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屋内,韩芸汐正刺下第一枚金针,她很不愿意,却还是听到了外头的争执声,到了这个节骨眼,万一那帮人闯进来,事情就更麻烦了,保准会说她二次谋杀的!

    偏偏,她的针法排毒急不得,必须一个一个穴道依次来,穆大将军,你千万千万撑住啊!

    都没注意到自己双鬓的冷汗,韩芸汐咬了咬牙,再一次聚精会神,刺入了第二枚金针。

    有了北宫何泽那句话,官兵们纷纷上前,穆大将眉头紧锁,忍无可忍,一冲动竟拔起了长剑,“来人,保护少将军!”

    话音一落,屋子一侧冲出来一队士兵,全都手持长矛。

    见状,北宫何泽倒抽了口凉气,怒声质问,“穆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动兵吗?”

    这下,周遭众人也全都目瞪口呆了,没料到穆将军会这么做。

    虽然有句话叫做“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可是,穆将军此时此刻就在帝都,没有皇上的命令,他是不能调动士兵的。

    而他手下的士兵也只能驻扎在帝都之外,只留一小支兵力在府上,充当护卫用。

    士兵岂能和官兵对抗?何况北宫何泽奉命拿人,师出有名,穆大将军这是要违抗太后懿旨,公然造反的节奏吗?

    穆大将军很清楚自己这么做的后果,可是,为了儿子的性命,他什么都豁出去了!

    “穆大将军,我可是奉命抓人,你敢动兵对抗,你真的要造反吗?”北宫何泽厉声。

    “爹爹!”

    突然,穆琉月大叫起来,“爹,你冷静冷静啊!”

    而一旁,管家和侍从也都慌张了,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地步,就算是为了少将军,大将军也不能举兵落人口实啊!

    事情要闹到皇上那去,造反之罪,尤其是将士造反,那是要诛杀九族的!朝中多少人等着抓将军府的小辫子呢?

    被家人这么一喊,气头上的穆大将军终于冷静了下来,他恶狠狠地瞪着北宫何泽,心底却泛起了一抹悲哀。

    这就是为人臣的悲哀,这就是他的死穴,哪怕皇上再器重他,只要他无故举兵,又或者他自己无故对抗官府,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任何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武将在太平盛世,在帝都皇城,其实最是无用之人了。

    穆大将军恨恨地放下了长剑,周遭的士兵也只能退下去。

    见状,北宫何泽大喜,一个眼色,几个彪汉的官兵就擒住了穆大将军,穆大将军不是不能抵抗,而是不能以武将之身反抗。

    穆大将军被押到了一旁,北宫何泽小人得志,“穆大将军,你放心,找到韩芸汐,下官也不敢定你窝藏逃妃的罪,下官会说你举报有功!呵呵!”

    穆大将军气得都快咬碎牙齿,碎了北宫何泽一脸,悲戚地对长平公主大喊:“长平公主,清武真的是中毒了,韩芸汐没有诊断错,解毒非常紧急,她现在是在救清武的命啊!”

    长平公主才不相信韩芸汐那个废材,“你是被鬼迷心窍了吧!说什么糊涂话!”

    她说着,连忙大喊,“太医,来人,找太医来,太医呢!”

    北宫何泽眼底闪过一抹阴冷,太后已经有密令,要借这个机会取了穆清武的性命,韩芸汐来得好,正是凶手的最佳人选。

    “来人,劈了那锁!”北宫何泽陡然厉声。

    “嘭!”

    巨大的撞击声响,吓了韩芸汐一跳,拿针的手第一次抖了。

    还有几枚金针握在手里,可是,手却和心一样颤,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正是那帮人在拿下断锁呢,下一刻,他们就会推门进来了!

    此时此刻,韩芸汐那清秀的小脸上眼眸垂敛,娇唇紧抿,冷严地不可侵犯。

    她一只手还在继续施针,另一只手拔起了穆清武贴身的匕首,握在手中。

    只要再给她十分钟的时间,她就可以把毒素都逼出来,她豁出去了,不管谁阻止她,她就劫持了穆清武当人质,看谁还敢动!

    时间,一点点在流逝,只是,很快,韩芸汐便发现门外那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竟没了声音,一片寂静,而迟迟也没有人推门进来。

    这……怎么回事呢?

    门外不仅仅安静了下来,似乎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发生什么了吗?

    韩芸汐想不出来,索性也不想了,没动静总比有动静好吧,她要抓紧时间施针排毒呀!

    没有了干扰,她的注意力比之前更集中,速度也快了不少,一枚枚金针,井然有序的刺入对应的穴位,不过片刻,穆清武心口上就扎满了二十多枚金针,原本白皙的皮肤渐渐变红,眼色越来越深,到了最后竟红得发黑。

    见状,韩芸汐大喜,毒就要逼出来了,她又取来一枚金针,可谁知,这个时候,门外却传来了一阵齐齐的高呼声。

    “秦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呃……

    韩芸汐手一僵,她的定力一贯非常好的,如果不是非常特殊的情况下,要干扰她可不容易。

    可是,这一声高呼,让她下意识就回头了。

    秦王!

    她的新婚丈夫,龙非夜?

    天啊,是他来了吗?所以刚刚所有人都瞬间寂静了?

    他为什么会来,他来做什么?

    他这么快就找到药材来找她了吗?

    好吧,这些都不是关键的,关键是这尊大神来了,她就安全了,绝对的安全。

    韩芸汐真想说,龙非夜你就是本姑娘的命中注定的救星啊!

    龙非夜一来,韩芸汐就确定自己是安全的,不管外头说什么,有什么动静,她都统统屏蔽掉,专心致志地为穆清武排毒。

    而此时,门外,所有人都跪了,就连长平公主都欠着身子不敢起,而爱慕秦王已久的穆琉月跪在最后面,痴了一般,目不转睛地看着龙非夜,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下她自己和龙非夜,任何人任何事全都被她抛到了脑后。

    在场不少官兵侍卫没见过龙非夜本尊,一个个胆战心惊低着头,又激动又害怕,想看却又不敢看。

    这是一个神一样存在的男人!

    龙非夜在房门口随意一站,颀长的身躯挺拔如山,冷硬的线条,如刀削似的五官,宛如王者高高在上,好似漫天的风云全都汇聚到他眼里。

    “都平身吧。”他的声音一贯冰冷而强硬。

    众人纷纷起身来,但是,大多数都不敢抬头。

    龙非夜一路追着韩芸汐来,一直在屋顶上看着听着,对这件事多少也有了了解。

    寒彻的视线落向北宫何泽,“北宫大人,秦王妃什么时候成逃犯了?本王怎么不知道?”

    北宫何泽一个哆嗦,迎了龙非夜的冰冷的目光立马低下头,整个人如同置身冰窖般冰冷。

    既是逃犯,那就是已经被关过牢房的,秦王这是在质问北宫何泽为何没有经过他的允许就抓人。

    “禀……禀秦王殿下,这是……这是……逮捕令是太后娘娘亲授的。”

    搬出长平公主都不足以解释,只能把最后头那位主子给搬出来。

    “所以,你这是拿太后娘娘来压本王?”龙非夜本就冰冷的声音又冷了三分。

    北宫何泽吓得又跪了下去,“误会啊,误会啊!秦王殿下,微臣就算有一百个脑袋也不敢这么做。事情是这样的,少将军遇刺,侍卫追到的时候少将军已经不醒人事,所有人都看到秦王妃拿着匕首对准少将军的肚子啊!后来,秦王妃说她会医治,可惜,医了好几回都没医好。”

    “穆大将军,是这样的吗?”龙非夜冰冷的目光落在穆大将军身上。

    一贯脾气暴躁的穆大将军在秦王面前也蔫了,低声答了个“是”字。

    “现在又是怎么回事?”龙非夜又问。

    穆大将军有那么点犹豫不知道怎么说好。

    “说!”龙非夜冷不丁怒声。

    吓得所有人全都颤抖,穆大将军是抖得最厉害的,连连磕头了三个响头,把事情一五一十全禀了,包括穆清武毒发的事情。

    “所以,无凭无据的就先抓人了,如今在救人,你们又要阻拦?”

    “不不!秦王殿下,太后娘娘也是谨慎起见,毕竟……毕竟秦王妃也有嫌疑,所以令微臣先关押了王妃娘娘,另请太医来诊断。”北宫何泽连忙辩解。

    “就是就是!秦皇叔,皇奶奶疼皇嫂,可也得公事公办,不能落人口实。何况,韩芸汐现在也没把清武哥哥救醒呢,谁不知道她是韩家的废材,她的医术怎么可信?秦皇叔,你还是先让我们进去瞧瞧吧,万一……”

    长平公主话还未说完,见龙非夜冰冷的视线飘过来,她便怯怯的闭嘴了。

    龙非夜双手负后,竟点了头,“嗯,确实……该公事公办。”

    一听这话,北宫何泽和长平公主皆是大大松了一口气,长平公主就知道韩芸汐在秦皇叔眼底只不过是个比婢女还不如的女人,秦皇叔讨厌她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护着她?

    气氛一缓,北宫何泽便怯怯道,“秦王,要不,让太医进去吧,以防……” 一嫁大叔桃花开 ht tp://t.cn/rajbypt

    岂料,龙非夜冷声打断,“万一惊扰了她,影响了解毒效果,北宫大人你负责吗?”

    这……

    对少将军的性命负责,对秦王妃的罪名负责?北宫何泽吓得胆都裂了。

    “秦王殿下,老臣相信王妃娘娘的!就让王妃娘娘一人医治吧!”大将军认真道,有了顾北月的提醒,他倒对长平公主带来的太医不信任。

    龙非夜从门前让开,冷扫了众人一眼,“还有谁要进去吗?”

    北宫大人和穆琉月都怯怯的朝长平公主看去,长平公主想进去呀,可是,她也没胆啊!

    “既是没人,那就请北宫大人稍等了。”龙非夜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