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狱卒们提着冰水狠狠地泼,一桶接着一桶。一股股冰凉凉的水从脖子流到身体去,让本就湿透的韩芸汐冷得手脚发抖,牙齿发颤。

    “哎呦,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呀,别往秦王妃身上泼呀!瞧瞧她多可怜。”长平公主看得哈哈大笑。

    “韩芸汐,你赶紧求求他们呀。呵呵,要不,你也可以求我呀,求我甩你一巴掌,我就放你出来。”

    没错,长平公主今夜就是来报仇的,韩芸汐算什么东西,敢碰她的清武哥哥,敢跟她谈辈分当众教训她,今夜她就要这个贱人付出代价!

    “给我泼,使劲的泼!泼到她求饶为止!”

    瞥了一眼地上积起的一层薄薄的冰,长平公主相信很快韩芸汐就会求饶的。

    然而,很快长平公主就失望了,韩芸汐非得没有求饶,竟连躲都不躲了,就站在火炕上,背靠着墙一动不动,盯着她看。

    此时此刻的韩芸汐,狼狈落魄,就像一条落水狗。

    可是,此时此刻的她更是芳华绝代,风华万千,那青紫色唇畔微微勾起,那明澈双眸嘲讽意味十足,此时此刻的她,高高在上盯着长平公主看。

    “你在笑什么?不许看!”

    长平公主气急败坏的质问,被玩弄的明明是韩芸汐,可为什么她却感觉到羞辱。

    “韩芸汐,不许看!你给我闭上眼睛!”

    “韩芸汐,我告诉你,今天你不求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北宫大人,开门。”

    长平公主气疯了,她要进去亲手收拾这个贱女人。

    “公主使不得呀,她毕竟是秦王府的人。”北宫大人还是有所忌惮的,否则早就对韩芸汐动刑了。

    “她现在是阶下囚!我命令你马上开门。”长平公主气呼呼的,还不忘命令一旁的狱卒继续泼水。

    韩芸汐冷冷看着长平公主像疯狗一样叫嚣,眸中的轻蔑更浓了几分,这也让长平公主濒临疯狂。

    “北宫何泽,你敢违背本公主的命令?还不开门?”

    北宫大人开门也不是,不开门也不是,大冷天急得满头大汗,最后,在长平公主的威逼下,只能开门。

    几个狱卒先冲进去,死死押住韩芸汐,韩芸汐并没有反抗,只觉得可笑,这帮人还怕她把长平公主怎么样了吗?

    她都已经冷得没有力气了。

    长平公主双臂环胸,气定神闲走过来,“韩芸汐,你再看呀,有本事你再看呀!”

    韩芸汐低着头,一动不动,像个死人一样。

    这样的反应,长平公主还是很满意的,她亲手撅起韩芸汐的下颌来,谁知,韩芸汐却迎面朝她脸上吐了一口大冰水。

    “啊……”长平公主尖叫地退开,使劲地擦脸,“贱人!你好大的胆子。”

    “本王妃的辈分就是比你高一级,就是你的长辈。长平公主,你永远改变不了这个事实。”韩芸汐看过来,唇角噙着讥讽,不是她不怕死,而是她知道,即便是求饶,长平公主今夜也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求饶,不过是凭添羞辱,满了长平公主的意罢了。

    长平公主将脸蛋抹干了,妆容也花了,配着狰狞的表情简直就是一只母老虎。

    “长辈是吗?很好,那本公主就亲自伺候伺候您!”

    她说着,亲自扛起一桶水来,从韩芸汐脑袋上直接倒下去,韩芸汐身子一缩,冰冷感立马从脑袋蔓延到四肢百骸,她只觉得脑细胞都全被冻僵了,脑海一片空白。

    可是,噩梦才刚刚开始。

    很快,长平公主又提起了一桶水,一样是从她头顶倾泄而下,紧随着一桶接着一桶没有间断,直到把所有冰水都用光了。

    那两个押住韩芸汐的狱卒,双手都给冻僵了,何况是韩芸汐呢?

    可是,她居然还在看长平公主,如同一尊冰雕一样,一动不动冷冷地盯着长平公主看,似乎可以将长平公主内心的虚荣龌蹉全都看穿了。

    这个目光,不仅仅吓呆了长平公主,也吓到了狱卒,两狱卒一松手,韩芸汐便直直倾倒而下,僵硬的身影在地上摔出极大的响声。

    死了?

    北宫何泽心跳一滞,急急去探鼻息,见还有气,高悬在半空中的心总算是收了回去。

    长平公主看着韩芸汐僵硬的身体,非但没有复仇的快感,竟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明明知道这个女人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可是,她居然还会害怕。

    她都不敢再看韩芸汐的脸,自己给自己台阶下,“哼,韩芸汐,叫你敢再嚣张,本公主不妨告诉你,就算清武哥哥醒了,你也休想走出大理寺!你死定了!”

    说罢,长平公主便急急转身要走,可谁知道,她这一转身还没走几步呢,脚下一滑,身子一前倾,整个人便往前重重跌了个狗吃屎。

    “啊……”长平公主尖叫声震耳欲聋。

    北宫何泽和几个侍从连忙上前来搀,一个个吓得面色铁青铁青的。

    长平公主一坐起来,就大叫,“我的腰!我的腰!别动……我的腰好疼啊!”

    “公主,不会是闪到了吧?”北宫何泽惊声,腰要是闪到,那可是很难好的,而且,还会落下后遗症,往后只要动作大一些,就很容易再次闪到。

    长平公主吓坏了,腰又疼,坐在冰地上又冷,却不敢乱动,愤怒的冲北宫何泽大吼,“赶紧宣太医啊!”

    这边说着,突然觉得脸上痒了起来,她也没多想,伸手胡乱挠,挠着挠着似乎有些停不下来。

    “公主殿下,要不属下抬你出去吧,太医不方便来呀。”北宫何泽也快哭了,把太医宣到这里来,动私刑的事情还不得曝光了?

    长平公主腰疼得不得了,僵坐在冰地上一动不敢动,冰水都浸湿了她的裤子,冰凉感蔓延到全身,她不仅仅想喊疼,更想喊冷,可这冰水是她造成的呀!她怎么喊?

    “那就赶紧抬我出去啊,愣着干嘛?养你们干嘛,当饭桶啊?”

    长平公主一边挠痒,一边大吼,所有怒火只能冲着北宫何泽发,北宫何泽灰头土脸的,连忙让狱卒弄来担架,小心翼翼把长平公主弄上去,急急抬出去。

    临走前,长平公主回头看了一眼,竟然看到韩芸汐一动不动趴在地上,那双冰冷的凤眸竟还在看她!

    天啊!

    长平公主急急回头,不敢再看,都有些后悔了,她不该走进去的。

    韩芸汐唇畔这才勾起一抹弧度,冷冷的笑了,这一笑,风华绝代,这一笑,倾城倾国。

    长平公主,你就等着毁容吧!

    她刚刚趴着的瞬间,就在长平公主脚下下了毒药,所以长平公主那么容易滑倒,滑倒是小事,关键是那毒药会让长平公主的脚和脸长出一样的毒癣来,一种类似于牛皮癣的毒癣,比她脸上以前的毒瘤还恶心呢。

    确定人都走了,韩芸汐再也忍不住了,浑身剧烈颤抖起来,连牙齿都在打架。

    她的鼻子酸酸的,冷到了想哭,无力到想哭。

    一地的冰水已经结成一层薄薄的冰,甚至她身上都好几处结冰,她的体温该有多低呀?

    韩芸汐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然而,爬起来也没用,整个牢房里全都是湿的冰的,再这样冷下去,她身体里所有机能都会变得缓慢迟钝。

    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来个医生给她打几针心律增强剂,她是医生,却不是普通的医生,她身上只有毒药和解药。

    无奈之下,韩芸汐只能从解毒系统中取出一颗毒药来,燥热之毒,能让身子躁动,体温飙升。虽然这东西非常伤身子,但是,韩芸汐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服药之后,她算是失去所有力气趴在地上。

    毒性很快就发挥出来,体内散发出来的热度抵御外界侵袭的寒冷,一冷一热冲突之中,韩芸汐沉沉地睡了过去。

    似乎有人来清扫了牢房的积冰,又似乎有人探了她的鼻息把过脉,韩芸汐迷迷糊糊中察觉到,却无力睁开眼睛。

    当韩芸汐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翌日旁晚,燥热之毒都不用解药,全被寒气所驱散,如今的她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却依旧冷得瑟瑟发抖。很想再服一颗毒药,可是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第二颗绝对会要了她的命。

    环视一圈,韩芸汐发现牢房里昨夜的痕迹被清扫得一干二净,火炕里有火了,一旁还放着热呼呼的饭菜,干净的衣服。

    这是……几个意思?

    韩芸汐正纳闷着,却见顾北月提着东西出现在牢房门口。

    原来啊!

    北宫大人怕被顾北月看到动私刑的证据,所以毁灭痕迹了,表面工作做得真充足。 -~%%无弹窗?@++

    带路的狱卒一走,顾北月就连忙朝韩芸汐招手,“王妃娘娘,赶紧过来。”

    他急急蹲下来,打开带来的汤盅,小心翼翼将热汤倒在碗里,隔着铁栏递到韩芸汐面前,“王妃娘娘赶紧趁热喝了,下官亲自熬的,这里头阴冷,这个药汤能祛湿驱寒。”

    顾北月是个很干净的人,白衣圣洁,气质清俊,同这阴冷昏暗的牢房格格不入,可是,看到他,韩芸汐却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韩芸汐走过来,看着顾北月清俊脸上那份真诚的关切和怜悯,再看看热汤冒出来的白气,她心头一酸,无端的难受起来。昨夜的一切原本都过去了,这下却忍不住又觉得委屈。

    是不是一旦有了人关心,再坚强的心都会变得脆弱呢?

    这里阴冷?这里岂止是阴冷,这里冷得会让人没命!祛湿驱寒?一碗热汤,怎抵昨夜一桶桶冰水当头灌下?然而,这个素无交情的男子,一句话竟足以让韩芸汐温暖。

    自小到大,都不曾有人关心过她一句,更别说亲自为她熬一碗驱寒暖身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