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不用,一天的时间,这些药物会将体内残留的毒素都吸取出来,伤口不能碰水,晚上睡觉不要压到伤口。”韩芸汐认真解释。

    其实,这家伙不怕疼的话,开刀确实是最快的办法。

    龙非夜点了点头,大手轻轻一挥,示意她可以退下了。

    这一刻,拎着医疗包的韩芸汐多么像个奴才呀。

    好吧,她忍了!

    翌日早上,韩芸汐来取药,果然如她所说,毒素全都被解药吸收了,原本散发着清香的药物拿出来后恶臭不已。

    韩芸汐简单地包扎好伤口,这下总算是完全搞定了龙非夜的毒。

    她以为龙非夜会说点什么的,可谁知,她一收好东西,龙非夜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动作,大手挥了挥让她离开。

    又傲慢又无情的家伙!

    韩芸汐暗自腹议,并没有马上走,而是欠了个身,诚恳道,“殿下,大将军府的事情,多谢了。”

    穆清武那件事,虽然明知道他是为了秦王府的颜面,为了解毒,但是,他终究是救了她一命。

    谁知,龙非夜语气冰冷,“你会解毒,但你不是菩萨。记住你的身份,少管闲事,少出门,记住了吗?”

    韩芸汐悻悻的,应了一声,“是,臣妾记住了。臣妾告退。”

    她默默地想,只要是好人,见死不救的事情她真做不来。

    至于少出门,呵呵,韩芸汐冷笑了,臣妾办不到!让她一辈子坐在家里负责吃喝拉撒睡,她还不如去死。

    摸了摸袖中那仅剩的三两银子,韩芸汐想,女人,不管什么时代什么身份,都必须有份事业。

    和龙非夜做对有名无实的假夫妻,井水不犯河水,也挺好。等她在秦王府稳定下来,她得给自己找点事做,要不,她上哪里要银子去?

    接下来的几日,韩芸汐在花园里溜达的时候都没有再看到龙非夜,这家伙神出鬼没的,估计早离开了。

    但是,龙非夜居然派了一个婢女给她用,名唤沉香,比韩芸汐小点,十五六岁光景,体格小巧,干净清秀,性子乖巧,笑起来特腼腆。

    韩芸汐一眼看了,还是蛮中意的。

    “你会武功吗?”韩芸汐好奇地问。

    沉香摇了摇头,“不会。”

    “你以前在哪里当差?”韩芸汐又问。

    “我家住西郊溪水村,昨天才被买进来的,是一个叫做楚西风的大哥哥带我来的。”沉香乖乖地回答。

    “那他交待你什么了没?”韩芸汐再问。

    “让奴婢听王妃娘娘的话,他说把王妃娘娘伺候好了,娘娘会给重赏。”沉香老实地说了原话。

    重赏?

    韩芸汐嘴角抽了抽,皮笑肉不笑,她当下交待了沉香第一件事,慕容宛如来找,都说她在睡觉,没空。

    于是,慕容宛如邀她喝茶,被拒了;邀她逛街,被拒了,今早又差人来邀她去郊游,又一次被拒绝了。

    宜太妃不在府上,以慕容宛如的身份,还强求不了她什么。

    小沉香虽然小,却勤快能干,有她料理一些琐事,韩芸汐轻松了不少。

    当然,她也不能闲着,几日的时间,将解毒系统检查了一遍,这个系统类似于一个空间,里头有好多小空间,一个是检查毒性的,一个配制药物的,还有一个是存储药物和医用品的。

    韩芸汐躺在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神游解毒系统,她竟发现这个空间系统里居然还有一些未知的小空间,她的意识没办法进入。

    怪了,难不成是还未开发出来的区域吗?之前研究人员也没有跟她提起过。

    韩芸汐很好奇,只是,她知道好奇没用,这种事情她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的,幸好,就解毒系统如今几个空间就足够她挥霍的了。

    意识抽离出解毒系统,韩芸汐扬起头来,享受冬日温暖的阳光,她想长平公主的癣毒也该大爆发了吧?那么爱美的人,捂着一张脸四处求医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呀。

    她正偷乐着,这个时候小沉香小跑过来,“王妃娘娘,院门口来人了,说你有客人。”

    客人?

    有什么人能到秦王府来找韩芸汐呢?

    “谁呀?”韩芸汐睁开眼睛,不解地问。

    “嬷嬷说是贵客,在客堂等了,是什么少将军和太医,她说得太快,奴婢没听清。”沉香答道。

    穆清武和顾北月!

    韩芸汐立马乐了,连忙起身来,她其实想去看看顾北月,当面道谢的,只是一直找不到出门的机会,也不知道上哪里去找。

    龙非夜不喜欢她出门,这段时间她总要收敛点的。

    没想到顾北月和穆清武倒找上门来了。

    韩芸汐换了身衣裳才出院子,一到客堂就看到顾北月和穆清武坐着喝茶。

    顾北月还是一袭白衣,温文尔雅,穆清武也不再是病弱的样子,标准军人站姿,目光炯炯。

    一见韩芸汐进来,两人皆喜,齐齐行礼,“微臣参见秦王妃,王妃娘娘吉祥。”

    “免礼,坐吧。”韩芸汐心情不错。

    穆清武二话不说,立马单膝跪到韩芸汐面前来,双手握拳,“王妃娘娘,今日微臣是特来答谢救命之恩的。”

    “赶紧平身吧,那日不是谢过了吗?”韩芸汐笑了。

    “那日是那日,今日微臣是正式来拜谢,微臣无以回报,他日如有需要微臣之处,请王妃娘娘一定开口。”穆清武好认真,黑眸炯炯,坦坦荡荡地看入韩芸汐的眼睛。

    这样较真的大男孩真可爱。

    韩芸汐点了点头,“好吧,我记下了。”

    她说着,拿出一张生死状来,面对顾北月,“顾太医,我看我也得好好拜谢拜谢你呀!”

    见了那东西,顾太医先是一愣,随即拦住要行礼的韩芸汐。

    “王妃娘娘,使不得!”顾北月也较真了,眉头锁着老紧老紧。

    韩芸汐看着,特想伸手帮他抚平,这个温暖的男子真的并不适合蹙眉。

    “真的谢啦。”韩芸汐双手奉上生死状,很真诚。在这件事里,就顾北月是无所图的在救她。

    顾北月看着那白纸黑字,淡淡道,“这东西王妃娘娘就替我毁了吧,其实,在下前来是……”

    顾北月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那毒是我嗅出来的。”

    在天牢里,她答应过他只要救醒了穆清武就告诉他如何在两手空空的情况下,检查出毒性。

    韩芸汐不想说谎的,可是她要把解毒系统的存在告诉顾北月,顾北月估计一辈子都无法理解吧,她只能这么说了。

    可谁知,这话一出,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传来了,“嗅出来的,嫂子的鼻子真厉害。”

    这声音……慕容宛如。

    她款步走进来,一袭鹅黄长裙,身体娇弱,尤其是那小蛮腰,不盈一握,身材楚楚动人,脸蛋亦是楚楚动人。

    慕容宛如婢女出身,虽然被宜太妃认作义女,却没有什么封号。

    她见了顾北月和少将军还是得行礼,身轻如燕般微微一欠身,就让人有想搀扶的冲动。

    这不,穆清武立马怜香惜玉了,“慕容姑娘客气了,赶紧平身。”

    慕容宛如柔柔地点了点头,这才平身,往韩芸汐身旁一坐,垂着眼睛,“嫂子,你还怪我呢,对不对?我都求你了三回了,你好歹听我解释解释呀。”

    呃……

    这莫名其%%无弹窗[email protected]++

    慕容宛如微微一怔,却很快恢复,对顾太医道,“顾太医,我是要跟你解释的,只是,嫂子好几天都不理睬我了,我得先求得她的原谅。”

    韩芸汐都快吐了,挽回自己的形象非要踩别人一脚吗?

    这么顾形象是吧?她今日就毁给她看。

    “那你赶紧解释呗。”韩芸汐冷冷说。

    “那天晚上顾太医走后,我好着急,马上出门,可还没出城门就晕了。”

    慕容宛如说着,楚楚可怜的低下头,声中透着哽咽,“嫂子,你也知道的,我身子骨不好,一着急就会犯晕。我是回来了,可我让小六子快马加鞭去禀了,谁知道那个刁奴居然没去,躲在门口睡着了……嫂子,你说这……嫂子,都是我不好!”

    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讥讽,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小六子没去找母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