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一贯平和的顾北月脸上铁青铁青的,他是首席御医,是皇帝身旁最近的人,宫里宫外,王宫大臣无不对他礼敬三分,可惜,遇到这么个蛮横不讲理的公主,他也很无奈。

    他希望穆大将军能替韩芸汐说话,可惜,此时穆大将军就站在门口看着,一言不发。

    韩芸汐懒得跟长平公主辩解,继续又问,“那请问长平公主,你可有逮捕令?”

    皇族之人犯罪,也由大理寺处置,但是,如果要抓人的话,就得有逮捕令,韩芸汐是王妃,归属太后管辖,逮捕令得太后那边发。

    “暂时没有!”长平公主答得理直气壮。

    “所以,我暂时也还不算是罪人喽?”韩芸汐耐着性子问。

    长平公主支支吾吾的,正不知道怎么回答,谁知,韩芸汐突然怒声,“暂时没有你来干什么?马上给我滚出去!”

    没有逮捕令这公主在她面前嚣张什么呀?长平贵为公主,她还贵为秦王妃,是她长辈,是她皇婶呢!

    长平公主吓了一跳,随即揪住韩芸汐的手,不可思议道,“韩芸汐你好大的胆子,你敢凶本公主,你敢这么跟本公主说话!”

    “我为什么不敢?”韩芸汐冷声反问,眸中阴沉沉地看过来。

    身为大夫,她最痛恨的事情就是医治被打断,病人被打扰。

    身为女人,她最厌恶的就是这种仗着身份自认为高人一等,颐指气使,刁蛮不讲理的同性!

    长平公主被韩芸汐阴沉的眸光吓到,急急挣脱开她的手,后退了两步。

    这是怎么回事,她居然会害怕这个女人?

    长平公主努力地忽略心底莫名的恐惧,可是,她才不承认,她今天是来收拾韩芸汐的,不是来丢脸的!

    她恼羞成怒,逼近韩芸汐破口大骂,“韩芸汐,你嚣张什么?你不就是个废物,不就是个自己送上门的女人,你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我告诉你,废物永远是废物!麻雀永远都是麻雀!你真把自己当根葱,别人也未必拿你蘸酱吃!贱人!”

    贱人!

    长平公主将这两个字说得特别重,无异于指着韩芸汐的鼻子骂。

    韩芸汐脸色煞白,双手都紧紧握成拳头了,真真险些就打人了,然而,她还是冷静的,她知道现在不是惹事的时候,而是救人的时候,她现在的身份是大夫。

    这三天里,一旦穆清武体内的毒爆发,就必须及时抢救,不允许出任何意外。

    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淡淡道,“长平公主,你说我不会医术就是废物,那请问,你会医术吗?”

    这话一出,长平公主就语塞了,“我,我……”

    韩芸汐再次吐气,她该有多隐忍啊,为了病人,她豁出去了。

    “所以,长平公主,劳烦你说话放尊重点。还有,本王妃好歹也是你皇婶,对长辈大喊大叫,这是你该有的礼数吗?我最后说一次,请你出去,不要影响病人。”

    皇婶,确实是公主的长辈,但是,论尊贵公主自然是尊于皇婶,可是,在天宁国不一样,长平公主的皇叔是秦王,韩芸汐是秦王妃。

    秦王不是一般皇亲国戚可以比拟的,就连皇帝都要让他三分!

    妻以夫为贵,论辈分,论尊卑,韩芸汐都有足够的资格教训长平公主。

    然而,长平公主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皇,皇婶?韩芸汐,你还真不害臊!我皇叔可没想要你,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自己送上门的,你敢跟本公主说什么皇婶?你比妓女还不如呢!”

    妓女?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齐齐倒抽了口凉气,然而,他们都没缓过神来呢,韩芸汐便猛地扬起一巴掌,狠狠朝长平公主脸上打去,“啪”好一声响亮!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叔可忍,婶不可忍!

    面对长平公主这种人,忍根本没用,讲理也没用,能动手就千万不要动口。

    韩芸汐彻底爆发了!

    长平公主瞬间就给傻了,精致白皙的脸颊上红了一大片,足见韩芸汐这一巴掌打得有多重。

    周遭,连躲在一旁看戏的穆琉月也给傻眼了,天啊,韩芸汐这个女人……她真敢啊!

    很快,长平公主就缓过神,嚎啕大哭,疯了一样双手朝韩芸汐扑抓过来,“你这个贱人,你敢打本公主!”

    “本公主跟你拼了!母后都没打过我,你算什么东西!”

    “韩芸汐,你犯贱,你这个妓女!”

    ……

    韩芸汐准确无误地抓住长平公主的双手,忍无可忍,厉声打断她的辱骂,“够了!小小年纪满口粗秽之语,你母后是怎么教导你的?是怎么当你娘的?”

    这话一出,长平公主就愣住了,天啊,这个女人打了她,居然还敢说母后的不是?

    “韩芸汐,你狗胆包天!”长平公主大吼,猛烈挣扎,可惜怎么都挣不开韩芸汐的手。

    “来人!来人,抓住她!快!”

    长平公主大叫,一旁她的两个随行侍从正要上前来,韩芸汐却怒目看去,“秦王妃你们也敢抓,你们问过秦王殿下了没有?谁给你们这熊心豹子胆的?”

    秦王,她的夫,这个名字不管在哪里都是一枚金灿灿的挡箭牌。

    两个侍从迟疑了,长平公主气结,“韩芸汐,你放开我,否则我告诉父皇去!”

    韩芸汐冷哼,一把将长平公主甩到一旁去,冷声,“尽管去,我就坐这等秦王殿下来带我去。”

    长平公主撞在一旁桌上,泪迹泛滥,怒气冲红了脸蛋,她哪里敢真去找父皇,父皇一直都不同意她嫁给穆清武,最不喜欢她跑穆大将军府来了。

    而且,这事情真闹得秦王知道,她未必能讨得到好。

    长平公主捂着脸,恶狠狠道,“韩芸汐,你敢打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她说罢,猛地一跺脚,转身就跑了出去,两个侍从和穆琉月也急急跟出去,谁知,他们竟随手关上了房门,将韩芸汐反锁在屋内。

    这是什么节奏?

    “韩芸汐,你等着!你给我等着!”

    “你休想离开这个房间半步,本公主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

    门外传来长平公主的叫嚣,韩芸汐看着紧闭的大门,一脸郁闷,这到底是什么时代,还能好好救个人吗?

    很快,长平公主的声音就消失了,也不知道她走没走,不过,屋子里总算是安静下来。

    韩芸汐吐了口浊气,双眸沉敛,眼底晦明晦暗的。

    顾北月眼底掠过一抹复杂,“王妃娘娘,刚刚那巴掌你……”

    “她活该!”韩芸汐怒声。

    好吧,此时此刻,她非常不爽着呢,谁被骂妓女会开心了?

    她是主动上门的没错,可那也是逼不得已的,她向来不觉得自己有多尊贵,也从未没想把自己当秦王的正妻,然而,她也是有自尊的,她觉得自己很好,坦坦荡荡,问心无愧,一点儿都不卑微。

    然而,顾北月却道,“王妃娘娘,那巴掌打得好。只是,长平公主刚刚说……暂时没有逮捕令?”

    韩芸汐微微一怔,刚刚气昏了,竟没留心这个细节。

    她又朝紧锁的大门看去,难不成……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韩芸汐不管那么多了,她喝了一口水,坐回床榻边继续守着,“顾太医,只要你信我,足矣。”

    她观察穆清武的脸色、把脉、试体温,又重新做了一次血样毒性检测。

    她很确定,在未来的三天里,毒性一定会显现出来的!她把自己了解的,全都告诉顾北月。

    然而,话才刚刚说完,房门就被打开了。

    大理寺卿北宫大人的声音传了进来,“秦王妃,这是太后亲批的逮捕令,有人举报你蓄意谋害少将军穆清武的性命,请你随下官走一趟吧。”

    大理寺的人到了!

    果然,长平公主不是两手空空而来的,她早做好了准备,她早就铁了心要把韩芸汐打入天牢!

    只是,太后亲授逮捕令,这未免也太狠了吧。

    逮捕令是什么东西?

    逮捕令就意味着已经有充分的证据抓人,不需要告知被抓人任何理由,等关进去了再慢慢审。

    怎么说韩芸汐也是她救命恩人的女儿,太后她老人家就这么迫不及待想铲除了吗?

    再说了,穆清武这件事大理寺也没有证据证明韩芸汐是刺客,是误诊。

    这分明就是公报私仇!

    顾北月早就料到,却还是忍不住叹息,“胡闹!”

    韩芸汐深吸了一口气,很淡然,她知道,这就是令人百口莫辩的强权。

    她知道,想要在这个世界过得安稳,就得服从、听命,可是,她总是学不会。

    亲自开门走了出来,只见北宫大人和长平公主就站在门口,身后带了五六个官兵。 &&~

    韩芸汐忽视长平公主的得瑟,冷眼朝北宫何泽看去,“敢问北宫大人,本王妃犯了什么罪?”

    “有人告你行刺少将军穆清武未遂,坑骗将军府,以治疗之便利,毒害少将军。”北宫大人大声回答,说得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纯属诬陷!北宫大人,我可以证明王妃娘娘是清白的,我也参与了医治。”顾北月很仗义。

    北宫大人冷哼,“什么都不用说,这是太后娘娘的逮捕令,太后娘娘非常关注这件事,亲授了逮捕令,秦王妃,有什么话到大理寺再配合调查吧。你们谁要作证的,也请到大理寺备案纪录。”

    “北宫大人……”顾北月还要辩解,北宫何泽却抬手示意不必,“顾太医,多说无益,你在在宫里当差的,逮捕令是什么东西,你应该很清楚。”

    顾北月只能闭嘴,看着早已经沉默,低着头的韩芸汐,他温软的眸光中尽是心疼,这个一心救人的女人,何罪之有呀!

    看到韩芸汐眼中的失落,长平公主和穆琉月都得瑟了,等着看她失望,看她发飙,看她喊冤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