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谋杀少将军?

    “慢着,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谋杀你们少将军了?”韩芸汐怒声质问,好心扶人被讹诈的坏风气难不成在古代也有吗?

    李长峰一脚揣起地上的匕首抓在手中,冷声,“我们所有人的两只眼睛都瞧见了,女人,不管你是什么人派来的都准备受死吧!”

    已经被押着的车夫急了,想说出身份却又觉得不妥,连忙解释,“误会了!误会了!我们刚刚路过这里看少将军躺在这里,我家主子好心相救,并无恶意,真正的凶手早就逃了。”

    李长峰挑眉审视着韩芸汐,冷哼道,“好心相救,怎么还动刀子呢?你们蒙谁呢?来人,把这个女人抓起来。”

    “动刀子是为了救他,他中了毒针,位置非常深,如果不及时取出,后果不是你一个侍卫担当得起的。”韩芸汐语气严肃,震慑全场。

    李长峰莫名地都有些迟疑了,两个时辰之前少将军追一个奸细一路追到附近,随后就失踪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谁都不知道。看了看手中的匕首,李长峰不敢冒险,这件事他确实担当不起。

    “废话少说,来人,押她回将军府,有什么误会,和大将军说去吧!”李长峰抱起穆清武,急急便走。

    “你会后悔的!”韩芸汐大喊,该死的东西,穆清武都中毒了他还敢动他,这只会让毒素加速在五脏六腑里弥漫。

    去将军府就去,怕他们不成,她没做亏心事坦坦荡荡,堂堂将军府难不成还能屈打成招不成?

    然而,到了将军府,韩芸汐却发现自己太高估穆将军府了。

    穆氏这一家子都当兵的,全都是粗鲁蛮横,动手不动口之人。

    穆清武被送回房间,赶来的御医急匆匆跟了进去。

    韩芸汐和车夫被丢到大堂中央,穆大将军浓眉大眼大胡子,眉角上翘,凶目圆瞪,手持长鞭指着韩芸汐,“说,是什么人派你来的!”

    谁派她来的?

    她这个样子像刺客,奸细吗?连反抗都没有就被带到将军府来了。

    这帮蠢货,穆清武迟早会被他们害死。

    韩芸汐坦坦荡荡,气度不凡,“我最后说一次,我只是路过想救人,少将军中毒了,情况非常危急,不及时施救后果不堪设想。”

    “笑话,你这种女人本将军见多了,人证物证确凿你敢狡辩?”穆大将军说着,拿着鞭子一步一步朝韩芸汐走来,鞭子空甩了几下,剌剌作响,听得周遭的人都心惊胆战。

    韩芸汐眸中只有坚定和严肃,不屈不饶,不畏惧,冽冽的目光直直地看入穆大将军的眼睛。

    穆大将军阅人无数,倒是头一遭见识这么大胆的女子,只是这又怎样?

    “本将军让你还狡辩!”他说着,冷不丁挥起鞭子就朝韩芸汐身上甩去。

    韩芸汐没有躲,她知道自己躲不过,硬生生就挨了一鞭,手臂立马皮开肉绽,只是,她眉头蹙都没有蹙一下,直勾勾地盯着穆大将军看,一句一句道,“你会后悔的!”

    “本将军让你先后悔!”穆大将军说着,又挥起一鞭子,这个时候,李长峰送顾太医出来了。

    这位顾北月顾太医年纪轻轻,不过二十出头,却是太医院的首席御医,他没有穿太医院复杂的官服,而是一袭干净简单的白衣,温文尔雅,一张安静的脸,即便不笑,都给人温暖的感觉。说他是大夫,却更像个读书人。

    穆大将军狠狠瞪了韩芸汐一眼,急急朝顾北月那边去,一样很粗鲁,“快说,我儿子的情况怎么样?”

    “高烧不退,昏迷不醒,还得观察两天。”顾北月说着轻轻蹙眉,似有所迟虑。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怎么就昏迷不醒了?你说呀!”穆大将军的吼声震耳欲聋,一副要把顾北月吃了的样子。

    虽然穆大将军手握兵权,位高权重,可顾北月官拜二品,是皇帝御用的太医,穆大将军再怎么着也不能这么吼人家。

    顾北月显然有些无奈,却不予计较,仍旧是很认真,“无伤无痛,脉象也很正常,我也纳闷着,所以得观察两天才能确定。”

    顾北月是首席御医,他都这么说了,其他太医也就不用请了。

    穆大将军恼火着,不悦道,“来人,安排顾太医去客房,这两天就住这了。”

    这时候,韩芸汐却哈哈大笑起了,“笑话,天大的笑话!堂堂首席太医,连中毒的脉象都把不出来,再观察两天,我保证你可以直接帮穆清武收尸了。”

    这话一出,全场顿时一片寂静,全朝韩芸汐看过来,这个女人说……什么呢?

    顾北月也看过来,这才注意到韩芸汐的存在,他也怀疑是中毒,不过不确定就没说了。

    “你!你敢诅咒我儿子!”穆大将军脾气非常暴躁,冲过来挥鞭就要打。

    这个时候,一旁的车夫终于忍不住了,大喊,“大将军,打不得打不得,这位是秦王妃呀!”

    啊?

    秦王妃?

    穆大将军的鞭子僵在半空中迟迟没有落下,一屋子的人都全震惊了,怎么会这样?

    “你说什么?”穆大将军冲着车夫大吼。

    “大将军,这位是秦王妃,今早刚刚随秦王殿下进宫请安,我们是在回来的路上遇到少将军的,王妃娘娘断断没有谋害少将军呀!请大将军明鉴!”车夫说着,怕他们不相信连忙出示秦王府的门牌。王妃娘娘被打了,这让他回去怎么交待?

    众人见了那出入秦王府的门牌,不得不相信,再看韩芸汐手臂上的伤,一个个神色都复杂起来。

    这女人就是韩家的废材,自己踹轿门下轿进门的那位……秦王妃,韩芸汐?

    韩芸汐原本不想亮出身份,王妃的身份给了她许多特权,同时也给了她不少束缚,尤其是她这个不被认可的王妃,还是低调点好呀。

    既然车夫都爆出来了,韩芸汐想,这帮人也该有所收敛了吧?

    可谁知道,穆大将军停在半空中的鞭子竟冷不丁狠狠甩下,这一回虽然没有甩在韩芸汐身上,却也吓得她不轻。

    “秦王妃又怎么样!蓄意谋杀少将军,一样是死罪!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穆大将军横眉怒目,大脸涨红得如同凶神恶煞。

    敢伤他的宝贝儿子,别说秦王妃,就算秦王来了,他一样理直气壮。

    何况,这个女人并不受秦王待见,连大婚之日秦王都没有露面过,有名无实,不过是个空头衔,谁怕她?

    韩芸汐很意外,也很无奈,只是,她顾不上那么多,迎上穆大将军愤怒的目光,冷声,“我不想跟你多废话,我最后说一次,你儿子中毒了,再不解毒,我保证一个时辰后,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他!”

    “哈哈哈!”穆大将军大笑起来,“听听!你们都听听她说什么?韩家的废材也会看病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

    穆大将军笑着朝顾北月瞥了一眼,“顾太医,你听到了没有,她的诊断和你的可完全不一样。一个废材,一个首席御医,你们让我听谁的?”

    这话,满满的全是讽刺,惹得一屋子的人哈哈大笑,顾北月看着韩芸汐,却没有笑,他微锁了眉头,似乎在琢磨什么。

    很快,穆大将军的笑声就停了下来,“来人啊,把这女人押下去!待少将军醒了,送大理寺处置!”

    韩芸汐实在忍不住,转头看去,眸光阴狠,硬生生震慑得上前来的侍卫齐齐后退,跟这帮人争辩简直是在浪费穆清武的生命!

    她恶狠狠瞪了穆大将军一眼,索性在一旁坐下,冷冷道,“顾太医,你去检查少将军脐上两寸位置,玄灵穴和冥幽穴,银针试毒,我到底有没有说谎,很快就会见分晓。”

    韩芸汐话音刚落,一个嘲讽的笑声突然从门外传来,“什么玄灵穴和冥幽穴,从来没听过,韩芸汐你说谎也打个底稿吧。”

    只见一个身着鹅黄长裙的女子走了进来,相貌姣好,眸光傲慢,此女正是那日打落韩芸汐大红盖头的女子,大将军府的大小姐穆琉月。

    她和帝都无数女人一样,都坚信世上没有人配得上秦王,她不奢望能嫁,却也不允许其他女人嫁。

    韩芸汐这个废材不仅仅抢走了秦王,居然还来谋害她的哥哥,她绝不放过!

    穆琉月一走进来,就拉着穆大将军的手,一边挑衅地看着韩芸汐,一边道,“爹爹,你还不赶紧把她送到大理寺去,她拿刀子要杀我哥那是所有人都瞧见的事情!跟她废话什么呢!一个废材,她懂什么医术?”

    韩芸汐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这位大小姐,怎么就感觉到深深的敌意呢?

    她一个头两个大,默默计算着时间,穆清武的毒素就快渗到五脏六腑了。

    穆大将军当然不会相信韩芸汐,冲着一旁的侍卫大吼,“都是饭桶吗?还不把人押走!”

    可是,就在这时候,顾北月突然出声,“慢着!”

    玄灵穴和冥幽穴顾北月是知道的。

    这两个穴位可不是普通的穴位,如果不是内行人听都没听过这两个名字,更别说它们具体的位置了。

    腹上两寸位置,韩芸汐却准确地说出来了。而且,这两个穴道对五脏六腑的毒性非常敏感,确实是试毒的最佳位置。

    韩芸汐居然知道,这足以说明她并非废材,她的话并非不可信,顾北月原来就琢磨着穆清武是不是中毒了,解毒是他的弱项,所以迟迟不敢诊断不敢乱说。

    如今看来,信韩芸汐一回,未必不可。

    “穆大将军,王妃娘娘说的有理,我马上去试试。”顾北月急急说。

    穆琉月立马凶巴巴拉住顾北月,“顾太医你不准去!谁不知道她是韩家的废材?她懂什么穴道什么毒?笑话!”

    “大小姐,人命关天,如果真是中毒,时间就是性命,请你不要胡闹。”顾北月认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