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慕容宛如想了一下,“早上,我昏迷到了早上才醒,见母妃还没回来,就又派人出去,谁知就看到小六子睡在门口了。”

    “哦……”韩芸汐意味深长地拉长了语气,“所以,你就没再派人去了?”

    韩芸汐被关在天牢里可是整整三晚上呀!

    慕容宛如语塞了,半晌,才道,“去了,我亲自去了,可是……可是没找着母妃,嫂子你也知道,我人微言轻,帮你说不上什么话。我急呀,只能继续找母妃。”

    要知道,宜太妃是疼她,可是宜太妃更顾面子。敢拿宜太妃来当说谎的借口,这丫头的胆子确实不小呀。

    “所以,你也没有差人告知顾太医一声喽?”韩芸汐又问。

    慕容宛如眉头拢了起来,泪光盈盈,“嫂子,我这急得……我都给忘了。”

    “哦……”韩芸汐又意味深长地应了一声,

    “那你最后找着母妃了吗?”韩芸汐继续问。

    慕容宛如摇了摇头,“没有,后来我听府上的嬷嬷说你回来了,我就赶回来了。嫂子,我好几回想见你,想跟你解释,你……你都不见我……”

    听到这里,韩芸汐都自叹不如,好个圆谎高手呀。

    于是,韩芸汐认真地看过来,“那我怎么听秦王说你前些天都在府上呢?他在花园里看到你好多回了。”

    这话一出,慕容宛如的脸色瞬间苍白了,秦王……

    韩芸汐告状了吗?天啊,这个女人跟秦王说了什么,秦王会怎么看她呀?

    事实证明,遇到说谎高手,你必须比她更会扯谎!

    “秦王……他……我……我身子骨不好,所以,也没每天都亲自去找,但我都派人去了。”

    此时此刻,慕容宛如的解释显得多么苍白呀!

    顾北月心中有数,静默不语,而穆清武向来直言直语,他之前对慕容宛如印象还不错,这下算是看清了。

    他毫不客气冷哼,“慕容姑娘,就不用多解释了,我们和秦王妃还有话要说,请你行个方便吧。”

    这是赶她走呢。

    慕容宛如眼泪一下子就夺眶而出,明明丑陋的嘴脸都被揭穿了,她却还是楚楚可怜,一副被人诬陷的模样。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这里头有什么误会,我是真心为嫂子好的,嫂子要不原谅我,我就……我就……”

    她说着,居然双手奉茶,跪了下去,“我就长跪不起!”

    韩芸汐可不吃她这一套,淡淡道,“二位,天色也不早了,有什么事情咱们改日再聊吧。”

    顾北月和穆清武相视一眼,都点了点头。

    临走前,顾北月轻轻叹息了一声,虽然不像穆清武那一声冷哼那么直截了当,却听得慕容宛如整个心口都给堵了,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却又知道他肯定不是好的意思,真心不是滋味呀。

    这两个人在上流社交圈说话都有很不小的分量,只要他们一说出去,慕容宛如苦心营造出来的形象就毁了!

    这都是韩芸汐害的,她怎么没死在狱中呢?慕容宛如那个恨呀!

    见韩芸汐他们都走远了,桂嬷嬷才急急过来,“小姐,她不原谅不打紧,就怕她跟太妃娘娘告状去。”

    宜太妃是最好面子的,连秦王府一个下人被太后的人责骂她都会介意大半天,何况是韩芸汐入狱这么大的事情呢?

    慕容宛如没去禀告,必定也会被连累的。

    慕容宛如没动,眼底闪过了一抹阴鸷,“母妃什么时候回来?”

    “明日就是菩萨诞辰,太妃娘娘今日一定会回来礼佛的,就是没说什么时候。小姐,你看这件事……”桂嬷嬷很担忧,慕容宛如一旦受罚,她们一帮下人也逃不了。

    慕容宛如却满意一笑,腰板挺得更直,“既是今日回来,我就不起,我就跪在这里跟母妃认错。”

    既然是告状,她当然要赶在韩芸汐之前了。

    桂嬷嬷一听这话心下立马就有数了,连忙低声道,“小姐放心,太妃娘娘一回来,那个女人的日子就难过了,奴婢这就去给你把风。”

    韩芸汐亲自送顾北月和穆清武到门口,谁知马车一走,另一辆华丽丽的马车就疾驰而来了。

    韩芸汐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宜太妃的马车。

    她不是要在别院住一段时间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一见宜太妃的马车停下,韩芸汐转身就要逃,可是已经迟了,桂嬷嬷从里头出来,一边冷不丁将韩芸汐拽住,一边大喊,“太妃娘娘吉祥,太妃娘娘终于回来了!”

    老嬷嬷的蛮力不是一般的大,韩芸汐都挣脱不开,正使劲挣扎着,前面宜太妃已经下车了。

    见了这场景,宜太妃就怒了,厉呵道,“干什么呢?在大门口拉拉扯扯,还要不要脸了?”

    桂嬷嬷和韩芸汐都吓了一跳,双双放手。

    韩芸汐暗暗白了个眼,欠身行礼,“臣妾恭迎母妃回府。”

    桂嬷嬷噗通一声跪下,高呼,“太妃娘娘,您终于回来了,您再不回来,小姐就要出事了啊!出事了啊!”

    “狗奴才,有什么话进去说,还嫌我秦王府丢人还丢不够吗?”宜太妃训斥着,冷冷瞥了韩芸汐一眼,话中带刺,那目光更带刺。

    韩芸汐眼观鼻鼻观心,只能忍了,她是婆婆,是长辈,又是太妃,她招惹不起呀。

    宜太妃雍容华贵、仪态大方,似乎没把桂嬷嬷的话放在心上,可是,当大伙都进门了,大门关上那一刻,就不一样了。

    宜太妃着妆精致的脸阴沉得好恐怖,“桂嬷嬷,怎么回事呢?本宫离开才几天呢,难不成就有猴子想当王了?”

    又一次针对韩芸汐的话中话,韩芸汐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桂嬷嬷为何而来,看样子慕容宛如是没打算放过她的,指不定她早就知道宜太妃要回来。

    “太妃娘娘,你赶紧去客堂里瞧瞧吧,这么凉的天,小姐都跪好久了,怎么劝都不起,说是要跪到您回来,给您赔罪。”桂嬷嬷连忙回答。

    “怎么回事这是?”宜太妃惊了,快步就往客堂去。

    韩芸汐很想趁这机会溜的,可是,她能去哪里,宜太妃的身份端在那,就算她躲到芙蓉院,宜太妃一传,她照样得出来。

    现代社会尚且有强权压人,何况是皇权社会,躲不过的,韩芸汐努力说服自己去面对,去适应。

    见桂嬷嬷看过来她,她冷冷笑了笑,主动跟上去。

    一到客堂就看到慕容宛如还跪在原地,身板儿绷得直直的,双手举着一杯茶。

    “哎呦,宛如,你这是怎么了?”

    宜太妃看得那叫一个心疼,箭步过去扶,“起来,有什么事好好说,谁准你跪了,膝盖跪坏了怎么办?”

    “母妃,我错了,我犯大错了,我对不起您,对不起哥哥嫂子,我……”

    慕容宛如满脸内疚,说着说着竟掩面而泣,伤心欲绝。

    宜太妃更着急了,“别哭啊,哭坏了眼睛怎么办?天大的事情有母妃在呢,母妃给你做主,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慕容宛如抬头看来,可怜兮兮,泪眼迷离,正欲言,哽咽了片刻却什么都没说,又埋头哭了起来。

    宜太妃深吸了一口气,往一旁主位上坐下,厉声,“桂嬷嬷,你说!”

    桂嬷嬷就等着这机会呢,立马将事情回禀了,还不忘添油加醋,“太妃娘娘,小姐为这事都急晕了,她害怕王妃娘娘在牢里受罪,也害怕丢了咱们秦王府的脸面。她派了下人,自己也去找,可就是没找着您,事情就给耽误了。”

    桂嬷嬷一说完,慕容宛如才开口,哭着说,“母妃你别怪嫂子,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来得及找到你。”

    只见宜太妃原本冷厉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双凤眼似乎狂风暴雨来临前的阴沉。

    桂嬷嬷看了慕容宛如一眼,连忙继续道,“王妃娘娘一回来小姐就差人去芙蓉院求见,都去了好几回,想给王妃娘娘道歉。可王妃娘娘就是不见她。今儿个王妃娘娘出来了,小姐又是端茶又是下跪的,可王妃娘娘她……”

    终于,话还未说完,宜太妃爆发了,“韩芸汐!”

    韩芸汐就在一旁,幽幽地应了一声,“臣妾在。”

    “桂嬷嬷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入狱了?他们有逮捕令吗?”宜太妃不可思议地问,比起这件事来,慕容宛如那点“委屈”都不重要了。

    “母妃,是太后娘娘亲授的逮捕令,要不,谁敢动嫂子呀!”慕容宛如哽咽地补充。

    “什么?韩芸汐,你!你!”

    宜太妃怒气喘喘,一手扶着扶手,一手指着韩芸汐,半坐半起,愤怒地都说不出话来。 嫂索 天才小毒妃

    “臣妾好心救人,刚刚少将军才上门来拜谢,大理寺纯属栽赃陷害,秦王殿下已经出面,将大理寺卿移交了吏部处置。”韩芸汐回答得理直气壮。

    宜太妃大手一扬,怒声,“本宫不管那么多!你栽在太后手里,人都关天牢去了,你让本宫的脸往哪里搁啊!现在那个老女人一定在嘲笑本宫没本事,娶了你这么个废物媳妇!”

    韩芸汐一脸不可思议,她一直都知道宜太妃重脸面,只是,没想到重到了这种程度。

    这简直不可理喻!

    她救了穆清武,又让长平公主等人都受惩了,这还算丢脸吗?

    宜太妃一会儿坐一会儿站,都顾不上跪着的慕容宛如,坐立不安。

    突然,她在韩芸汐面前停下,愤怒的凤眸缓缓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