太后也未必会真心待她,只是,她一时间也顾不上思考那么多。

    天徽皇帝抬眼看了太后一眼,随即又看向韩芸汐,这才松口,“好,朕今日就给你和你娘一个面子,饶了韩氏三族……”

    话到这里,韩从安大喜,连忙就磕头道谢,可谁知道天徽皇帝怒得一脚踹开他,冷声,“韩氏三族可饶,你这个废物,朕绝对不饶!”

    韩从安被踹倒在一旁,整个人都傻了,突然觉得浑身的力量都被抽光了,整个人都给瘫了。

    “多谢皇上!”韩芸汐的声音响亮,字字铿锵,她本就只想救韩氏三族,没打算救韩从安的,这个结果,她很满足。

    “来人,还不把韩从安给朕押送到天牢去,呵呵,朕要他游街示众,午门斩首!”天徽皇帝冷冷道。

    “不……皇上,芸汐……不……救救我吧……芸汐!”

    韩从安大喊着,无奈很快就被侍从押了出去,叫喊声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韩芸汐琢磨着天徽皇帝这一句“午门斩首”,看样子是打算借这个机会将太子的病情告知天下,做一个澄清了。

    毕竟,怪病也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影响到太子的形象,如果说是中毒,那就很正常了。

    只是,如此一来,医学世家韩家必定会声名狼藉的,日后怕很难在医学界立足了。

    对于以医为生的韩氏来说,这无疑是极大的灾难呀!

    撇开那些恩恩怨怨不说,毁了韩家百年名誉确实可惜了,只是,韩芸汐知道,天徽皇帝能让步,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韩从安被押走后,天徽皇帝的火气消了不少,他这才靠近床榻,认真打量起儿子的脸来,淡淡问,“韩芸汐,还有一个时辰会醒,是吧?”

    “是!”韩芸汐很有把握。

    “来人,带秦王妃下去休息。”天徽皇帝淡淡道,看着太子,漆黑的眸子里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

    “谢皇上。”韩芸汐收拾好自己的医疗包,才跟宫女去偏房。

    她真的好疲惫,也暂时没有精力去多想韩从安的事情了。就一个时辰,她没躺床上,怕睡下去会起不来,她在暖塌上倚躺着,一手支着脑袋,本打算眯眼小憩一会儿,谁知道一闭眼就真睡着了。

    寂静的屋子里,龙非夜的脚步声很轻,似乎特意放慢的。

    他走到韩芸汐面前,高高在上睥睨她,本以为她会醒的,谁知道这个女人睡得那么深,陌生的环境居然一点戒备都没有。

    龙非夜眼底闪过了一抹不悦,在韩芸汐身旁坐下。

    然而,他都坐下了,韩芸汐居然还没有察觉,睡颜安静而美好,少了几分平素的桀骜,多了几分小女儿的娇态。

    这是龙非夜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她,也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看她,他天生寒彻的目光渐渐变得霸道,似锁定在势在必得的猎物上,放肆的打量她每一处娇美。

    寂静中,龙非夜放肆地伸手,指腹轻轻按压在她娇唇上,低声,“韩芸汐,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调查了许久,完全没找到她的破绽,可是,他终究不相信,这个女人是之前那个胆小怕事的废材丑女。

    因为,她如果一味要嫁入秦王府,当初就没有必要装,没必要在韩家受尽委屈。

    然而,让他完全确定自己猜测的是,他刚刚在太子寝宫的屋顶上将屋内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个女人背对顾北月,变戏法一般将药壶里的毒药全都变没了,让韩从安找都找不到,这也算是她神奇的毒术之一吗?

    别说韩家,就算是云空医学院也未必有这种技能吧?

    天晓得韩芸汐有多累呀,竟睡得那么死,直到龙非夜指腹的力量加重,她才猛地惊醒,一睁开眼睛就撞入龙非夜寒彻而略带迷离的双眸。

    呃……这是……

    韩芸汐视线下垂,立马就看到他按压在自己唇上的手指,这动作,好暧昧啊!

    迷迷糊糊的韩芸汐将眼睛瞪得更大了,她不会是在做梦吧?

    要不,龙非夜怎么可能会在她睡觉的时候这么调戏她?

    思及此,韩芸汐突然一惊,猛地就推开龙非夜的手!

    擦……她都睡蠢了吗?

    这就是吃果果的调戏好不好!

    “龙非夜,你干嘛?”韩芸汐怒声,猛地后退,戒备地缩成一团。

    龙非夜没打算为自己的行为做解释,慵懒懒在暖塌的另一边倚躺下来,挑眉打量,“韩芸汐,你好大胆子,竟对太子下毒?”

    韩芸汐大惊,这家伙居然知道?

    “你说什么呢,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她当然要装傻。

    “本王都看到了,你换掉了药壶里的毒药。”龙非夜又说。

    韩芸汐更惊了,这家伙居然偷看,难不成他也看到她把毒药藏到解毒系统里面去了吗?

    虽然很不安,但是,很快韩芸汐还是冷静下来,就算被当场揭穿,她还会辩解呢,何况没有被当场揭穿,她死都不会认账的。

    “不知道殿下是怎么看的,应该是看错了吧。”她淡然自若地说着,又提醒道,“殿下,这种话可不能乱说,下毒是大罪,皇上怪罪下来,你我都担当不起。”

    韩芸汐一脸闲适,龙非夜却比她还放松,淡淡道,“本王担当得起。”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阴沉,还是耐着性子道,“殿下,说这种话要有证据,臣妾为太子治疗的时候,顾太医全程在场的,顾太医可以证明你说的话是假的。”

    谁知,这话一出,龙非夜却陡然倾身而来,逼近她。

    韩芸汐始料未及,猛地后仰,如果不是暖塌的后屏够高,估计她早就摔跟斗了。

    她一手挡在他胸膛上,怒目看他,这家伙干什么呢,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顾北月凭什么帮你?顾北月知道太多了吧。”龙非夜冷笑道。

    “殿下,顾太医奉命协助臣妾,自然要帮臣妾。”韩芸汐装傻,认真回答。

    “你知道本王说的什么,太子的病到底怎么回事?”龙非夜也认真了起来。

    “殿下,太子的病情,臣妾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韩芸汐口风特紧。

    龙非夜的耐性终于用光了,冷冷道,“韩芸汐,你觉得皇上会相信你和顾北月,还是相信本王?”

    这……韩芸汐语塞,这才发现这块大冰山居然也有流氓的一面!

    她撇了撇嘴,不悦道,“能不能好好说话了?让开!”

    被她这么一凶,龙非夜有些愣,竟也退回来,闲适慵懒依旧,审视的目光却不离韩芸汐,非得让她说个明白。

    韩芸汐无奈之下,只能将胎中胎的情况如实以告了。

    龙非夜倒是听得认真,最后眉头微微锁了起来,有些不可思议。

    韩芸汐见他那表情,心下感慨着,这家伙就是和常人不一样,就连顾北月听了这种事都很震惊,偏偏他只是好奇而已。

    解释清楚了,韩芸汐也没多说什么,懒懒倚在高枕上,同他对视。

    问清楚了,他想怎么样呢?

    谁知,龙非夜却只交待了一句,“这件事到此为止,永远不要再告诉其他人。”

    说罢,他便下榻,离开了。

    就这样?

    特意来逼问她,就只为了知道真相?韩芸汐有些错愕,她都已经做好了被威胁的打算了。他到底有没有看到她从解毒系统取东西呢?

    狐疑着,却得不到答应,韩芸汐想,他没有问,应该是没看到吧。

    好吧,她琢磨不透这个家伙。

    被龙非夜这么一打扰,韩芸汐虽然疲着,却已经睡意全无了,她也懒得动,窝在暖塌上想事情。

    很快,太监就兴奋地来敲门,“王妃娘娘!王妃娘娘,太子殿下醒啦!醒啦!”

    比韩芸汐预估的时间还早了些,韩芸汐大喜,立马就来精神,赶过去太子寝室。

    屋内,一切如故,天徽皇帝,太后和皇后全都围在床榻边,天徽皇帝传了不少太医过来,正一一给龙天墨把脉呢!

    龙天墨还是原来的姿势躺着,眼睛却睁得大大的,黑黝黝的眸子里写满了无法言表的喜悦,哪怕还是病号,却让人看到了朝气!

    如果不是因为他母后和皇奶奶都不待见她,韩芸汐还是很喜欢这种坚强的病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