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穆琉月自小到大可都是将军府的宝,又和长平公主是好闺蜜,非常得皇后太后的宠爱,虽然只是个大小姐,在帝都却被称作长平公主第二,就连宫里的嫔妃娘娘们也都让着她。

    韩芸汐,算个什么东西呀!

    不过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秦王妃,连秦王府的婢女还不如呢,她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叫她站住就站住吗?韩芸汐充耳不闻。

    穆琉月火了,快步追上,一把抓住韩芸汐,也不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长长的指甲套刺入了韩芸汐肉里,很疼。

    “你救醒我哥了?”穆琉月颐指气使地问道。

    穆大将军出门来见状,冷冷道,“琉月,放她走,你哥很快就会醒。”

    “也就是说还没醒喽?”穆琉月很不可思议,“爹爹,你真相信她啊?”

    韩芸汐被拽得生疼,斜眼看去,一双凤眸阴鸷得骇人,“放手!”

    “不行,我哥没醒之前,她不能走!”穆琉月就是不放手。

    谁知,韩芸汐伸手捏着她手腕的穴道,立马就让她的手无力发软,韩芸汐烦躁地狠狠甩开她,冷声,“你还没有资格限制本王妃的自由!”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穆琉月被摔在地上,气得爬起来要追,穆大将军却拦住,“够了!晾她也不敢说谎。”

    穆琉月可不甘心,不甘心哥哥还没醒就让韩芸汐走了,更不甘心韩芸汐以“秦王妃”自居的态度,她追了几步,大喊,“韩芸汐,我警告你,我哥哥要是没醒,我绝对不会放过你!长平公主也不会放过你!”

    长平公主……

    这位公主是皇后和太后的掌上明珠,脾气可比穆琉月娇纵一百倍,他自小就天天粘着穆清武不放,某种意义上说也算和穆清武青梅竹马了,皇族内外的人全都知道,她非穆清武不嫁。

    只可惜太后和皇帝在她的婚事上意见向左,所以迟迟都没有赐婚。

    要是被她知道穆清武出事了,天晓得会发生什么呢!

    穆琉月的警告,韩芸汐自然是都听到了,只是,她并不放在心上,才不管那什么长平公主短平公主的。

    她从医以来从来就没有失手过,而且,解毒系统也不会出错的,刚刚排毒之后她有检测了一遍,确定穆清武体内的毒素已经降低到不影响健康的阈值,而且他的体温也开始下降,想必很快就会清醒了。

    只要穆清武清醒,便可以证明她没有谋杀之意,天皇老子都不能拿她怎么样!

    走出大将军府的大门,韩芸汐长长吐了口浊气,总算是搞定这个麻烦了。

    在回去的马车上,韩芸汐重新处理鞭伤,将伤口包扎小点,又用汗帕别在手臂上,正好遮了破开的那道口子。

    本得见一下宜太妃,说下宫里的情况的,刚到门口却被告知宜太妃去了西郊别院,准备住几天再回来。

    难道是嫌弃这屋子被慕容宛如一泻千里弄脏了?思及此,韩芸汐忍不住扑哧笑了。

    正好,宜太妃不在府上,她的日子会好过些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新当的婆婆可比新官还难应对,韩芸汐承认自己不是个好媳妇,巴不得她老人家永远都别回来。

    慕容宛如一出门正好看到韩芸汐在笑,气得她都险些发作。

    这个女人和秦王走后,宜太妃也匆匆走了,临走前还交待管家把屋子里所有东西全都换掉,重新装修一遍。这是有多嫌弃她呀!

    她坐在屎尿中,都快喊破嗓子也没人来管她,最后还是自己灰溜溜地走出去,一路跑回房去的。

    当众腹泻的事情闹得王府下人全都知晓,虽然下人们不敢当面笑她,可是慕容宛如知道,全府上下一定全都在偷笑呢。

    好气好气,一想起来慕容宛如就想哭,而看到韩芸汐,她更气愤,她哪里知道韩芸汐下毒技术那么好,心想一定是自己弄错药了。

    反正,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见韩芸汐看过来,慕容宛如终究是藏起脾气,“母妃去别院修养了,得好些天才会回来,嫂子若是想母妃了,我随时都可以带你过去。还有,嫂子以后如果想吃什么,也可以跟我说,我会吩咐火房做的。”

    要去还需要她带?要吃不会自己吩咐?韩芸汐皮笑肉不笑。

    这个女人为什么每次跟她说话,都要以主人的身份自居呢?搞得好像她这个新媳妇是个客人。

    慕容宛如走下来,“嫂子,我哥呢?”

    占有的语气,好似龙非夜是她的,跟韩芸汐半点关系都没有。

    “没一起回来,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面对不喜欢的人,韩芸汐一句话都不想多说,大步往主院去。

    慕容宛如却快步跟上,特亲切来挽韩芸汐的手,“嫂子,我哥昨晚上真和你……”

    韩芸汐止步,挣开她的手,挑眉质问,“真的?假的?你有意见?”

    慕容宛如一脸惊诧,急急又拉着韩芸汐的手问,“嫂子,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误会我什么了?虽然你不是我哥哥心甘情愿娶的,但是,总归是进门了。我哥那性子我最了解了,我这么问也是关心你,如果他冷落了你,你告诉我,我替你做主。”

    装,没人在旁边的时候,她都能装得这样,真心是特级白莲花。

    “我就开个玩笑,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韩芸汐打趣地问。

    “嫂子,这种玩笑不能随便开的,你吓到我了。我替你们开心还来不及呢!就盼着你早日给哥哥添一个大胖小子。”慕容宛如连忙解释。

    “是嘛,呵呵,我也盼着你赶紧找个好夫家嫁人生子。你这么关心我,你的婚事,我也会替你好好操心的。”韩芸汐笑道,一句话就戳中慕容宛如的死穴。

    看到慕容宛如眼底那一抹僵硬,她心情顿好,“放心吧,回头你哥回来了,我便跟他商量商量。”

    兄长如父,龙非夜还真有这个权力。

    “嫂子,我其实……”慕容宛如正要解释,韩芸汐却拦住,“好了,我累了,你忙你的去吧。”

    都走远了,她还回头补充了一句,“慕容姑娘,昨夜我们……是真的!你放心吧!”

    慕容宛如戛然止步,终于按捺不住,楚楚可怜的小脸变得狰狞恐怖,她拳头紧紧地攥着,冷冷道,“韩芸汐,总有一日,你一定会被赶出秦王府大门的!”

    韩芸汐本以为龙非夜去找药,这几日应该不会回来,可谁知,是夜,她刚刚舒舒服服泡了个温泉,正要出浴,龙非夜就进来了。

    “啊……你等一下!”

    韩芸汐的狮子吼并没有拦住龙非夜的脚步,只见他凭空出现在温泉池子边,又是一袭夜行衣,衬托出完美的精炼之躯,他如同夜里的神秘的猎豹、冷峻、威严、浑身充满不可侵犯的霸气!

    和他比起来,韩芸汐美人出浴都可以直接忽略不看了。

    韩芸汐一愣,瞬间整个人下沉,就露出一个脑袋,她又急又怒,“龙非夜,你什么意思,你……你出去!”

    虽然韩芸汐已经嫁给了这个人,可是她的心没嫁呀,男女有别,这个男人不懂吗?

    何况,他也没打算真把她当妻子对她负责,好歹也是个大男人,能不能风度点,避讳一点呢?

    韩芸汐紧张得要死,然而,很快她就发现自己的紧张不过是一厢情愿。

    龙非夜不仅仅没想占她便宜,而且,压根就没有把这件事情当事,他无动于衷,冷冷道,“我这有份毒,马上帮我配出解药,急要。”

    明明是被客观上占了便宜,可见他那高冷的态度,韩芸汐突然有种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

    嗷呜……明明是龙非夜的错好不好。

    韩芸汐终于冷静了下来,轻咳了几声,淡淡道,“等我上去了再说,你能先出去一下吗?”

    龙非夜面无表情,二话不说转身就要走。

    韩芸汐这才松了口气,可谁知,龙非夜却又冷不丁转身过来。

    韩芸汐条件反射一般,猛地就从水中沉下,连脑袋都给沉了。

    见状,龙非夜波澜不惊,冰湖一般的双眸终于有了一丝狐疑,这女人的胆子不是很大吗?

    这样就吓到了?

    “韩芸汐!”他唤了一声。

    韩芸汐从水中出来,锊了脸上一把水,吼了一声,“你到底走不走?”

    龙非夜微怔,这个世界上还从来没人敢冲他这么吼,这个女人是头一个。

    他不走了,负手站在池边,“你不是韩家废材吗?打哪学会解毒的?”

    昨夜龙非夜就令人去调查这个女人了,可惜,调查的结果和外头传说的一样,她是韩家有史以来最废的一个,而且,韩家那些医学天才们也并不擅长解毒。

    “你能不能先让我上去,再问?”韩芸汐压着性子,一字一字问。

    谁知,龙非夜却道,“不行。”  [ 首发

    好吧,韩芸汐后知后觉,这个家伙怀疑她了,现在是威胁她的节奏,不说的话估计不会让她上岸的。

    她故作无奈,呼出了一口浊气,“我爹觉得是我害死我娘的,所以一直很痛恨我,见着我就像见了仇人,再加上我长得丑,更让他嫌弃。”

    韩芸汐说着,忧伤地低下头,“其实我也不是废材,是他们不教我。我小时候偷偷发现了我娘留下的医书,暗自学习,也是这些日子才学成的,我脸上的瘤其实也是毒,被我解了。我怕被我爹爹知晓我偷了我娘的医书,更怕他不让我学医术,就一直瞒着没说。”

    龙非夜半信半疑,正要继续问,韩芸汐又补充了一句,“医书已经被我烧毁了,因为我全都学会了。”

    她说完,眸光明澈,大大方方迎上龙非夜的目光。

    把一切都推给死去的天心夫人,死无对证,就算龙非夜不相信,他也查不出什么蛛丝马迹,

    龙非夜没说话,冰冷的眸光似乎要将她看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