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最强狂兵

烈焰滔滔 作品

    斯利比特死掉了。

    这个场景其实在苏锐的预料之中,但是,他并没有料到,这件事情那么快的就发生了。

    作为目前所能发现的唯一一个知情人,斯利比特对苏锐是至关重要的,可苏锐越是看重此人,那么幕后黑手就越是要把此人给除掉。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透着蹊跷。

    为什么这个幕后黑手如此辣手,非要这么着急的掐断线索?

    只能说明,他怕苏锐。

    他害怕苏锐发现他的真身。

    苏锐早就判断出来,关于柯凝的事情,基本上是熟人作案,而且对苏锐的行事方式非常了解。

    “你们以为斯利比特死掉了,这线索就断了吗?”苏锐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只要来过的,终将留下痕迹。”

    黄经纬看到苏锐的面色不对,问道:“欧巴,发生什么事情了?”

    “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苏锐沉思了一下,对黄经纬说道:“快点换衣服,然后跟我去现场看一看。”

    黄经纬看到苏锐面色无比凝重,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连忙换衣服跟着出门。

    坐在车子里面,苏锐对黄经纬说道:“经纬,你既然选择跟在我身边,那么有些事情你可能要面对,我想,这可能也是你父亲的意思。”

    黄伯容对苏锐的身份有一定的了解,他也知道,女儿跟在苏锐的身边可能会有一些危险,但是黄伯容相信,这对女儿的成长是有好处的。

    看到苏锐说的如此郑重,黄经纬没有再发嗲撒娇,而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欧巴,你放心好了,我虽然不知道你具体所说的是什么,但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说着,她还紧紧攥着拳头,挥了挥。

    苏锐被这动作给弄的哭笑不得。

    “总归,待会儿别太害怕就好。”苏锐说道。

    …………

    等到了现场之后,苏锐取出随身的口罩,给黄经纬戴上,然后便进入了斯利比特的老家。

    这是一桩非常老式的居民楼,其中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搬走了。

    楼道内的光线有点昏暗,非常适合拍鬼片,在这种气氛的烘托之下,更增添了一股诡异的感觉。

    “有没有对尸体做过检查?”苏锐问道。

    “暂时没动尸体。”黄梓曜说道,“毕竟这里是俄国,动尸体可能会有点麻烦,但是根据我们的判断,斯利比特的死亡时间应该已经超过了四个小时。”

    “四个小时……那么死亡时间就是在半夜了。”苏锐眯了眯眼睛,然后说道:“走吧,进去看看。”

    他看了黄经纬一眼:“你要不要一起进去?”

    黄经纬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那就一起去吧。”

    即便有口罩遮挡着,这丫头的面色也有点不太好,毕竟她基本上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事情。

    她本能的想要伸手挽住苏锐的胳膊,但是苏锐却意识到了她的动作,伸手指了指衣角。

    于是,黄经纬便明白了,只能伸出手去,前者苏锐的衣角,似乎只有这个动作才能够给她带来一定的安全感。

    此时,斯利比特的尸体就躺在那满是灰尘的地上,他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体格偏瘦,双眼紧闭,已经死去多时了。

    而房间里面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这股味道让黄经纬很不舒服,恶心之中透着惶恐,但是她既然选择了硬撑,就只能忍着了。

    “现场还有其他的脚印吗?”苏锐对着地面看了看,皱了皱眉头。

    由于地面上全部都是灰尘,因此很容易留下脚印,但是现在,这现场的脚印就有点太繁杂了。

    “被我俩给踩了一些。”邵梓航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过,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前,现场就只有斯利比特一个人的脚印……已经比对过了。”

    “只有一个人的脚印?”苏锐眯了眯眼睛:“你能确定这一点吗?”

    “能。”黄梓曜从一旁说道:“只有斯利比特一个人的脚印,而且符合他的行走轨迹,我可以确定,房间里面没有来过其他人。”

    停顿了一下,黄梓曜又说道:“当然,不否认此人是从窗口飞进来又飞出去的。”

    苏锐本能的看了看窗外,沉吟了一下:“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那么斯利比特是自杀?”

    “不,不是自杀,应该是他杀。”邵梓航给出了自己的判断,“伤口在心脏处,但是现场未见凶器。”

    “原来是这样。”苏锐眯了眯眼睛:“那么,现在极有可能凶手还在附近看着我们呢。”

    听了这话,黄梓曜和邵梓航都点了点头,而黄经纬则是感觉到脊背发凉,她本能的冒出了很多鸡皮疙瘩!

    “确实是这样的。”苏锐眯了眯眼睛,“很多杀人凶手在完成杀人事件之后,都可能会返回现场附近看一看,也有可能会伪装成围观的群众,这并不能说明他们的心理素质过硬,而是在杀人作案之后所产生的一股好奇心态驱使之下才完成的。”

    黄经纬觉得浑身发冷,毕竟这样的事情对于她这么一个整天无忧无虑的女生而言,还是太难接受了一些。

    一想到凶手有可能在附近,她就本能的松开了苏锐的衣角,而是选择抱住了他的胳膊。

    看着她这动作,邵梓航眨了眨眼睛:“大哥,你可真会调剂气氛啊。”

    苏锐没说话,而是沉思了两分钟,才说道:“戴上手套,检查一下尸体。”

    “好。”邵梓航本想动手,但是苏锐又改变了主意:“还是我来吧。”

    于是他看了黄经纬一眼,后者委屈巴巴的把他的胳膊给松开了。

    苏锐戴上了手套,开始脱掉斯利比特的衣服,查看着他的伤口。

  &n 你现在所看的《最强狂兵》 第2855章 中计了!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冰雷中文) 进去后再搜:最强狂兵