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龙非夜眼中闪过一抹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欣赏,当场就取出了钱袋丢给韩芸汐,然而,韩芸汐却丢回来,认真说,“见了毒,解得了再收不迟。”

    倒是个爱财却不贪的小女人。

    龙非夜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韩芸汐连忙跟出去。

    妈呀!外头风好大,比室内冷了不止一倍!龙非夜走得很快,韩芸汐在背后小跑追着,心下想,出了门就可以坐马车了吧?

    可谁知道,才到芙蓉院门口,龙非夜就止步了。

    韩芸汐躲着在他身后避风,一边哆嗦,一边问,“怎么了吗?”

    谁知,龙非夜转身过来,张开一手臂扬起他那宽大的披风,又冷又霸道,“进来。”

    风鼓得他的披风猎猎作响,黑夜中,他五官冷毅,眉目如刀,宛如黑暗神祗,高高在上睥睨她。

    韩芸汐看愣了,半晌都没明白过来这件事是什么意思。

    龙非夜可没那么好的耐性,大手一伸,一把将她揽入怀中,置于手臂之下。他的手一拢,宽大的披风就将她裹紧了,抵御寒风侵犯。

    刹那间,韩芸汐的心跳扑通一下,骤然加速起来,她慌了……

    天啊!他的身体好温暖,还透着令人着迷的龙涎香。这就是传说中置于天使之翼之下的感觉吗?那么温暖!

    韩芸汐都还未缓过神来呢,龙非夜揽着她,足尖轻点,便往帝都西北方向飞掠了去……

    韩芸汐裹着披风,依偎在龙非夜温暖的怀中,一路上跟着龙非夜凌空飞驰,那速度比骑马还快呢!

    黑夜里,除了偶尔掠过的灯火之外,什么都看不清楚,她也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却也很放心。

    虽然身体是温暖了,可扑面而来的风又冷,又凌厉,如刀割一样,很快就让韩芸汐受不了了。

    她又是侧脸,又是低头,却都无法躲避,最后,她不得已,小心翼翼地尝试侧身。

    她动了动,见龙非夜没有反应,胆子便大了起来,手臂伸到他身后去,大幅度在侧身,将脑袋埋在他身上。

    这下,总算是彻底温暖了。

    说不紧张是骗人的,她僵硬了好一会儿,见龙非夜始终没有意见,这才慢慢放松下来,享受温暖。

    龙非夜目视前方,保持在疾驰的速度,然而,他那线条冷毅的唇角也不知道何时泛起了一抹弧度,似不屑她的胆小,又似玩索她的大胆,一如他深邃的黑眸,神秘而迷人,令人难以捉摸。

    他带着她,翻墙走壁,翻山越岭,她只感受到身旁的风呼啸疾驰而过,对一切一无所知,甚至,不知不觉都困了,迷迷糊糊瞌睡中。

    直到龙非夜带着她落地,站在地上了,她才清醒过来,从他怀中探出脑袋,发现自己深处在一个高高的悬崖上,此时,正是清晨。

    龙非夜俯视下来,“你可以放手了。”

    呃……她一愣,这才发现这家伙早就放开她了,而她的手不知什么时候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

    韩芸汐脸一红,触电一样急急收回手臂,从他宽大的披风里挣脱开。

    一离开他庇护,寒冷就从四面八方袭过来,可是,韩芸汐还是觉得自己的脸好烫好烫。

    她没有看他,努力忽视了尴尬,淡淡道,“来这里做什么?”

    龙非夜看了一眼天色,说,“再等一刻钟。”

    奇怪,这家伙到底带她来做什么?不是要解毒吗?

    再一刻钟会有人来吗?

    韩芸汐没有多问,打量着周遭的环境,发现周遭崇山峻岭,都分不清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而眼前悬崖下是一片深渊,清晨的雾气还没有散开,看不到下面。旭日已经冒头了,将鱼肚白的天空染得金灿灿的,十分壮观。

    韩芸汐已经很久没有看日出了,正看得出神呢,谁知道脑海里突然传来了“嘟嘟嘟”的提示声。

    有毒?

    就提示声的节奏和音量听来,这毒并不一般,量非常之大!

    韩芸汐警觉了,转头朝同样在看日出的龙非夜看去,“附近有毒,到底怎么回事?”

    龙非夜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的?”

    “这毒很奇怪,快告诉我怎么回事?”韩芸汐认真了。

    这个时候,龙非夜才朝脚下的深渊看去,“这个深渊里常年弥漫着毒雾,夜里全沉在谷底,日出时候会浮上来。”

    韩芸汐很意外,没想到不是人中毒也不是动物中毒,而是空气中毒了。

    “你想下去?”韩芸汐问道。

    “下面躲着一个北历国的卧底,擅长使毒。”龙非夜淡淡道。

    原来如此,他是来抓人的,却被毒雾所阻,下不去。

    韩芸汐注视着缓缓上升的白雾,秀眉缓缓地拢了起来,似乎事情并非龙非夜了解的那样呀!

    “办得到吗?”龙非夜问道。

    这时候,一刻钟到了,只见白雾之中,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团黑气,韩芸汐脑袋里的警报声达到了最高值。

    只是,很快,黑气便又往山谷里飘了去,消失不见。

    “看到了吧,这团黑雾是最毒的。”龙非夜淡淡说。

    谁知,韩芸汐却道,“这不是毒雾。”

    龙非夜口中的毒雾,其实也就是瘴气,是山林恶浊之气,发于春末,敛于秋末,如果没有足够的温度,瘴气是无法形成的。

    如今是寒冬,在山顶阳光照射得到的地方都冷得要死,何况是阴凉的山谷里呢?

    “那是什么?”龙非夜惊了。

    他曾经派了一支精兵下去,还没找到人就死伤了半数,逃上来的人说下面有瘴气,没多久也全都毒发而亡。

    藏匿于在山谷的那个卧底手里掌握着天宁国重要的军事机密,一旦被逃脱,后果不堪设想。

    他已经追了一个多月,上一回中毒,也是拜那卧底所赐。

    这个卧底非常奸诈,到了最后时刻才使出毒术,在这之前谁都不知道他会用毒。

    龙非夜追到这里,卧底就潜伏在封闭的山谷里再也不出来了。

    “应该是毒蚊群。”

    韩芸汐也很意外,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东西。

    在不少古书里都有记载,一团乌烟瘴气飘过之后,人就都毒发身亡了,这团乌烟瘴气就被当作是瘴气。然而,实际上,那团黑压压的气体并非真正的气体,而是大量的蚊子聚集在一起飞行,让古人误以为是气体。

    这种蚊子带有恶性疟疾病菌,人畜被它们叮咬过之后,便会感染恶性疟疾,很快不治身亡,如同中毒一样。

    这样的气候条件下,不可能产生毒瘴的,山谷雾气里藏着毒蚊群,倒是很有可能。

    “毒蚊群?”龙非夜第一次听说这个词。

    “白雾没有毒,那团黑气就是毒蚊群的,光线不足的情况下,看上去就像黑气,所以你们都误解了。”韩芸汐认真地解释,随即就道,“带我下去,我得靠近到那团黑气,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毒蚊。”

    在现代毒蚊子的种类就数不清了,何况是远在古代,好多都没灭绝,铁定比现代还多。

    韩芸汐得确定她认不认识,能不能配制出有效的防蚊水。

    确定白雾没有毒,那一切对龙非夜来说就简单了,他二话不说,揽住韩芸汐的腰边飞跃了下去。

    一入山谷,韩芸汐的解毒系统就又察觉到毒素的存在。很快,她确定了方向,“在右侧。”龙龙非夜揽紧她,瞬间就飞掠过去,可是,没多久,解毒系统提示靠近毒素的同时,竟又提醒了左侧也有毒素。

    难不成……不只一群?

    韩芸汐惊了,谁知道,这个时候,解毒系统紧急提醒,上下两个方向都有。

    天啊,上下左右四方向,这是要包围他们的节奏吗?

    “我们被包围了。”韩芸汐低声。

    话音未落,龙非夜就看到了黑压压一片雾气一样的东西从四面飞速包围过来。

    龙非夜也没想到会有四群,然而他很冷静,冷冷问,“要靠多近才能测出毒素?”。

    “赶紧走,太危险了!他们的速度很快的。”韩芸汐当机立断要逃。

    可谁知,龙非夜却冷声,“回答本王的问题。”

    “十步,距离十步,我就可以确定是什么毒了!”韩芸汐如实回答。

    十步,就毒蚊群目前靠近的速度来看,距离十步之后,要靠近他们那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了,而且,他们还是被上下左右四方包围的。

    换句话说,等四个方向的毒蚊群距离他们十步左右时候,一瞬间,他们就会被淹没在黑雾中。

    韩芸汐想都不敢想,她现在都还不知道在毒蚊携带了什么毒,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破解,何况如果她自己中毒了,又该怎么办?

    就在她紧张之际,龙非夜却只给了两个字,“等着”

    “不行!”韩芸汐大喊,眼睁睁看着毒蚊群越来越近了,她似乎都听到那又可怕又烦人的嗡嗡声。

    “做好检测的准备。”龙非夜霸道的命令。

    这不是普通的中毒,而是毒蚊群啊,四大群毒蚊群呀,被他们掠过,那可是比被一大群羚羊疾驰过的感觉还恐怖,他们会体无完肤的。

    韩芸汐承认自己胆小,大喊,“不行,我害怕!” -~%%无弹窗?@++

    然而,龙非夜却猛地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冷声,“本王在,不准你害怕!”

    好霸道!好强势!

    韩芸汐最讨厌狂妄自大,霸道不讲理的男人,可偏偏此时此刻她竟一点儿反感都没有,心扑通狂跳了一下,竟无端的就给冷静了下来。

    这个男人的强势能给人安全的感觉。

    这时候,上下左右四个方向的毒蚊群同时逼近。

    “准备好了吗?”龙非夜声音低沉地问。

    冷静下来的韩芸汐拿出了专业水准,全面启动了扫描系统,不断关注四个方向黑压压的动态,她亦沉声,“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