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不是喜脉?

    顾北月有些诧异,耐心等韩芸汐说下去。

    “但是。肚子里的确实是一条命。”韩芸汐直接说。

    既不是喜脉,肚子里又有一条命,这是怎回事?

    顾北月微微拢起眉头,还是没出声,要韩芸汐继续说。

    然而,韩芸汐却一脸严肃起来,“诊断的结果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愿意知道吗?”

    顾北月这才惊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需要你的辅助,但是,你必须保守秘密。”韩芸汐又道。

    顾北月毫不犹豫地点头,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那么相信韩芸汐吧。

    除了顾北月,韩芸汐还真就找不着第二个可以信任的人了。

    这个秘密,太可怕了!

    放在现代,现代人都未必接受得了,何况是古代人呢?

    她低声,“太子得的病叫做‘胎中胎’,他肚子里的孩子,严格意义上说是皇后娘娘的。”

    这话一出,一贯从容的顾北月都退了两步,露出震惊之色。只是,很快他就冷静下来,“秦王妃,这话,不可以乱说。”

    韩芸汐又无奈又想笑,她又一次打破了这个家伙温柔下的平静。她淡淡笑了,“我知道,你先听我解释。”

    顾北月这才靠近,点了点头。

    “当初皇后娘娘怀上太子的时候,其实是怀了两个孩子,只是,在孩子还未成形之前,太子将另一个孩子包裹在体内。”

    确切的说,胎中胎就是寄生胎,就是孪生胚胎在发育时,一个胚胎被包入另外一个胚胎之中,留在婴儿体内,随着婴儿一起生长,吸取婴儿的营养,且畸形发展。

    不同情况下,有的胎中胎发育快,很早就会被发现,但是,有的胎中胎发育缓慢,多年后才会被发现。

    医学史上记载最长的一个案例是32年,龙天墨今年不到二十岁,其实时间不算长。

    顾北月可不懂什么细胞,什么胚胎,韩芸汐只能用最简单的话跟他解释。

    “也就是,皇后娘娘当初怀上的是双胞胎,但是,在胎儿还未成形的时候,一个太子把另一个孩子包裹在体内,后来这个太子成形了、出生了,另一个生命就留在他体内,靠吸收他血液里的营养维持生命,渐渐长大。”

    顾北月这才听明白了,他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没想到还会有这种事。”

    他当然也不相信男人能生孩子,但是这么多年来,虽然他不参与太子的医治,却没少翻过医书研究这个病例。

    虽然对韩芸汐的解释很吃惊,但是,在他看来,韩芸汐这个解释是合理的。

    顾北月沉默着沉默着,突然抬头看向韩芸汐,目光凝重,认真道,“这条命,不能要!虽然这么多年来都说是喜脉,但其实皇上心里是不愿意相信的。”

    韩芸汐当然知道这条命不能要,否则她也不会保密,胡诌什么腹部肉瘤了。

    胎中胎,基本不会是正常健康的孩子,有的甚至只有四肢没有心脏和大脑,这是一条救出来了,也活不久的命。

    撇开这些不说,就算是个完整健康的孩子,那也一样要不得。

    太子怎么可能生孩子呢?

    一旦真生出孩子,知晓这件事的人绝对会被灭口的,甚至包括太子和这个孩子。

    这件事要传出去,龙氏皇族会被指认为妖族,给那些蠢蠢欲动的造反势力煽动百姓足够的借口。

    当然,韩芸汐管不了那么多。

    她只知道,她不能说实话,而且必须把人救了,她才能活命。

    看着顾北月凝重的目光,韩芸汐声音变得冰冷,“所以,我必须将它扼杀在腹中。”

    “你父亲开过不少流产药,都没有效果。”顾北月认真提醒。

    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不屑,“他的药当然不会有效,流产药是给女人用的。”

    韩从安开的那些药只对怀孕的女人有用,龙天墨严格意义上并非怀孕,怎么可能会有用呢?

    “我需要一味毒,将太子腹中的东西化解掉成血水,然后以排毒的方式排出来,皇上他们看到的只会是毒水,太子没有怀孕,而是长了毒瘤。”韩芸汐的语气非常肯定。

    听了这话,顾北月沉默了片刻便竖起了大拇指,无疑,韩芸汐这个做法是最妥当的,不仅仅保护了自己,也永远地将这个秘密守住了。

    不知道真相的人,心里永远都不会有疙瘩。

    “太子殿下应该感谢你。”顾北月笑了。

    韩芸汐无奈耸了耸肩,“只求他母后日后别找我麻烦便是。”

    顾北月知道,毒药对于韩芸汐来说并不难,这个女人为何还要找他协助呢?

    “你找我……”顾北月迟疑着。

    韩芸汐坚定的目光突然暗淡下来,“那东西非常大,这次动刀开腹比少将军那一回难了至少十倍,血水还没排出一半,太子就极有可能失血过多而亡。”

    韩芸汐给太子准备的药,其实就是毒药,以毒侵蚀化解腹部那东西,她可以配制出药效精准的药物,保证不伤及五张六腑,只将那东西融为血水。

    如此一来,那些血水就有毒性了,必须马上排出体外,如今她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失血过多的问题,她必须有足够的时间排毒。

    在现代,只要输血就可以了,可是,如今,她只能寄希望于顾北月。

    这个问题,顾北月一听就明白。

    他看着韩芸汐,眼底闪过了一抹复杂,许久才开口,“我知晓有一味药,名唤生血丹,服用之后,在短时间里会有造血之效……”

    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惊喜了,“这药在哪里?”

    见她那着急的模样,顾北月眼底闪过了一抹淡淡的宠溺,“秦王妃,这药可不容易得。”

    “皇室有的是钱有的是强权,还怕得不到?”韩芸汐脱口而出,好吧,在她心里,皇族就是土豪,就是强盗。

    顾北月更无奈了,低声,“秦王妃,在云空大陆,天宁皇族不过是众多势力的一股罢了。”

    韩芸汐当然知道云空大陆很大,势力不少,卧虎藏龙。但是,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生血丹的下落,有了生血丹,给太子治疗那是分分钟的事情了。

    “那你告诉我那东西到底在谁手上呀?”韩芸汐急了。

    顾北月给了三个字,“古七刹。”

    古七刹?

    韩芸汐记忆深处似乎听说过这个颇为出名的名字,她喃喃道,“那个被云空医学院驱逐的鬼才古七刹?”

    顾北月点了点头,“正是。这家伙天生鬼才,在药材的种植上非常有天赋,不少如今常用的药材就是他年幼的时候嫁接培植出来的,人称之为药鬼。”

    “听说他是医学院长老的养子,以药材为三餐,食药长大的?”韩芸汐好奇地问。

    顾北月点了点头,他了解的也就这么多,虽然爷爷是医学院理事,但是理事比长老低了一大级,他根本接触不到上头的人,而且,他并没有在医学院呆多久就随爷爷来天宁帝都了。

    “那古七刹现在在哪里?”韩芸汐连忙问。

    “被医学院驱逐之后,他自立门户,建立药鬼谷,专门收集和培育天下灵丹妙药,买卖药物全凭心情,想要从他手上买到生血丹,可不是容易的事。”顾北月说道。

    岂料,韩芸汐一脸轻松,“我还以为你得费很大的劲呢,没想到这么容易,一颗丹药就可以搞定了。”

    “那丹药不易得!”顾北月不得不再次提醒。

    韩芸汐嘿嘿一笑,“我只负责开出药方,找药的事情我概不负责。”

    这……

    看着韩芸汐那狡黠的窃笑,顾北月这才明白她的意思,只要把药方开出来,皇上自然得想办法去把生血丹弄到手。

    弄不到,那可不能怪罪到他们这两个当大夫的头上了。

    韩芸汐立马到书桌前挥笔疾书,写下一味味药材连同分量,顾北月自是好奇,在旁边认真看着,无奈越看越不理解。

    药方上的药材他全都认识,可惜,这样配起来他却完全看不懂有什么功效。

    既要下毒融化了太子腹部的东西,又要不伤及五张六腑,这下药的功夫可不是一般的深呀。

    很快,韩芸汐就写好了一张药方,将生血丹写在了最后。

    “秦王妃,这药方……可是完整的?”顾北月质疑道。

    韩芸汐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秘密!”

    这药方当然不是完整的,而且,不管药方落到谁手里,都看不出来这是一味毒药,因为最关键的三味药并没有写在上头。

    药方不过是一个形式罢了,她的解毒系统里早就有药。

    韩芸汐得留一手呀,如果她写了真的药方,万一哪天流到高手手里,那还不得落下把柄,识破她医治太子的真相?

    顾北月看着韩芸汐那神秘兮兮的模样,也不追问,眸中的喜欢又多了几分。

    有生血丹,韩芸汐最大的难题解决了,她都有些迫不及待想成为太子的救命恩人,想瞧一瞧太后和皇后的反应了。

    当然,她更期待着宜太妃和慕容宛如的反应,此时此刻,她们一定在秦王府里等急了吧!

    嗯,她得先弄到生血丹!

    “赶紧走,交药方去!”韩芸汐拽了顾北月的胳膊就要走。 分手妻约 http://t.cn/rajjjgi

    顾北月一愣,迟疑了那么片刻,终究还是不着痕迹地推开了。

    他什么都没说,韩芸汐愣了下,下意识回头看过来,顾北月的目光立马就闪躲了。

    这家伙……

    韩芸汐扑哧笑出声,也不解释,好吧,她一高兴忘了现在是古代,她是有夫之妇了。男闺蜜什么的,是不可以有的。

    “咳咳……”她轻咳了下,什么事情没发生一样,转过身去,“一时手快,不是非礼你哦。”

    顾北月本要走,又愣了,只是,很快一抹温柔之笑便在他脸上无声无息绽放开来。

    韩芸汐不知道,她错过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