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芥沫 作品

    周遭先是一片寂静,随即便爆发出了一阵阵大笑。

    这估计会在天宁国历史上记上一笔吧,居然让新娘子明日再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周遭的看客们都笑抽了,就连送亲队伍里不少人也忍不住笑出声,任谁都是头一遭遇到这种事。

    花轿里,气定神闲的韩芸汐终于缓缓地眯起了双眸,秦王府,欺人太甚!

    王喜婆灰溜溜地走回来,唉声叹息,“哎呀,太晦气了,我当喜婆那么多年,就没见过这样的!回去回去,赶紧回去!”

    然而,就在轿夫重新抬起轿子的时候,韩芸汐厉呵了一声,“等等!”

    呃……

    谁说话?

    众人停住,四下张望,找不到说话的人。

    “王婆婆,劳烦你去问问,明日几时来?”韩芸汐再次开口,语气平静却透着一股不容违逆的威严,声音不大,却让周遭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一时间众人都不可思议地看向了花轿,这真是韩芸汐在说话吗?这种情况下,她不是该偷偷哭了吗?居然还敢说话,而且还说得那么大声?

    “王婆婆,你还愣着作甚?难道要本小姐追究你带错路的责任吗?”韩芸汐骤然厉声。

    王婆婆始料未及,吓了一大跳!带错路是太妃交待的,秦王府自然不会追究她,但是,韩家真追究起来,她也得吃不了兜着走呀,到那个时候,太妃才不会保她呢。

    这韩芸汐怎么突然变厉害了?

    王婆婆也顾不上那么多,急急就应,“是是!大小姐稍等稍等。”

    “咚咚咚!”这会儿敲门口不温柔了。

    还是那个老门奴开的侧门,“干嘛呢,让你们明日再来没听明白吗?”

    “新娘子问明日几时呢!劳烦通报一下太妃。”王婆婆好声好气地求。

    老门奴诧异了,这新娘子有点意思,“等着吧。”

    王府的后花园亭子里,宜太妃正和几个诰命夫人搓麻将,全然没把娶儿媳这件事放心上。

    皇帝亲政后,先皇留下的几位太妃死的死,守陵的守陵,就这宜太妃母凭子贵,没人敢动,连太后都对她礼让三分,三年前嫌皇宫住得闷,搬到王府和儿子住。

    侍女猫着腰过来,低着头在她耳畔禀,“主子,新娘子问明日几时来?”

    宜太妃正在下牌的手一僵,转头看来,“你说谁问的?”

    “新……新娘子。”侍女还是压低声音回答。

    “胆子不小呀!”宜太妃纳闷了,只是忙着打牌也没放心上,随口说了句,“还是已时。”

    问清楚时间又怎么样,明日来,还得让她迟到。

    “己时。”王喜婆把话带到花轿前。

    谁知韩芸汐冷冷给了三个字,“原地等。”

    周遭不少人都意识到这位韩小姐的不对劲,王喜婆却还没头没脑的,大叫起来,“什么?” 天才小毒妃:

    “新娘子不能这样啊,咱们不能堵人家的门不是?会被人笑话的,不成不成,没有这个理呀!哪有到人家大门口来等嫁的?”

    “是你说不走回头路的,怎么,你要诅咒我被休回娘家吗?”韩芸汐冷声质问。

    这不是王喜婆刚刚说的话吗?王喜婆语塞了。

    “等不了的可以走,回了韩家拿不到工钱别找我。”韩芸汐好心提醒。

    众人面面相觑的,越发得觉着新娘子厉害,谁也不敢走,只能原地坐下,和新娘子一起等。

    王喜婆见状,孤掌难鸣,也只能在轿边坐下来,她忍不住想掀起垂帘瞧瞧新娘子的样子,真像传说中那样极丑无比,胆小自卑吗?不会是换人了吧?

    迟疑了片刻,王喜婆怯怯地伸出了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