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宜太妃和慕容宛如两人巴不得韩芸汐赶紧让皇帝失望,被皇帝严惩,最好是废了,从此就不用再回来了。

    尤其是慕容宛如,这一回的谣言就是她散布的,本意想把韩芸汐赶出秦王府,岂料,竟惊动了皇上。

    有皇上来收拾这个女人是再好不过的了,皇帝逼龙非夜娶她,皇帝亲自废了她,还有什么情况比这还大快人心的呢?

    韩芸汐不自觉朝龙非夜看了去,只见这个男人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表情冷漠,陌生得可怕。

    他心下,也幸灾乐祸着吧,也巴不得废掉她这个正妃头衔吧。

    “王妃娘娘,今日太晚了,皇上让奴才先过来打个招呼,让你好好休息。明日一早,奴才会来接你的。”

    薛公公一边说,一边起身来。宜太妃连忙跟着起,“薛公公,难得来一回,吃个饭再走吧。”

    “多谢太妃娘娘美意,老奴还得回去复命呢。太妃娘娘,秦王殿下,告辞。”

    薛公公说着,又不忘提醒韩芸汐,“明日一早,王妃娘娘别耽搁了,皇上早朝后就要见到你。”

    “记住了,薛公公慢走。”韩芸汐落落大方,面带微笑,心下却凉得透彻。

    男人有喜脉?

    别说古代,这事情放现代都是奇闻!大病她都未必医不了,何况是怪病呀?

    外头的流言,韩芸汐可以不在意,可是,皇帝的期望,她却不可以忽视。

    就薛公公这说法看来,天徽皇帝对她的医术抱了很大的希望,如果她拒绝,这明显不给皇帝面子,可是,如果她不拒绝,到时候医不好的话,下场如何就全凭皇帝的心情了。

    据说,天徽皇帝的脾气可不好。

    这件事还是皇后在背后推波助澜,医不好的话,后果就可想而知了。

    送走薛太医,宜太妃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催促,“宛如,赶紧传膳吧,你哥一定饿了。”

    她心情极好,看了韩芸汐一眼,难得这么好声好气,“芸汐,你也在母妃这吃吧,吃饱了就回去睡觉,明早千万别起晚了。”

    虽然韩芸汐心都凉了,可是,她还是微笑地点了头,宜太妃和慕容宛如想看她笑话是吧,她偏偏不给看!

    饭桌上,宜太妃和慕容宛如那叫一个殷勤,不停给龙非夜夹菜,盛汤,龙非夜却没吃多少,始终一言不发。

    被忽略得彻底的韩芸汐垂敛着双眸,自顾自地大口吃饭喝汤。

    罢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明日见机行事吧……

    韩芸汐吃好喝好,她以为自己也能睡好的,可惜,这一夜却辗转反侧起来,她索性起来,裹着毯子靠在窗边发呆。

    然而,不经意间却发现不远处龙非夜寝宫的灯还亮着。这么晚了,那家伙还没睡了?他为什么睡不着呀?

    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突然冒出他说过的一句话,“本王在,不准你害怕”。

    这刹那,韩芸汐有种冲动,想跑过去问一问他,这一回能不能像上一回进宫请安那样,再陪我一回呀?

    只是,想起他冰冷的沉默,她明亮的双眸便立马暗淡下来,罢了。

    深吸了一口气,关上窗户,韩芸汐默默告诉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怕!

    纵使一夜未眠,翌日韩芸汐都起得非常早,让小沉香给她精心梳妆打扮了一番,整个人显得特别精神。

    既然是逃避不了的事情,那就勇于去直面吧,韩芸汐暗暗告诉自己,不仅仅要勇敢地去做,而且要努力去做,做好。

    薛公公如时来迎,宜太妃和慕容宛如都来了。

    一来是给薛公公面子,二来,则是看她的笑话来了,见她们冲她笑,韩芸汐比她们笑得还好看。

    她是见了棺材都不会落泪的那类人,还能被她们笑话了去?

    临上马车的时候,韩芸汐回头看了一眼,却始终没有看到龙非夜的身影,她出芙蓉院的时候,他寝宫的灯早灭了,大门紧闭,他还在睡梦中呢,不会来。

    到了宫中,天徽皇帝已经下朝在御书房里侯着了,通往御书房的长廊,比宫里任何一个地方都要肃静,没多远就能看见宫女太监在两边站着,一动不动,仿佛一尊尊雕像。

    在一片寂静中,韩芸汐和薛公公的脚步声显得特别明显。

    “王妃娘娘,走快些,皇上最不爱等人了。”薛公公低声催促,即便是在长廊里,他说话都特别小心翼翼。

    如此肃静的氛围,让本就有些忐忑的韩芸汐越发的紧张起来。

    据她所了解,天徽皇帝也算是半个暴君了,脾气特别暴躁,杀起人来,眉头皱都不皱一下的。

    很快,御书房就到了。

    薛公公止步在门外,低声,“王妃娘娘,你自个进去吧。”

    太子的事情,哪怕薛公公都没有资格知道,他很自觉。

    说着,都不等韩芸汐反应过来呢,便吊着嗓子大喊,“禀……秦王妃到……”

    这话一出,韩芸汐没得选择,只能赶紧进屋去。

    她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只觉得气氛庄重冷肃得吓人,她不懂什么礼数,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便直直地往前走进去了。

    可是,这个地方该死的寂静,比外头还要安静好几倍,让她都觉得自己的脚步声有罪。

    终于,韩芸汐看到前面一大片珠帘,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头书桌旁站着一个人。

    天徽皇帝就在那里吗?

    韩芸汐的心跳咯噔了一下,小手握了握,这才低着头走进去。

    她小心翼翼掀起珠帘一角,谁知,一道鹰一般犀利的目光立马射过来,顿时让韩芸汐感觉到杀机四起。

    “你就是秦王妃,韩芸汐?”天徽皇帝冷声,四十好几的年纪,蓄着山羊胡子,冷面如阎王,不怒自威。

    不同于龙非夜的冷,龙非夜的冷是一种冷漠、无情,高高在上,而天徽皇帝的冷是在一种严肃,凶煞。

    韩芸汐紧张归紧张,却还是稳得住场面的,她落落大方欠身行礼,“禀皇上,臣妾就是秦王妃韩芸汐。”

    谁知,天徽皇帝却陡然厉声,“谁让你随随便便就进来的?谁准你进来的?”

    这话一出,韩芸汐就愣在原地了,她一个穿越来的人,只会基本的礼数,哪里知晓御书房那么多规矩啊,再说了,刚刚薛公公不是通报了,不是叫她进来了吗?

    韩芸汐欠着身子,想不出自己错在哪里,一时间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虽然被指为秦王妃,可是,在皇帝眼中,韩芸汐卑微得不过是个寻常百姓。

    就在韩芸汐为难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了。

    “皇兄,她本就是个没教养的女人,何必跟她计较,正事要紧。”

    低沉的声音,带着专属的磁性,冰冷得令人打颤,虽然满是嘲讽,可此时此刻,在韩芸汐听来,却是莫名地温暖。

    是他,龙非夜!

    她不自觉抬头,循声看去,只见龙非夜身着一袭锦白宫装,俊逸尊贵,此时正坐在侧旁的茶座上,端着一杯冒烟的热茶慢慢啜饮。

    这家伙居然来了,而且比她还早到!

    看到他那样气定神闲地坐着,韩芸汐就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

    他是因为她而来的吗?韩芸汐心底浮起了一抹连她自己都没想到的奢望。

    无疑,龙非夜的话是有份量的,天徽皇帝看过去,没再说话,只是挥了挥手示意韩芸汐平身。

    很久之后,韩芸汐才知道,即便是皇后来御书房都要在珠帘外行礼,得皇帝允许才能进入内殿。

    “谢皇上。”韩芸汐平身,偷偷朝龙非夜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可惜,龙非夜并没看她。

    虽是弟妹,终究君臣有别,何况,她根本入不了皇帝的眼。

    龙非夜有得坐,韩芸汐只能站着。

    “朕听皇后说,穆清武昏迷,长平长藓,所有大夫都束手无策,你一帖药就给治好了?”天徽皇帝开门见山了,高高在上睥睨韩芸汐,压根没把她当弟妹看待。

    “禀皇上,确有此事,只是,严格意义上来说,少将军和长平公主都不是病了,而是中毒,臣妾会解毒,不会看病。”

    不管怎么样,韩芸汐都必须实话实话,她可以尝试瞧一瞧太子,但是,在这之前她得诚实。

    谁知,皇帝却道,“医毒本就是一家,朕当年听你母亲说过,所有病灶都因毒而起,这个道理,你可懂?”

    咳咳……

    韩芸汐险些被自己唾液呛到,她不清楚天心夫人是不是说过这句话,但是,不得不说这句话说得太超前了。

    如果按西医的视角来看,所有病灶还真的都是病毒引起。

    可惜,在她这里并非这样的,毒素和病毒可不是同一概念,她能解的大多是毒素,自然动植物存在的毒素,人为配制出来的毒素。

    且不讨论这些,就天徽皇帝这句话就让韩芸汐为难了,她无法否定娘亲说过的话,但是,也无法解释到让天徽皇帝明白其中微妙。

    韩芸汐想了一下,谦虚地答道,“医毒一家,那是医者和毒者最高境界,芸汐不才只学会了娘亲的皮毛。”

    “呵呵,怪不得皇后说你谦虚,连你父亲和顾北月都治不了的病,你治起来易如反掌,如果这还算皮毛的话,那你父亲和顾北月岂不就是废物了?”天徽皇帝严肃地反问。

    “禀皇上,韩神医和顾太医会治病,芸汐会解毒,这是两件事,不可相提并论。”韩芸汐仍是解释。

    谁知,皇帝却不耐烦了,不悦道,“秦王妃,朕是传你来治病的,不是传你来谦虚的!朕还指望你也能一碗药治好太子!难不成你还要继续深藏不露?”

    这话一出,韩芸汐的心咯噔了一大下,天晓得皇后怎么吹枕边风的,居然让皇帝如此坚信她医术高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