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爱是星光十里

绿篱晚晚 作品

    一回家就被女人扑倒的滋味儿,真的非经历不能明白。

    顾行洲鼻息里全都是女人的气息,南星身上很香,是那种容易让人沉溺的,窒息的,撩人的香味。

    几乎是彼此缠绵的吻。

    但也只是片刻,顾行洲很快就从暧昧之中清醒了过来,男人冷着脸,将南星推开,“南星,你怎么还在这里?”

    这句话带着质问的味道,很冷漠,是他一贯的态度。

    可是怎么会呢?

    她的阿洲。

    她的顾行洲。

    顾队长……

    你怎么舍得这么对我呢。

    你明明还爱我,深爱,情入骨髓都难以释怀的。

    南星眼眶都是红的,她脸上因为亲吻缺氧而有些微红,眸色带着几分迷离的美。

    “顾行洲,你不要再骗我了,你说什么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根本就没有过去,没有人能真的那么狠心,能把过去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的,你心里面还是有我,我知道,你骗不了我,也骗不了你自己。”

    南星软软的小手仍然抓着男人的衬衫,她闻了一下男人身上的味道,浅笑,“顾行洲,你如果真的不爱我了,不至于这几年都没有别的女人,如果你真的不爱我了,就不会允许我进入你的生活,搬来跟你住,如果你真的不爱我了,就不会看到我受伤那么紧张……”

    “你别骗你自己了,也别再折磨我,顾行洲。”

    南星伸手戳着自己的心口,眉眼生花的笑着,“你知不知道这里很痛,从再遇你开始,我就一直过得很不好,我很难受。”

    “是你自己主动贴上来,你要想恢复以前的样子,很容易,你别再来找我就行。”

    男人的嗓音淡淡的,冷漠的,像是一把刀子直接戳进人的心窝。

    南星看着他眉心的褶皱深深,浅笑,“顾行洲,你要是说的是真心话,你怎么这幅面孔呢,你推开我,其实自己也难受,不是吗?”

    顾行洲有些不耐烦的扯了扯自己衬衫领口,眯着眼睛看着南星,“南星,你到底想怎样?”

    他说的再明白不过,不想再融入彼此的生活。

    及时止损。

    以免重蹈覆辙。

    他没办法再来第二次分别的痛苦。

    南星没说话,她直接进去了书房,然后从里面拿了那张照片出来,她也不说话,只是让顾行洲看着那张照片。

    男人看到照片的时候就冷了脸,随后他看着南星,“南星。”

    南星撇了下嘴,“我知道我不该进你书房翻你抽屉,但是顾行洲,你到底还要瞒着你心事多久?你受得了我受不了了,你跟我在一起又不会吃亏,你磨磨唧唧的干什么!”

    男人的呼吸很慢,他看着南星,脸上跃起了丝丝怒火,“南星,你过分了。”

    “是,我过分,可我要是不看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其实你还念着我。”

    “我只是忘记扔了。”

    顾行洲薄唇冷冷,喉骨微动。

    南星点了点头,伸手指着书房,“那里面那些书,里面很多页都写了我的名字,难不成不是你写的???”

    “顾行洲,你到底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南星几乎是歇斯底里。

    如果顾行洲真的不爱她了,好,她可以放手,可是现在分明他就是还深爱她,这几年,他根本就是从来没有忘记过她!

    顾行洲没说话,男人深深地看了南星几眼,然后直接穿好鞋子,转身就出了门。

    砰的一声,门被摔得震天响。

    南星没有追出去。

    让他安静一下也好,他们之间,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故事,总要有结局的。

    ——

    顾行洲找了个公园坐着,男人身旁放了一口袋的啤酒,陆铮过来的时候,地上已经空了好几个啤酒瓶了。

    “心情不好整白的才带劲,你喝啤酒能醉人吗?”

    陆铮哼了一声,坐在旁边,也跟着敲了一瓶啤酒。

    他跟薄霆深还真的是难兄难弟,两个人情路都挺不顺的,但是顾行洲还是比不上他,他最可怜,自己女朋友连分手都没好好说一句,转身就嫁给了自己的亲哥哥。

    真的是要多艹命就有多艹命。

    陆铮真觉得自己这剧情比电视剧里面的还狗血,毁三观。

    顾行洲手里拿着啤酒,目光落在不远处,这里是个大的广场,他坐在阶梯上,下面来来往往的行人,各自打电话,忙着回家。

    每个人都有家。

    男人眯着眼,无声的笑了。

    每个人都有,可他没有。

    每一次的热闹欢腾,可是到了他这里,世界都是一片寂静,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很可怜,可是为什么可怜,都是拜她所赐。

    她曾经给了他这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绚丽,可是最后却又无情的将他堕入地狱。

    十八层地狱。

    像是被命数压在那儿,地狱的最底层,他接受最痛苦的制裁,无人救赎。

    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或许一醒过来,她还在,只是第二天清晨,他依旧是一个人,另一个城市里,没办法见到她,拥抱她,亲吻她,占有她。

    只能偶尔,像个偷窥狂一样,在寂静黑暗的屋子里,看着她在荧幕上的模样,聊以慰藉。

    他从前抽烟,是因为家里的原因,母亲早亡,父亲赌博又有暴力,他觉得不舒服,所以要发泄。

    后来,是因为她。

    因为看不惯她对别人笑,不论男女,他喜欢她,就想她只在他的世界里,是他的奴隶。

    他知道自己这样是病态的,她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她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可他曾经什么都没有。

    她说她愿意跟他在一起。

    可是最后。

    她还是走了。

    抛弃他,离开他,没有回头。

    但她现在说她一直还爱他……

    他能信吗?

    他真的害怕,旧事重演。

    想到这里,顾行洲抬头,又喝了一大口啤酒,男人捏着啤酒瓶子的指骨微微泛白,陆铮侧眸看了他一眼,浅笑,“说吧,又什么烦心事?”

    “我还能因为什么。”

    顾行洲自嘲一笑,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有种绝望的笑意。

    “你这是被南星给套牢了吧?”

    陆铮看着顾行洲,幸灾乐祸的笑,“哥们儿高中的时候就劝过你,她那样的女人你最好别惹上,只有她甩你的没有你甩她的,论死皮赖脸,我都比不上她南星,何况你还对她有意思,就更招架不住了。”

 & 你现在所看的《爱是星光十里》 第44章 那个,我可以帮你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爱是星光十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