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主子,怎么办呢?”小沉香着急着,谁知,这时候侍从来报了,“王妃娘娘,太妃让你马上过去。”

    韩芸汐扯了扯嘴角,屋漏偏逢连夜雨,如果她期望宜太妃能帮她一起渡过这个难关的话,那纯粹就是她想太多了。

    刚进门,宜太妃就劈头盖脸骂过来,“韩芸汐,有点本事不显摆你便不舒坦是吗?”

    “母妃误会了,芸汐不至于自找麻烦。”韩芸汐淡淡回答。

    “自找麻烦?我看你是找本宫麻烦吧,你倒好扬名立万了,宫里宫外没人不知道你韩芸汐的本事,你知不知道本宫就快被那些人给吵死了!”宜太妃怒声。

    那些来求医的,不少身份卑微进不了秦王府大门,而那些达官显贵之人,宜太妃暂时统统给拒了。

    毕竟,秦王府不是诊所,堂堂秦王妃更不是大夫,如果是那些王公贵族,和宜太妃交情好的,或许宜太妃会让韩芸汐去瞧瞧。可是,这个节骨眼上,谣言传得满城皆知,一旦有了先例,事情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如果这一切不是发生在秦王府门口,那就另当别论了。

    宜太妃心下其实早就有打算。

    “母妃是聪明人,应该看得出来这是有人在造谣,要捧杀芸汐。”韩芸汐认真答道。

    宜太妃却嗤之以鼻,眼底掠过一抹算计,“本宫不管这么多,你现在告诉本宫怎么处理!”

    正说话着,门卫又匆忙跑到门口要来通报了,见状,宜太妃故作愤怒,狠狠拍了桌子,“韩芸汐,你瞧瞧,你自己瞧瞧!本宫告诉你今儿个不给一个交待,就马上给我搬出秦王府去。”

    搬出秦王府?

    这话一出,韩芸汐立马就懂了,宜太妃这哪里是嫌上门求医的人烦呢?这是嫌弃她这个媳妇烦呢,想趁机落井下石,撵她走呢。

    韩芸汐总算明白了,不管她给宜太妃长了多大的脸,一切都是徒劳,她的错,不在她招惹了多少麻烦,而在于她的身份。

    今日换成是慕容宛如遇到这种麻烦,以宜太妃的性子,势必要揪出散布谣言之人,狠狠反击的。

    可是,她只是个外来的媳妇,不合她老人家心意的媳妇,她们之间注定势不两立。

    搞不定,今日这谣言就是宜太妃和慕容宛如给她下的圈套!

    既然如此,她也没有必要强迫自己各种隐忍,笑脸相迎了。

    韩芸汐冷笑了起来,“母妃,你这是要分家吗?这么大的事,臣妾可做不了主,你还是找殿下商量吧。”

    龙非夜住哪里她就住哪里,夫唱妇随。她都不惜自己踹了花轿门也要嫁进秦王府,怎么可能轻易离开。

    她搬离了,该遭多少人背后话柄,又能平平安安活多久呢?

    这桩婚事是太后赐婚,皇帝指令的,即便是龙非夜,没有充分的理由都不能轻易轰她走,何况是宜太妃?

    分家?

    听了这二字,宜太妃愣了,一旁的慕容宛如也目瞪口呆,没想到韩芸汐敢说出这种话来!宜太妃宝贝秦王就像宝贝自己的性命一样,先皇一过世,她就借口宫中烦闷急急搬到秦王府来住了。

    韩芸汐这个外来的媳妇,居然敢说要分家?

    “啪!”

    一声巨响,宜太妃失去了理智,重重拍案而起,“韩芸汐,你刚刚说什么?你给本宫说清楚了!”

    “我说,如果母妃想分家的话,就找殿下说去,这件事臣妾做不了主!臣妾还有事,先行告退。”

    韩芸汐冷冷说罢,转身就要走。

    “反了反了!来人,给我拦住她!”宜太妃怒声,几个侍卫立马上前拦人。

    “韩芸汐,你敢跟本宫提分家,你有什么资格跟本宫提分家,非夜不可能答应你!你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想造反吗呢?”宜太妃怒不可遏。

    “母妃,冤枉啊!”韩芸汐大喊,“分家是你的意思,可不是我的,你千万别这么冤枉我!”

    什么?

    宜太妃心口一堵,险些背过气去,“你,你这个女人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我哪里说了?”

    “母妃要我搬出去住,难不成是要我一个人搬出去,秦王不跟我出去吗?”韩芸汐认真问。

    这话一出,宜太妃又激动了,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反驳。

    韩芸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惊声,“母妃,该不是真要我一个人走吧?母妃,我打入嫁进来至今,不淫佚、无不敬长、少口舌、无盗窃、无妒忌、无恶疾,我也正努力想为殿下生下子嗣,你为什么要赶我走呀?”

    休妻七出,无子、淫佚、不事舅姑、口舌、盗窃、妒忌、恶疾,韩芸汐还真没犯过。

    宜太妃心底就是要赶她走的意思,她怒气冲脑,正要说出来,慕容宛如焦急地冲过来打断。

    “嫂子,误会了!误会了!你这真真是冤枉母妃了,本来就不是大事,你怎么就想那么多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朝气呼呼的宜太妃使了个眼色,搀她坐下。

    “嫂子,母妃的意思,是让你到郊外别院去小住几天,这两天找你看病的人那么多,总不好全往王府里接吧,也总不好全都推掉吧?”

    慕容宛如孝顺地替宜太妃端上了一杯茶,锊了锊她的心口,“母妃,你别气了,气坏身子骨你让嫂子怎么安心呢?嫂子误会你的意思了,我来跟嫂子说吧,她会听明白的,一定会答应的。”

    宜太妃这才点了点头,她在宫中风里来雨去那么多年了,并不是沉不住气的人,原本就和宛如商量好了,借这件事把韩芸汐暂时骗到别院去,等她搬去之后,要回来就不容易了。

    只是,韩芸汐那“分家”二字,确实气得她险些失去理智。

    非夜是她唯一的骄傲,是她唯一的依靠,是她余生的所有指望,不管是谁,都休想把她的儿子拐走!

    韩芸汐看着慕容宛如,心下冷笑,不得不夸奖这朵白莲花一句,确实很会说话。

    安抚好了宜太妃,慕容宛如才拉着韩芸汐在一旁坐下,韩芸汐也坐下了,她不过是吓唬吓唬宜太妃而已,她没真想和宜太妃撕破脸。

    和老幼争吵是最愚蠢的做法,即便你非常有理,对方纯粹刻意刁难,可到了最后的,一顶“不礼让,不孝顺”的帽子扣下来,就全都是你的错。

    慕容宛如好耐性,也给韩芸汐端了一杯茶,“嫂子,你冷静冷静。母妃的意思是你先到别院去住几日,一边给求医者看病,一边也有时间想想应对之策,也不会让你一直在别院当大夫的。你说什么分家呢?怪不得母后生气,就是哥哥听了,那也得跟你急呀!”

    这话绕回来,居然成了韩芸汐的错,慕容白莲花够厉害的。

    这节奏,接下来是不是要她给宜太妃道歉认错,然后接受她们的安排暂时住到别院去呢?

    慕容白莲花好手段,韩芸汐却不是好胡弄的,她避开争辩,直接道,“我救了少将军和公主,那是因为他们中的毒我刚好会解而已。什么圣手仁心这种大帽子我也戴不起。我现在就去澄清!”

    韩芸汐说着,起身就要走。

    如果有人当着她的面骂废材,她绝对反驳,但是,她没有必要吃饱没事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她是天才。天尚且妒英才,何况是芸芸众生呢?

    捧杀就捧杀呗,她没想爬那么高。

    宜太妃却又急了,怒声,“你给我站住!你……你这不是去丢人现眼吗?”

    “母妃,不会连你也误会了吧?我可不是大夫,不会看病,我不过是对解毒略有涉猎而已,强行让我医治病人,万一医不好,医死了,岂不更丢人?”韩芸汐认真说。

    这句话让宜太妃和慕容宛如都无言以对,慕容宛如眼底掠过一抹阴森森的恨意。

    这场谣言正是她散布的,一来可以借机把韩芸汐赶出秦王府,二来,可以在韩芸汐救治的病人里动手脚,扣给她一个医死人的罪名。

    如此一箭双雕的计谋,谁知道,韩芸汐一两句话居然给破了!

    慕容宛如太不甘心了,她一副无奈的样子,长长叹息,“嫂子,医毒本就不分家,你太谦虚了。如今外头传得那么盛,你去澄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清高呢,外头还好些王公贵族。有哥哥在,咱也不怕开罪这些人,只是……”

    说到这里,慕容宛如欲言又止。

    “只是怎样?”宜太妃沉重地问。

    慕容宛如看了韩芸汐一眼,好无奈,“只是,嫂子好歹也代表着哥哥,嫂子让那些老百姓失望了,我怕会影响哥哥在百姓心中的地位,这才是最重要的呀。” 嫂索 天才小毒妃

    龙非夜位高权重,连皇帝都礼让三分,不仅仅因为他手中掌握的势力,也因为这么多年来他在天宁国百姓心中的威望。

    慕容宛如这句话,还真说到了关键处。

    然而,韩芸汐却乐了,慕容宛如不提龙非夜,她也会提的,这种麻烦,推给龙非夜是再好不过的。

    她说,“宛如这话说得极是,这事我也不敢擅作主张,还是找殿下商量商量,再做决定吧。”

    不能逼韩芸汐搬走,宜太妃已经绝望了大半,说起龙非夜,宜太妃立马慎重起来,她可不想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影响了儿子的名声。

    “来人,去芙蓉院传个话,让秦王赶紧回来,就说本宫有急事!”宜太妃立马下令。

    见状,慕容宛如暗暗地深呼吸,她知道自己输得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