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龙非夜质疑的目光相当恐怖,然而,韩芸汐的心理素质还是相当强大的,她底气很足,不怕。

    盯了半晌,见韩芸汐目光坦然,龙非夜也没再问,转身出门去。

    确定那家伙真的走了,韩芸汐才连忙起身来,她纳闷着,这家伙不会那么快就找到那三味药了吧?他要让她配解药的又是什么毒呢?

    刚出浴的韩芸汐如出水芙蓉,清丽脱俗,比起平素多了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尤其是那双大眼睛,如同那雪域高原的冰雪湖泊般明净清澈。

    龙非夜看着她,迎面走过来,眸色深了几分。

    走入书房,他拿出了一块沾满血迹的白布,“这血里有毒,你看看。”

    解毒系统早就提醒有毒了,韩芸汐接过来,嗅了嗅,没嗅出什么东西来,看样子不是常见的一般毒素。

    “这毒我闻不出来,你去帮我找碗清水来。”韩芸汐认真说。

    她哪里需要水,不过是想支开龙非夜罢了,这家伙多精明呀,本就对她所有怀疑了,当着他的面把血样放入解毒系统检测,未必能逃得过他的法眼。

    那天晚上帮他解毒,他重伤意识不是那么清醒,而且她也是躲到卧房里去取针和解药的。

    龙非夜不懂毒,二话没说转身就走,韩芸汐确定他真走了,这才取了金针采集了些许白布上的血迹,放入解毒系统里化验。

    这一检就出来了,这毒属于花毒,每一种花中都多多少少含有毒素,少量不会引起中毒,但是量多了那就真的是毒药了。

    很快龙非夜就回来了,亲自端来一碗清水,韩芸汐装模作样将白布放入水中,然后用金针采集了些许血水,闻了闻。

    “这是花毒,迷迭香。”她很肯定地说道。

    “配出解药,现在就要。”龙非夜冷冷命令。

    这语气让韩芸汐很不爽,这家伙当她是提药机吗?

    她气定神闲,姿势优雅地伸手过来,“好,先给五十两银子,诊金。”

    龙非夜眼底闪过一抹不悦,迟迟没动,这个女人居然会伸手跟他要钱?

    迎上龙非夜厌恶的眸光,韩芸汐知道自己此时此刻非常市侩,可是,她穷得叮当响呀!

    出嫁时娘家一个铜板都没给她,秦王府这里是宜太妃管家,慕容宛如帮着理财,至今都没给她月例的意思,估计永远都不会给了。

    虽然这里吃住不花钱,可是,平素添置衣裳,给下人的打赏,外出办事,还有给解毒系统添置药材,这些可都得花银子。

    其他的不说,就说给下人打赏这一笔开销就少不得,大户人家里的奴才是最狗眼看人低,最会嚼舌根,最叼的!

    想过得安稳一点,最先得搞定这帮人,管住他们的嘴巴。

    龙非夜没多说话,甩了一袋银子在桌上,就听那声响便知道不止五十两。

    韩芸汐拿过来,拿出五十两,毫不迟疑就将剩下的连同钱袋推回去“殿下,我说了,五十两是诊金,我应得的,剩下的你收回吧。”

    她穷归穷,又不是乞丐,骨气还是要有的。

    说罢,她就提笔写解药的药方,如同施针解毒时那样,小脸认真,眸光专注,娇小的身躯无声无息散发出一种无法形容的魅力,令人忍不住想靠近,想进入她的世界看一看,她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龙非夜眸中的不悦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玩味,他不动声色收回了钱袋。

    认真写好药方,韩芸汐双手奉上,好奇地问,“殿下,你那三味药找到了吗?”

    “还没。”龙非夜就给了这两字,没多解释,韩芸汐好奇着这家伙自己的毒都顾不上,还能管别人?

    到底是什么人中了迷迭香呢?

    当然,韩芸汐只是好奇而已,好奇害死猫的道理她懂。

    她以为龙非夜拿了解药药方就会走,可谁知道这家伙居然把药方交给侍卫楚西风去办,自己留了下来。

    如果换成是别人,早就日夜不休地寻找解药了,这家伙就十日的时间,倒是不怎么惜命呀。

    好吧,他留下了,她又是睡书房的命了。

    可谁知道,龙非夜径自走向温泉池,头都没回,冷冷命令,“韩芸汐,出去。”

    拜托,现在已经三更半夜了,他要她去哪里?

    把垂帘都放下来,这寝宫能隔成好多房间呢,她都不介意,他一个大男人介意什么?

    韩芸汐追了过去,耐着性子赔笑道,“殿下,你打算怎样安置臣妾?”

    人家当妾的都有自己的院子,她一个正宫娘娘居然连个安身之地都没有。

    “去找管家安排。”龙非夜淡淡说。

    管家……

    韩芸汐嘴角抽搐着,找管家安排那还不是给慕容宛如整她的机会,秦王府的事务都是慕容宛如帮着宜太妃在料理,独独龙非夜住的芙蓉院是独立的,谁都管不上。

    离开芙蓉院,她的麻烦会很多很多的。

    思及此,韩芸汐再次赔上笑容,“殿下,你住卧房,我住书房,咱们互不干涉,如何?”

    龙非夜止步,还是没转身,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本王不习惯,马上出去。”

    好歹也救过他一命,好绝情的家伙!

    你不习惯,姑奶奶我还不习惯呢!

    屋子是人家的,韩芸汐没办法,只能离开。

    她提着灯笼夜逛芙蓉园,嫁进门来两日,都还没来得及好好逛一圈芙蓉院,很快,韩芸汐就把这院子大致掌握了。

    院子不小,却只有一座寝宫,一座矮矮的小阁楼,小阁楼似乎是留给下人住的,可惜芙蓉院里没有下人。

    确定没人之后,韩芸汐大喜,把灯笼往墙上一挂,这地方从此以后就是她的了!

    一楼可以布置成书房和客堂,二楼是卧房,这要是搁在现代,那就是一单身小复式了。

    这一夜,韩芸汐早就把白天在大将军府里的不悦快全都忘记了,她怀揣着五十两银子,一边琢磨着怎么布置她的小地盘,一边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龙非夜早就消失地无影无踪,韩芸汐想找个人问,可惜,芙蓉院里除了她自己,半个人影都见不到。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厌!

    很好,他过他的,她活她的,自由自在。

    韩芸汐过去把她的两厢嫁妆搬到阁楼来,虽然都是些旧东西,在她一无所有的时候这些可都是宝贝。

    韩芸汐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浅紫色小布包,认真一看竟是一个自制的布包药箱,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头缝制了很多小格子,可以分类放不同药材,还有一个针套,可以收纳不同规格的医针。

    小布包是崭新的,背后右下角绣着一个“心”字,无疑,这天心夫人留下的。

    这应该是天心夫人留给她的东西吧。

    想起天心夫人大着肚子,怀着对腹中孩子的期盼,亲自缝制小布包的场景,韩芸汐不由得眼眶一红,辛酸了。

    辛苦十月怀胎,天心夫人可曾想过身为神医的她会难产而亡,见都不能见自己的孩子一面;对孩子寄予了那么高的期望,她可想过,这孩子会是废材,在韩家受尽了凌辱?

    天心夫人,放心吧,如今的芸汐,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韩芸汐从解毒系统里取出了一整套金针,还有一些常用的药草,以及医用棉签纱布等小东西,井然有序地放入小布包中。

    从此,这东西就是她的医疗包了。

    她随身携带的解毒系统是一个看不到的“空间”,她可以自由放入和取出东西来,可是,这要当着外人的面做,在现代会被当作魔术,在古代则会被当作妖术。

    正好,这个小小医疗包可以给她作掩护,韩芸汐将医疗包挎背在身上,从此以后都随身携带了!

    收拾好东西,韩芸汐又出门置办了些必需品,将自己的小阁楼收拾得又干净又温馨,原本以为能好好的睡一觉,可谁知道她才刚刚躺下,麻烦就找上门了。

    穆清武没有醒,穆大将军亲自上门来找她!

    韩芸汐非常震惊,怎么都相信不了,她匆匆赶到了会客堂。

    这时候,慕容宛如已经到了,正坐在主位左边位置和穆大将军说话。

    见她进来,穆大将军就火了,“韩芸汐,你这个骗子,你说清武会醒,可是至今都没有醒,而且还反复高烧!这件事你必须给本将军一个交待,否则本将军跟你没完!”

    穆大将军让顾北月这几日都守着,出现这种情况,顾北月也无能为力,根本看不出是什么病灶,顾北月建议找韩芸汐再看看,穆大将军却不再相信韩芸汐,找了好几个解毒高手来看,可是,诡异的是,竟也无人诊断出来穆清武到底怎么了。

    无奈之下,穆大将军还是得来找韩芸汐,反正这件事他就赖定韩芸汐了。 嫂索 天才小毒妃

    “不可能!他身上的毒都已经解了!”韩芸汐脸色有些白,她绝对不相信自己弄错了!

    慕容宛如也问明白了怎么回事,她连忙起身来,“嫂子,你什么时候会医术的,我怎么不知道?”

    慕容宛如,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韩芸汐懒得理睬她,非常认真道,“穆大将军,我能保证他腹部的毒都已经解了,至于为何昏迷不醒,高烧不断,我没见到人无法诊断,我跟你走一趟吧。”

    “哼,你当然要跟我走,韩芸汐,我告诉你,清武要是不醒,我拿你一命抵一命!”穆大将军怒意滔天。

    慕容宛如一脸惊恐,连忙上前将韩芸汐护到身后去,怒声,“穆大将军,不就是有人看到我嫂子动刀了,不就是没救醒,这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虽然我嫂子不会医术,但是,我相信她绝对不会胡来的。”

    告非……慕容白莲花你可以闭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