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韩芸汐原本胆怯的表情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无法言语的愤怒,她恶狠狠地一脚往黑衣刺客脸上踩去,“你什么你?送你去死吧!回去告诉北宫何泽,这笔帐本王妃记下了!”

    她的医,而且是毒医,说好听点是毒医,说直白点就是个毒师,解毒她懂,下毒她更在行。

    黑衣刺客从牢房里拉着她的手跑到这里,一路上一点戒备都没有,她如果还不趁机下毒都对不起自己的职业道德。

    韩芸汐知道自己一出大理寺天牢不管死没死,就会被咬住畏罪潜逃的罪名不放,可是,时间紧迫,她也豁出去了,既然那帮人想她逃,那她索性就把罪名做实了吧!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她剩下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离开巷子,韩芸汐就拼命地往穆大将军府跑,清瘦的身子在清晨蒙蒙的雾中疾驰,就像是一头小鹿。

    “主子,那……那好像是王妃娘娘。”楚西风怯怯地说道。

    他和秦王外出寻药刚刚回城,迎面就撞见狂奔的秦王妃,幸好他们躲得快,要不真得被撞飞了。

    此时,主仆二人就躲在路边屋顶上,龙非夜一袭锦白便装,俊逸非凡,清冷尊贵,他俊眉微拢,二话没说就追了过去。

    大清早的,这个女人跑那么快作甚?逃命吗?

    韩芸汐拼命地跑啊跑啊,这是去救命,却比逃命还跑得快。

    该死的大理寺怎么就离大将军府那么远呢?

    韩芸汐也不知道自己跑得有多恐怖,到大将军门口时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拉着门环就狂敲,气喘吁吁的喊不出话。

    很快,门卫就来开门,一见是她吓了一大跳,“秦王妃……怎么是你?顾太医呢?”

    “快……我……”

    韩芸汐还喘息着,说不出话索性不说了,推开门卫就要往里头冲,谁知,这时候背后传来一阵厉喝,“韩芸汐,你怎么在这里?给我站住!”

    这声音,舍长平公主其谁?

    韩芸汐的脚步微微一顿,她并没有回头,立马就往里跑,长平公主急了,“来人,给我追,韩芸汐越狱了!”

    几个随从急急追进去,长平公主也撩起长裙跑过去,她刚刚收到北宫何泽的消息,顾北月被囚了,她便立马去找韩神医,韩神医说还要等医学院理事的消息,先举荐了一个太医过来。

    韩芸汐又一次拼命起来,朝穆清武的卧房狂跑而去,几个侍从和长平公主拼命地在后面追,很快,安静的大将军府鸡飞狗跳,闹腾了起来……

    韩芸汐坚信这绝对是自己长这么大跑得最快的一次,跑到穆清武房门前险些就给刹不住脚撞上去。

    幸好,她一手按到门上,停了下来。

    “砰砰砰!砰砰砰!”气喘吁吁的狂敲。

    亲自守着的穆大将军连忙来开门,一见韩芸汐吓了一大跳,“你……韩芸汐怎么是你?顾北月呢?他不是去……”

    顾北月没回来,他早派人去找了,去找的人没回来他正急着又不敢离开穆清武半步,这见了韩芸汐,真有点懵。

    韩芸汐真心喘得说不出话来,比划了里头,示意穆大将军让她进去。

    这时候,背后传来了长平公主的叫声,“韩芸汐……韩芸汐你给我站住……不许让她进去!穆将军,她是逃犯!拦住她!”

    这又是怎么回事?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解毒是最要紧的。

    穆大将军看到顾北月从穆清武伤口里取出黑色毒血血样,又看到穆清武的唇色发黑,就算他对医术毒术一窍不通,但也知道清武是毒发了!就算他再不相信韩芸汐都不得不相信。

    韩芸汐说中毒,真就中毒了,韩芸汐说这几天毒性会显示出来,还真就应验了。

    之前那个清武体内的毒针不也是韩芸汐给取出来的吗?

    穆大将军越想越不对劲,韩芸汐诊断出来的,韩从安都没看出来,还说请什么医学院理事会诊,却至今还没来。

    解毒,那得是多么紧急的事情啊!

    谁能解毒,穆大将军就认谁当祖宗了!

    想到这里,穆大将军又想起顾北月临走之前的提醒,太后亲授逮捕令是铁了心要关韩芸汐,无论如何,太后都会让人弄出证据来的!

    而证据,就是穆清武啊!

    朝中朋党之争那么厉害,穆大将军不是傻瓜,当然知晓太子一党觊觎清武手上的兵权已久。

    眼看长平公主的人追过来,思及此,穆将军当机立断一侧身将韩芸汐推了进去,自己出门来,随手关上了门,甚至还落了锁!

    门一锁上,长平公主的侍从就到了,见穆大将军怒目横眉,像一尊凶神一样立在大门口,平素狗仗人势惯了的几个侍从胆怯了,你推我我推你都不敢上前。

    长平公主气跑不动了,气喘吁吁地走过来,深呼吸了好久才缓过气,命令道,“穆将军,马上给本公主开门!”

    “长平公主,这是犬子的卧房,你一大早的想做什么?”穆将军不悦地问。

    长平公主一愣,震惊了,穆大将军这是怎么了?他不是也很痛恨韩芸汐吗?是韩芸汐把清武哥哥害成这样的啊!

    “穆大将军,你疯了吗?放韩芸汐那个凶手进去!你什么意思啊?”长平公主怒了。

    “顾太医在医治呢,你别添乱!”穆大将军很不客气。

    长平公主有傻眼了,随即大吼,“穆大将军你鬼迷心窍了!你还装,我都看见了你放韩芸汐进去了,本公主告诉你,韩芸汐是逃犯,你要窝藏罪犯吗?”

    “公主你看错了,秦王妃被关在天牢里呢,怎么可能在我穆府?”穆将军说谎起来倒也理直气壮。

    为了儿子,睁眼说瞎话他也豁出去了,只要儿子能醒,什么都好办。

    “你!”长平公主气结,“我明明看到了,你说谎!”

    “对,穆将军你是一品大员,不能睁眼说瞎话啊!”侍从连忙附和。

    穆大将军怒目瞪过去,“你也知道本将军是一品大员,你有什么资格跟本将军说话?还不退下去!”

    侍从灰头灰脸的,只能悻悻退回长平公主身后。

    长平公主嘴一撅,“哼,我不管,我就是看到了,我要进去!”

    她说着,上前来真要硬闯,穆将军索性贴在大门上,张开了双臂,“清武病重需要休息,老夫看今日谁敢硬闯?没有皇上的命令,老夫就算死在这里,也不会开门!”

    屋内,韩芸汐正在抓紧时间重新扫描,以确定毒性的深浅、位置,听了穆大将军这话,微微松了口气,这老东西总算不老糊涂了。

    她只有三十分钟的时间了,煎药服药再寻找药配制解药的办法已经来不及,她既然来了,自然是要用针术排毒,解毒系统的扫描仪正来来回回扫描,毒素的位置很快就会被确定。

    门口,长平公主正拽着穆大将军的手,使劲地拉,无奈,怎么都拉不动。

    “穆将军,你会害死清武哥哥的!”

    “再怎么说你也不能让韩芸汐自己一个人待在里头,我带太医来了,你好歹让太医进去瞧瞧!”

    “韩芸汐她都医了两回,两回都没见效,她说会醒可到现在人都没醒呢!她真真不可信啊!穆将军,我求你了,你让太医进去吧!”

    ……

    “太医?是太后娘娘派来的吧?”穆大将军在心中冷笑,身躯如山,岿然不动。

    长平公主拽不动,也劝不了,正干着急着,谁知道,此时穆琉月竟领着一帮人赶过来,这帮人不是别人,正是北宫何泽他们。

    她给北宫大人出了条妙计,安排了一个刺客劫囚后杀韩芸汐,然后再率兵追拿,见到韩芸汐的尸首之后,就栽赃她个畏罪潜逃,不幸罹难的罪名,可谁知道韩芸汐一个弱女子居然能从黑衣刺客刀下逃生。

    如果不是穆琉月报信,北宫大人真不知道上哪里找人。

    一见北宫何泽带了一批官兵过来,长平公主大喜,连忙道,“北宫大人,韩芸汐就在屋里!赶紧把她抓起来!”

    穆大将军一见北宫何泽,便心道不好了,恨不得把穆琉月吊起来打呀!

    乱世,是当兵的天下;太平盛世,那就是当官的天下,兵不能与官斗,否则会被扣上举兵谋反的罪名!

    而屋内,韩芸汐已经找到万蛇毒的具体位置,毒性会聚在穆清武的胸口上,从深处一点点爆发出来,这个位置,离心脏好近好近,必须马上动针,耽搁一点点时间都不行。

    韩芸汐都庆幸自己来得还算早了。

    她努力的忽视门外的声响,冷静下来,集中精神,取出需要的大小金针来,一一摆放在一旁,随即动手解开穆清武的衣裳,寻找准确穴位。

    “穆大将军,在下职责在上,追拿逃犯,还请行个方便。”北宫何泽还是很客气的。 一嫁大叔桃花开 ht tp://t.cn/rajbypt

    “逃犯没在这里,北宫大人请吧。”穆大将军一点面子也不给,堵着门不动。

    “长平公主明明看到逃犯进去,难不成穆大将军觉得长平公主说谎?”北宫何泽又问。

    穆大将军不回答了,别过头看向别处。

    “穆大将军既然不配合,那就休怪下官无礼了!”北宫何泽先礼后兵,声一冷,下令道,“来人,把穆大将军请开,进屋搜!”

    一时间,众官兵包围上来,要拿穆大将军,北宫何泽和长平公主不一样,北宫何泽有逮捕逃犯的权力,动用官兵出师有名。

    “你们敢!”穆大将军怒吼,吓得众人都不敢乱动,他是大将军啊,手下掌握着几十万的士兵呢!

    “奉太后命捉拿逃犯,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北宫何泽亦怒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