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敢跟龙非夜抢东西,这个白衣女子怕是活腻了吧。

    韩芸汐正如是想着,便见丛林里突然喷出一道冲天的白毒雾来,几乎是迎面朝那女子逼去。

    “小心有毒!”

    突然,龙非夜惊呼,刹那间身影一闪便飞冲下去!

    这……

    他这是去拦,还是去救人啊?

    以他的性子,不应该冷哼“活该”,或者“找死”吗?

    韩芸汐懵了,不可思议地看着。很快,她就确定自己没有看错,而刚刚那一声惊呼,她似乎也没有听错,怎么都没想到龙非夜也会有着急的时候。

    那个白衣女子是什么人?

    龙非夜的速度,快得人眼都看不清楚,只见一道黑影闪过,再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揽着白衣女子飞向对面的树上了。

    看着那相依靠在一起的两道身影,韩芸汐心头莫名一怔,只是,很快就被她忽略了。

    白毒雾散去,树丛里又恢复了平静,谁都不知道那蛇头是死了没有。

    韩芸汐远远朝对面看去,只见龙非夜似乎和那女子在说什么,可惜,距离太远,她一来看不清楚那女子的相貌,二来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那女子到底是什么人,和龙非夜什么关系?

    就在韩芸汐纳闷的时候,突然一阵地动山摇,只见丛林里毒巨蟒居然在翻身,而随着它身体的翻滚,那巨大的蛇尾直直朝韩芸汐所在的大树这边甩打了过来。

    看着逼近的巨大蛇尾,韩芸汐不知所措,下意识朝龙非夜那边看去,龙非夜正要过来,谁知,那白衣女人突然又飞身而下,直直朝巨蟒蛇头飞去。

    “回来!”

    龙非夜大喊,只是白衣女人回头看了她一眼,眸中勾起了一抹挑衅,反倒加快了速度往下飞去。

    就在这个时候,蛇尾重重甩打在韩芸汐所在大树的树干上,“嘭”一声巨响。

    “啊……”

    韩芸汐吓坏了,十多米的高度,她不跳也死,跳也死,本能地抱住大树干,只希望大树能缓缓倾倒。

    谁知,毒巨蟒巨大蛇尾居然又一次甩过来,“嘭!”

    “啊……”

    韩芸汐虽然紧紧抱住树干,可是这么大的撞击力,震得她抱都抱不住,下意识就松了手,整个人瞬间直线往下坠落。

    这一幕,龙非夜全都看着呢,他眼底掠过了一抹复杂,却转头就去追白衣女子。

    韩芸汐四脚朝天,直线坠落,她没有看到龙非夜转头的那一幕,可是,她心里很清楚,以他的速度,如果选择救她的话,早就救了!

    可是,他没来,一直都没来!

    也不知道她何时会落地,落地的时候痛不痛,韩芸汐闭上了眼睛,声音都哽咽了,“龙非夜,你这个混蛋!我死了都会恨你!”

    韩芸汐在急速坠落,而龙非夜已经追上白衣女人,一脚狠狠将她踹离了毒巨蟒,冷声,“端木瑶,你有点分寸!”

    “我还以为非夜哥哥娶了媳妇,就不管瑶瑶的死活了。”端木瑶一袭白衣出尘绝美,好似九天上的仙女,笑起来两个小梨涡若隐若现为她凭添了几分可爱。

    她是天宁国姻亲国盟国西周国的公主,也是龙非夜的师妹。

    “本王最后说一次,马上滚,否则我不客气!”龙非夜冷声,余光朝右侧瞥了一眼,韩芸汐就要坠地了。

    端木瑶挑眉看去,“非夜哥哥,你说我的性命重要,还是你的王妃性命重要呢?”

    她说着,居然又要一头飞入毒巨蟒蛇头那边去。

    这分明是以命要挟龙非夜呢!

    龙非夜眼底闪过一抹滔天的怒意,冷声,“找死的话,等你过了十八岁,本王可以送你一程!”

    他说着,侧身一腿狠狠朝端木瑶踹去,一方面将她踹得远远的,没入远处的丛林里,另一方面也是在她身上借力,加快自己的速度朝韩芸汐那边飞掠过去。

    韩芸汐都绝望了,虽然闭着眼,虽然背对地面,可是她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她马上就要落地了。

    跳楼的人,是不是就这种感觉呢?

    很快,她的后脑勺就会狠狠撞击在地上,脑浆迸出,她的四肢全都撞碎?

    是谁说过,他在,无需害怕?

    是谁说过,不会有三长两短的?

    一滴泪,无声无息地从她眼角滑落,她咬了咬牙,索性睁开眼睛,就算是死,也要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

    可谁知道,她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居然是那一张俊美得人神共愤的脸,冷若冰霜,如雕如刻。

    他的眼,深如寒潭,他的唇薄如蝉翼。

    这么熟悉,却又这么陌生……龙非夜!

    韩芸汐不自觉就笑了,这是临死前的幻觉吗?没想到她竟还奢望着他来救。

    龙非夜倾身而下,揽住了韩芸汐的腰,带着她缓缓旋转落下。

    韩芸汐只觉得这个幻象好真实,却又美好得好像一场美梦,天地间的一切似乎全都消失了,就剩下她和他。

    她都忘了害怕,忘了恨意,沉溺在他深邃如海的眼眸里,不知不觉中,她伸出手来,轻轻抚上他的脸颊。

    谁知,这个时候,却见龙非夜俊朗的眉头陡然蹙起,本就冰冷的双眸又冷沉了三分。

    这一刻,韩芸汐惊醒了!

    这家伙会蹙眉……这家伙是真的!

    她吓得目瞪口呆,手僵在他脸上,而他带着她一落地,就放手,随即嫌恶地打开她落在他脸颊上的手。

    韩芸汐都还没反应过来,双腿一软就给跌了,这一跌总算把她跌醒了。

    一想到自己刚刚的失态,韩芸汐顿时羞红了脸,尴尬得都忘了爬起来。

    龙非夜一脸阴沉沉的,睥睨而下,却终究伸手要拉她。

    韩芸汐满脸通红,看着他的大手心头还是淌过了一丝暖意,正要伸手过去,谁知道龙非夜却冷冷道,“麻烦。”

    这话一出,韩芸汐的手就僵了,随即迅速收回来。

    眼底闪过一抹失落,随即就怒了!

    她又没说要跟来,是他逼着她来的,逼她来解蛇毒的。

    她受了这么大的惊吓,都没有责难他一句呢,他倒好,先嫌弃起她了。

    亏她还心存暖意,如今看来,全是一厢情愿,刚刚生死关头,他都选择了别人,不顾她的生死,如今赶来救她,估计也是怕回去和天徽皇帝不好交待吧。

    韩芸汐自己双手按在地上借力,猛地站起来,怒目看向龙非夜,“我命贱,我是麻烦。麻烦也是你自找的!怎么把本王妃带出来的,就怎么带回去!少一根寒毛,本王妃绝对医不了太子!”

    龙非夜厌恶的表情微微一僵,冷声,“别这么胆小,你的命还在呢。”

    他说着,避开了韩芸汐的怒瞪,转过身看向还在垂死挣扎的毒巨蟒,只见毒巨蟒还在喷着白毒雾,却没有之前那么多了,明显是苟延残喘。

    韩芸汐语塞了,欲言又止,索性什么都不说。

    她奇怪着,刚刚那个白衣女子呢?离开了吗?

    那女人一心往蛇头那边去,似乎不是来抢蛇丹的,那是来做什么的呀?

    她和龙非夜是认识的吧,刚刚龙非夜分明是怕她中毒,要救她。

    韩芸汐好奇归好奇,更多的是愤怒,龙非夜知不知道他刚刚晚来一步,她就死了!

    好歹也是他带她出来的,他就这么视她的命如草芥吗?

    龙非夜等着毒巨蟒死去,韩芸汐索性盘腿在一旁坐下,一言不发。

    如果不是忌惮毒巨蟒的毒素,以龙非夜的能耐,估计早就拿到蛇丹了,如今他们只能等毒巨蟒的精力耗尽。

    然而,没多久,龙非夜便不耐烦了。

    他跃上一旁的小树,取出弓弩瞄准了毒白雾冒出来的位置,又一次展开攻势。

    “咻咻咻!”

    一道道利箭飞射下去,力量非但没有减弱,反倒比之前还要强大,只见鲜血四溅。

    韩芸汐看得心惊胆战,这才后知后觉这个家伙的怒气,他很不高兴,这分明是在泄愤呀!

    如果她没有筹码在手,会不会成为他泄愤的对象呢?

    思及此,韩芸汐都毛骨悚然起来了。

    她想,她刚刚的顶撞,还不至于让这家伙如此愤怒吧,她在他眼中总是无关痛痒的。

    应该是那个白衣女子招惹他的吧。

    韩芸汐明明都不想好奇那么多的,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不知觉又好奇起来。

    虽然知道他不太可能会说,却也还想问一问呀。

    韩芸汐纠结了一下,好吧,她现在还生气着,跟他冷战呢!不问!

    即便龙非夜的攻势那么猛烈,但这毒巨蟒毕竟是一条活了多年的巨蟒,没那么容易死绝的。

    巨大蛇尾还在疯狂摇摆,甚至,那个鲜血林漓的蛇头还跃起来了好几下,喷了周遭一圈毒白雾。

    见状,龙非夜越发的不耐烦,他跳下矮树,往前走寻找更利于攻击的位置。

    韩芸汐看着他的背影,小脸阴沉,不言不语,心想,姓龙的,你就走吧,走远吧。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待会又出什么意外,他就等着负责吧!

    谁知,龙非夜还未走几步,就又折回来,高高在上俯瞰韩芸汐,命令道,“起来。”

    “干嘛?”韩芸汐没好奇道。

    谁知,龙非夜没回答她,而是冷不丁将她拽起来,揽紧了,一飞冲天,飞到一旁的七八米高的大树上。

    “啊……”韩芸汐一路大叫到树顶上,刚刚才摔下来险些摔死,她有后遗症了好不好,估计一年内都不敢上树了!

    龙非夜不耐烦厉声,“鬼叫什么?” -~%%无弹窗[email protected]++

    韩芸汐顺势转身,埋头到他怀中,双手死死地圈住他不放,又怕又怒,“龙非夜,我警告你,你再把我一个人放在树上,我绝对……我绝对……”

    龙非夜等着。

    可是,韩芸汐的脑袋却短路了,“绝对”了半晌,才说出来,“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龙非夜一愣,低头见怀中的人儿居然在颤抖,鬼使神差的,他唇畔竟微微勾起,泛起了一抹浅笑。

    一定没有人告诉过他,他笑起来,整个世界都会瞬间黯然失色了,因为,从未有人见过他这么纯粹的笑意。

    任由韩芸汐紧紧抱住他,龙非夜双手端着弓弩,瞄准了正张大的蛇口。

    “咻……”一箭穿口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