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福气?

    长平公主看过来,正要说话,皇后拦下了,“可不是,这还得多谢太妃的药呢,回头臣妾一定禀了太后,让太后娘娘好好备一份大礼,好好谢谢你们。”

    皇后还不敢让太后知晓这件事,然而,她知道,不这么说的话,宜太妃不会走的。

    这一回真是受够了气,长平一恢复,她真真不想再看到宜太妃和韩芸汐这对婆媳!

    宜太妃春风得意,喜笑颜开,“客气了客气了,不必了。芸汐还是太后赐婚给秦王府的呢!”

    韩芸汐又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就和宜太妃回府了。

    看着他们婆媳二人携手归去的背影,皇后气得跺脚,猛地转身就箭步回到屋内。

    长平公主还沉浸在喜悦之中,哪里知晓她母后为救她受了多少窝囊气。

    “长平,你以后办事给我小心点,这一回别说是我,连你皇奶奶的脸都给丢光了!”

    “你就没瞧见宜太妃那得瑟的样子!”

    ……

    皇后气呼呼的,长平公主这才让下人把镜子拿开,“母后,这事情怪不得我,还不都是韩芸汐的错!如果不是她,我才不会去天牢那种鬼地方呢!她救我也是应该的,休想我报答她!”

    “你还说,你办事哪一回能让母后放心的?”皇后怒吼。

    长平公主吓了一跳,还从来没被母后这么吼过的呢!

    “我……我……”

    长平公主转念一想,“母后,指不定我这毒就是她下的!我老早就怀疑清武哥哥身上的毒也是她下的!要不,她就一废材,怎么突然那么厉害了!她自己下的毒,当然只有她才能解!”

    这话一出,皇后便警觉了。

    韩芸汐这废材突然变天才,确实很匪夷所思呀。

    “母后,要不,咱们再试她一次?”长平公主连忙出主意。

    皇后犀冷的凤眸一深,闪过了一抹算计,韩芸汐哪怕出嫁了也是韩家的人,也是韩神医的女儿,或许,她可以找太后商量商量对策了……

    一出宫门,宜太妃就放开了韩芸汐的手。

    韩芸汐并不意外,她知道作为太后恩人的女儿,就是宜太妃的仇人,她也不奢求宜太妃待她如亲生女儿,她只想少一些麻烦而已。

    上了马车,宜太妃第一句就问,“你的医术哪里学来的?

    当日怎么回答龙非夜的,韩芸汐现在就怎么回答宜太妃,不管谁问,她都会这么回答,不管是龙非夜还是宜太妃,之前必定都调查过她。

    他们在韩家是找不到她的破绽的,而在她这里,更别想找出什么端倪。

    一提到天心夫人,宜太妃脸色就阴沉了不少,她也没有追问下去,倒是也没有追究她被关天牢的事情了。

    慕容宛如在大门口等着,一贯乖静的小脸此时此刻阴沉得骇人,她的心都堵了大半天了,十节蝉蜕可是她打小就期待着的嫁妆,没想到居然因为韩芸汐一张药方就给没了!

    以往不管面对再痛恨的人,她都可以笑得很自然,可是,面对韩芸汐,她都快办不到了。

    见宜太妃和韩芸汐远远而来,慕容宛如不断深呼吸,许久许久才能让自己平静。

    她就迎面箭步过来,一脸关切,“嫂子,怎么样?皇后和公主没为难你吧?”

    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冷笑,淡淡道,“母妃都去了,他们怎么敢刁难我,母妃岂不没面子。”

    这话一出,慕容宛如就惊了,连忙解释,“母妃,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关心嫂子呢?”

    那委屈的样子,看得韩芸汐都觉得自己真欺负了她。

    宜太妃撇了撇嘴,有些不耐烦,“韩芸汐,你知道顾本宫的面子就好。以后每月初一到帐房领例钱,当王妃要有王妃的样子,瞧瞧你这一身穷酸相。”她说罢,不屑地从头打量她到脚,这才转身离开。

    然而,慕容宛如却愣在当场,母妃居然要给韩芸汐例钱了?有了例钱,韩芸汐就更加自由了,

    那她以后拿什么刁难韩芸汐呀?

    慕容宛如太不甘心了,乖静的表情终于再也挂不住,小脸绷了起来。

    “妹妹,听说十节蝉蜕是你的嫁妆,不会是真的吧?”韩芸汐特意问了她一声。

    “你!”慕容宛如气岔了,眼泪立马滚落下来,冷哼一声转身就跑了。

    见状,韩芸汐哈哈大笑,慕容宛如呀慕容宛如迟早有一天要将你彻底打回原形!

    收拾了慕容宛如,又想到从宫里带回来那些名贵的药材,韩芸汐心情更好,她一路蹦跶回到芙蓉院,可是谁知道刚到花园,就撞见那座大冰山,龙非夜。

    这家伙什么时候回来了?

    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似乎每次都是因为有事才回来的,上一回来跟她要解药,到底是要解什么人的毒呢?而他自己中毒那一回,又是怎么回事?

    据韩芸汐了解,龙非夜的武功可不差呀,能伤他的人必定也不弱吧。

    韩芸汐不自觉驻足,远远看去,只见龙非夜正坐在花丛中独自品茗。

    冷硬的线条,如刀削般的五官,哪怕是随意那么一坐,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的气质都是那样优雅、尊贵,宛如王者高高在上!

    一人一茶,自成了一个世界,谁都走不进去。

    韩芸汐又一次不自觉看呆了,直到一道寒彻犀冷的目光射了过来,她才猛地回神。

    龙非夜远远地直视她,韩芸汐条件反射般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你回来了啊?”

    只是,很快她就后悔了,他回来关她屁事啊!

    皮笑肉不笑,韩芸汐转身就要走。

    龙非夜却霸道的命令道:“过来!”

    韩芸汐不理会,继续走。

    “本王等你很久了。”龙非夜的声音强硬起来。

    等她?

    又要解毒吗?

    好吧,韩芸汐承认自己有那么点好奇,也有那么点忌惮他的强势。她折了回去,在龙非夜面前坐下。

    龙非夜开口就问,“长平公主的事解决了?”

    呃……

    他知道?

    “殿下消息真灵通呀。”韩芸汐说道。

    龙非夜倒没有再追问什么,淡淡道,“早点休息,明儿一早跟我出去一趟。”

    这家伙要带她出去?

    “做什么?”韩芸汐好奇了,赴宴见朋友之类的事情,韩芸汐就不奢求了。

    “解毒。”龙非夜言简意赅。

    又是这一茬,韩芸汐好想跟他说,干脆她别当他的王妃了,改行当他的御用毒医吧。

    面对这个转业问题,韩芸汐的态度还很专业的,“解什么毒?”

    “你去了就知道。”龙非夜说道。

    韩芸汐点了点头,“我要出诊费。”

    龙非夜一脸很鄙视,连回答都不乐意,只是点了点头就起身走,都走了两步,才又道,“明早寅时,我来找你。”

    韩芸汐正要点头呢,却立马僵住,等等!

    寅时?

    寅时也就凌晨三点到五点之间,在古人的观念里,这算是明日一早,可在韩芸汐看来,这就是深夜!

    大冬天早起是最痛苦的事情,何况还要出门。韩芸汐脸色都白了,箭步追上,“要么今晚上去,要么明天太阳出来后再去!这么早我去不了。”

    “为何?”龙非夜蹙眉问道。

    韩芸汐只给了一个字,“冷。”

    “我付双倍出诊金。”

    龙非夜很大方,可谁知韩芸汐态度坚定,“十倍都不去。”

    这时候。龙非夜才转头看来,问说,“韩芸汐,你有什么毒不会解的吗?”

    韩芸汐微愣,随即态度认真的回答,“这个不好说,天下的毒种类繁多,数不胜数,同一种类之下,又有无数分支,即便是同一种毒,根据中毒的深浅、时间,以及中毒者身体状况,解毒的办法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臣妾无法给你肯定的回答。”

    龙非夜认真听着,又问,“如果不是人中毒呢?”

    “是动物中毒了吗?”韩芸汐纳闷了,第一念头就想到这家伙御用的马,否则,他还能养什么动物呀?

    可是,要救他的马,用不着三更半夜出门吧?

    谁知,龙非夜不答了,淡淡道,“去了你就知道了,早点休息,寅时我会过来找你的。”

    说罢,他就给走了,韩芸汐追了几步没追上。

    “喂,怎么回事呢?到底是什么东西中毒了?”

    “你说清楚呗!”

    “你不说,我真不去了?”

    ……

    不管韩芸汐怎么威胁,龙非夜都始终没回头,很快,身影就淹没在花丛中。

    韩芸汐愣在原地,她郁结了。到底是什么毒呢?什么非人的东西中毒了捏?

    要不要这样吊人胃口呀?

    她要不要去呢?

    身为资深毒医,她拥有非常强的专业好奇心,在现代几乎把能弄到手的毒菌都研究了一遍,而到了古代,她对那些绝迹于现代的毒菌毒素,可是抱着一颗赤子般的求知心呀!

    龙非夜搞得那么神秘,到底会是什么情况呢?

    这一夜,韩芸汐可谓辗转反侧,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咚咚咚!”

    强劲有力的敲门声,让刚刚入睡的韩芸汐惊醒,一看沙漏,正是寅时。 一嫁大叔桃花开 ht tp://t.cn/rajbypt

    韩芸汐穿了衣柜里最厚的衣裳,却依旧温暖不了。门一开,龙非夜傲岸如山的身躯挡了大半的门,只是,刺骨寒风还是见缝插针灌进来,她都还没迈出门槛,上下牙齿就开始打架了。

    她连忙躲到门边,体格本就小,双手插入袖中,缩着脖子,显得更小。

    龙非夜高高在上睥睨她那可怜兮兮的小样,唇畔泛起了一抹不屑,这个女人真弱!

    “还去吗?”他冷冷地问。

    谁知,韩芸汐抬起头来,脸色惨白惨白的,可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却闪烁着倔强的光芒。

    她冷得唇都在颤了,声音却没有颤,“去,当然去!三百两,一个子也不能少!”

    龙非夜心头微微一怔,不得不承认,这个回答里的每一个字都出乎他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